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心存厚道

◎熊仙如

 在尼莎和海棠兩個颱風前後接力侵襲臺灣之後,南臺灣又成了一片水鄉澤國。夜裡「呼─呼─呼」、「唰─唰─唰」的風雨聲撲打著門窗玻璃與耳膜,腦袋裡充斥著「明天應該會宣布停班停課吧?」的疑問進入夢鄉。

 一早果然公布停班停課了,安穩坐在家中聽新聞,配著早餐的是一幕幕各地淹水、居民哀怨受訪、車子泡水拋錨的報導,而且淹水區域赫然出現我所居住的地區。突然覺得自己豁免於苦難之外,是不是像蘇珊‧桑塔格書中所說的正在「旁觀他人的痛苦」?即使我們是帶著同情來面對這些人的苦難,但是否仍消費了他人的痛苦?桑塔格的這個質問常讓我不想再看這些報導,因為不知道此時此刻自己可以做什麼。

 手機普及之後,影像氾濫早已司空見慣。坐在電視機前的視聽大眾大概鮮少去思考「眼前所見的一切是真實的在周遭發生而不是演戲!」這件事有多真切。以前搭一趟直升機出去空拍所費不貲,但現今有了空拍機,人們可以輕易取得居高臨下,以神一般的眼光俯瞰眾生的影像;高速公路上車輛動輒以上百公里高速行駛,災難發生的一瞬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以前只能當事後諸葛來推理猜測,現在卻因為「行車紀錄器」的發明而讓宛如飛機黑盒子裡的祕密赤裸裸攤在陽光下,而且還不只一架……凡此種種,都讓媒體記者彷彿多了一雙「神之眼」般有更多話題可「爆料」。所以,以袖手旁觀之姿看著他人受苦,「究竟是要我們對生命中不能挽回的傷痛感同身受,還是讓我們變得麻木不仁?」

 在一定高度之上俯瞰地上的人、車、房舍、農田方覺其渺小脆弱:「水淹到半個人高,馬路都變成小河了……」、「目前整個村莊幾乎都泡在水裡……」、「這一整排名車車主的心應該在淌血……」看到大水漫過堤岸,彷彿看到奇景般以聽來興奮莫名的高亢語調連線報導的記者,說話口氣完全無法讓人感受到他對眼前人事物的哀戚或同情。或許他們不知道該如何表達,或是不了解所謂「忠實傳達真相」的底線在哪裡。

 曾子曰:「上失其道,民散久矣。如得其情,則哀矜而勿喜。」《禮記‧曲禮》上也說「里有殯,不巷歌……君子戒慎,不失色於人。」不管是「哀矜而勿喜」或者「不失色於人」,說的都是一種發自內心的厚道與尊重,即使苦難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家中,也不該有一絲慶幸或歡喜的神色,這不需刻意掩飾或假裝,因為看到真相只是為了讓我們記取教訓、感同身受,而不是在搜尋新奇有趣的知識或經歷。

 心存厚道,讓我們在他人的苦難中反照己身,懂得知足惜福,不再意氣用事、怨天尤人,而是更積極地去擔負生命賦與我們的責任。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