:::

社論

【社論】多邊和平對話 以解東北亞核戰危機

 北韓日前成功試爆氫彈,衝破美「中」兩強設定的「半島無核化」底線,美國總統川普先對外展示有意以軍事手段,解決北韓問題的態度;又在與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通話後,放棄動武選項,其間既有本身的國家利益考量,也是列強爾虞我詐的較勁結果。

 即使在七日與科威特元首薩巴赫會面時,川普仍強調軍事行動「無可避免」是選項之一,因為「北韓行為壞透了,必須給我住手」;還說若迫使美國使用武力,對北韓而言將是「悲慘的一天」。但同時間,北京則對外傳達北韓問題應「和平解決」的大方向,並以「雙堅持」立場:「堅持維護半島和平穩定、堅持通過對話協商解決問題」為主軸。此舉既減弱了美國採取軍事選項的力道,也給川普對北韓動武說法的下台階。

 基本上,川普是商人出身,若從商業談判角度而言,任何人都必須了解市場的供需關係、對手及其擁有的籌碼、其他利益攸關者的態度,更重要的是自己的讓步底線如何?川普不斷批判北韓,目的在激怒金正恩犯錯,讓美國有出手的「機會」;同時,川普也不斷與習近平與世界各國領導人通話,目的在逼使北京積極表態,落實美「中」進一步共管北韓。對美國民眾而言,川普不斷挑起半島核武擴散與北韓核武的危險性,旨在增加未來與參眾兩院的談判籌碼。所以,「軍事選項」只是川普運用的籌碼之一。

 不過,如果美國欲對北韓展開軍事行動,「戰略目標」及「終戰指導」如何?恐怕還有待商榷。何況還得面臨國會多數黨不信任、自家議員反對等挑戰,未來要國會對北韓宣戰,並不容易。川普如果想複製1991年第一次伊拉克戰爭的「沙漠風暴」行動,以及2003年第二次對付伊拉克的「斬首行動」等成功經驗,必須先有大規模的糧秣輜重先行,以及配合戰爭行動的「民事作為」如撤僑行動計畫,等到準備作戰的指標性動作充分部署完成,在沒有其他大國干預的前提下,才有勝算;因此,川普目前所謂的「軍事選項」已經做好準備,充其量也只是航母戰鬥群、B-1B戰略轟炸機、F-15與F-22先進戰機等單邊的軍事機動,或是與日韓年度軍事演習的呈現。

 事實上,北韓把握核武發展的「戰略機遇期」,已加速發展多元飛彈射程形式,除將核彈頭小型化,也發展了核彈衍生的其他大規模毀滅性武器。從另一個方向來看,由於從9月至12月年底為止,幾項重要會議如大陸9月3日舉辦的「金磚五國高峰會」、10月18日將舉辦的「中共第19屆全國代表大會」,11月份川普也將前往菲律賓參加「東協與東亞峰會」,以及越南舉行的「亞太經濟合作會議」非正式領袖峰會的召開,我們可以預判在今年11月前,美「中」兩國不會做出任何關鍵決定。因此平壤自然「好整以暇」持續既定政策,等待美「中」兩強「協商對話」的答案。

 北韓堅決反抗聯合國安理會制裁,想要傳達給世人的戰略訊號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擁核是「國家安全」與「政權存續」的自保之道。北韓的態度是,不主動攻擊日韓等非核武國家;但如果其他核武國家率先攻擊,平壤將毫不猶豫的以「僅有」的核武反擊,以達「相互毀滅」的「恐怖平衡」。因此,在美「中」戰略對抗北韓的過程中,南韓與日本雖是直接與間接的當事國,卻被排除在主場外,只能扮演陪襯角色。由於美國駐軍南韓,有礙朝鮮半島統一進程,平壤因此始終不將首爾視為談判對象;且北韓直接與美「中」對話,已足以提振其聲勢與威望。至於日本安保唯美國「馬首是瞻」,自然無法發揮正常國家角色,只能被動以對。

 當然,莫斯科也極力乘機掣肘。北韓氫彈試爆成功後,俄羅斯總統蒲亭要求各方與北韓展開對談,並警告「歇斯底里的軍事行動」無助解決現況,除非由外交途徑解決北韓核問題,否則將為全球帶來災難。事實上,蒲亭「指桑罵槐」,主要是不滿美國與歐盟對於俄羅斯的經濟制裁;一定程度上,當莫斯科同情平壤而與其結盟,更不利於美「中」對北韓的外交經濟制裁,畢竟油產能源豐富的俄羅斯,某種程度上可以取代大陸的角色。

 北韓核武發展已近尾聲,朝鮮半島形成複合式戰略三角態勢──美、「中」與北韓,俄、美與北韓。何以平壤可以「小蝦米」之姿卻牽制安理會三強的戰略關係?除了一以貫之的「戰略持久」外,也因美「中」各懷異心,加上各自內政羈絆所導致。國際社會是否能重新理解小國生存之道,不預設前提條件,促成雙邊與多邊和平對話與談判,方能結束現階段朝鮮半島的核武戰爭邊緣危機。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