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5年3戰役 以色列對加薩走廊作戰經驗教訓(上)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李華強(譯)

 近10年來,以色列與其西南比鄰的加薩走廊哈瑪斯政權,一直處在不時衝突、夾雜短暫和平的輪迴中,其中以2009年1月結束的「鑄鉛行動」,繼而2012年11月的「雲柱行動」,至2014年的「護衛邊陲行動」,短短5年期間3場戰役最具代表性,堪稱現代戰爭的寶貴研究題材。有鑑於此,美國智庫蘭德公司與美陸軍合作,深入研究大量史料紀錄,訪談以國防軍多位參戰將校,歸納現代城鎮戰中對抗混和威脅的諸多經驗教訓,提供美軍借鏡參考。全報告246頁,本報特節譯如后,以饗讀者。(編按)

 前言 

 本研究檢視「鑄鉛」到「護衛邊陲」行動期間的城鎮戰變化風貌,分析先進軍隊對抗實力較弱,但具高度調適能力的非正規武力之戰法,同時檢視以國防軍(Israel Defense Forces)在作戰、組織與科技的創新作為,俾對抗不對稱威脅。就更廣泛的角度而言,以色列對加薩走廊的策略係「嚇阻」,而非取得決定性軍事勝利;若推翻哈瑪斯,恐將造成更激進的組織治理加薩走廊,且以色列也無意在衝突後的權力真空時期管理加薩走廊。誠如許多以國人士所稱的「時時得除草」(mowing the grass)策略,以軍目的並非永久解決問題,而是反覆打擊巴勒斯坦軍事組織(指哈瑪斯),維持威脅風險在可應付的程度。策略是否奏效,端視和平能否長久為衡量依據;是故,以國必須部署足夠的軍力嚇阻哈瑪斯攻擊,但不到推翻該政權的規模,亦即「挫其筋骨,但不至於癱瘓住院。」

 美、以兩國軍事合作已歷時數十載,自1940年代迄今,雙邊始終保持相當穩固的合作關係。自第二次世界大戰起,以色列接受美國軍事金援的額度即遠超過世界各國,迄今已達1243億美元;其最主要目的,係維持以色列超越鄰近國家的軍事優勢。以色列不僅是美製武器的展示場,也是對抗敵新式武器的試練場;1973年贖罪日戰爭後,敘利亞和埃及獲得的新式防空飛彈、反戰車導引武器等(前蘇聯提供),都讓美軍驚覺並迅速投入新式武器研發工作,如阿帕契攻擊直升機、愛國者防空飛彈、布萊德雷戰鬥車等,俾快速部署超敵勝敵的反制戰力。此外,2006年以、黎戰爭的經驗,更讓美軍領悟到新式威脅的興起,亦即美國未來很有可能面臨的「混和威脅」(hybrid threat)。

 美陸軍準則定義「混和威脅」為「正規部隊、非正規部隊、恐怖分子,或罪犯團體的多重與動態組合,旨在聯合達成相互受益的威脅效應。」從以色列第二次黎巴嫩戰爭的經驗教訓中,美陸軍獲得混和威脅的概念,但在伊拉克與阿富汗戰事中,並未真正迎戰該威脅,直到對「伊斯蘭國」(IS)作戰時,方才調整準則、組織、訓練等因應作為。儘管美國可能永遠都不會遭遇以色列對抗加薩走廊的類似處境,但以國防軍提供的戰略、戰術與技術教訓,卻可供美陸軍和聯合部隊借鏡,深值研究參考。

 加薩走廊首戰:鑄鉛行動

 加薩走廊的地理環境極不起眼,境內滿布沙丘與荒漠,屬夾雜丘陵的平坦地形;其面積僅360平方公里,南部接壤埃及13公里,北、東比鄰以色列59公里,西濱地中海40公里,境內有187萬巴勒斯坦人居住,是全球人口最稠密的地區之一。儘管其地理位置具備戰略重要性,位居黎凡特地區進出埃及的陸橋要道,但加薩走廊自古以來都是龐大帝國的一隅省分,而非獨立自主的政治實體。

 以色列於1948年宣布獨立建國,隨即與周邊阿拉伯國家爆發戰爭,歷經多年動盪後於1967年發動六日戰爭,以制奇襲重創敘利亞和埃及空軍,並於戰役首2日,擊退加薩走廊的埃及軍隊與非正規阿拉伯部隊,戰役結束時大舉擴張領土,計奪取加薩走廊(原屬埃及)、耶路撒冷與西岸(原屬約旦)、戈蘭高地(原屬敘利亞),以及遠至蘇伊士運河的西奈半島(原屬埃及)。以色列占領加薩走廊後,進行軍事統治近40年,後歷經巴勒斯坦人大規模暴動反抗(1987年、2000年)、哈瑪斯崛起、奧斯陸協議簽訂(巴勒斯坦政權與以色列相互承認主權)等重大事件後,以色列最終決定全面撤離加薩走廊,於2005年8月15至22日期間,自加薩走廊撤出約5萬名部隊,並強制撤離位於加薩走廊的猶太屯墾居民。

 加薩走廊於2007年淪為哈瑪斯(Hamas)掌控,該組織係美國、聯合國與多數歐盟國家公認的恐怖主義團體。以色列迅即封鎖加薩走廊邊界,希藉此削弱哈瑪斯的支持度,然情勢很快變成哈瑪斯不時發射火箭襲擾以國境內,以軍則發動空襲報復的惡性循環。儘管雙方曾協議停火,但在互信不足,埃及介入調停失敗後,2008年12月24日,哈瑪斯發射88枚火箭至以國境內,隔日再發射44枚,終究導致以國發動「鑄鉛行動」(Operation Cast Lead),俾「在以國南部建立一個安全情勢更好的環境」。

 以軍作戰目標係重創哈瑪斯、減少來自加薩走廊的恐怖與火箭攻擊,並提升以國軍事嚇阻效應。以軍發動大規模的空襲行動,轟擊預先選定的哈瑪斯目標,並於2009年1月3日派遣地面部隊,攻進加薩走廊以摧毀火箭發射基地。為彰顯戰鬥決心,以國政府於1月11日宣布徵召後備部隊加入戰鬥。以軍的凌厲攻勢並未遭遇大規模抵抗,哈瑪斯的領導階層則多匿藏躲避;以國於1月17日單方面宣布撤軍,迄1月21日全軍撤離加薩走廊。

 後人對此戰役的評價兩極。緊接著衝突後的數月,以國的確遭受較少的火箭攻擊,且都來自於其他較小的恐怖團體,而非哈瑪斯;以軍的確重創哈瑪斯的戰力,並摧毀大多數的支援基礎設施,包括警察局、政府機關、教育設施、地道與工廠,惟擊殺的哈瑪斯戰士與領導人甚少,導致批評者指稱,該役並未徹底推翻哈瑪斯政權,後續仍然是以國的重大安全威脅。(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