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5年3戰役 以色列對加薩走廊作戰經驗教訓(中)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李華強(譯)

(接上文)

 2012年雲柱行動

 2009年1月鑄鉛行動結束後,以色列片面宣布停火,聯合國安理會亦採納1860號決議案予以背書;迄2011年初前,以色列與哈瑪斯之間大致維持和平關係。然在2011年4、8月,以及2012年3、6月,加薩走廊均發射逾百枚火箭、迫砲,或夾雜輕武器攻擊以國邊界軍民,以軍則空襲火箭發射基地,或用以走私武器的地道報復。雙方之間的摩擦日深,以國最終在2012年11月14日發動「雲柱行動」(Operation Pillar of Defense;該辭源於聖經出埃及紀,神奇的雲柱指引以色列人越過沙漠並保護其免受迫害)。共計8日的雲柱行動期間,以空軍計空襲約1500處目標,包括30名哈瑪斯資深官員或伊斯蘭聖戰組織分子,另有限度動員後備部隊(5萬7000名)、啟用主動式鐵穹飛彈防禦系統(Iron Dome),最終在未發動地面攻勢的情況下,於11月21日接受埃及調停,與哈瑪斯協議停火。此役重要經驗教訓如后:

 政治考量影響戰事長短

 雲柱行動展開前,哈瑪斯即與埃及穆西總統領導的穆斯林兄弟會交好,哈瑪斯視後者為重要助力,穆西則在哈瑪斯與以色列之間具有關鍵影響力,得以在開戰後立即斡旋,促成短期停火協議;相較於之後的2014年「護衛邊陲」戰役時主政的埃及賽西總統(視哈瑪斯為威脅),致該役耗時50日方告結束,即凸顯計畫作為須納入政治考量的必要性。

 主動飛彈防禦與被動防禦作為大幅降低以國民眾傷亡

 雲柱行動期間,以色列首度擁有能對抗火箭威脅的主動防禦系統:鐵穹。除優異的攔截效率外(以國宣稱85%),鐵穹系統另大幅降低情勢惡化的壓力(如擴大空襲規模或以地面部隊進攻加薩走廊);然在有效保護以國民眾免受攻擊威脅,而加薩走廊內每日傳出民眾傷亡影像的同時,招來國際社會譴責以軍,未按比例原則運用武力之批評。

 「震撼與威懾」的效果 迅速消退

 戰役初期數小時內,以空軍空襲哈瑪斯軍事高層與長程火箭的效果,係最成功且最致命的打擊;惟隨著戰事推展,有價值的目標愈來愈少,多數哈瑪斯高層都隱藏行蹤,僅留下原指揮部建築可供轟炸。衍生的問題諸如:一開始的震撼奇襲後,空軍的下一步為何?目標為何?戰事若較預期更冗長時又該如何?

 強化情報與精準攻擊 未必創造所望之戰略和作戰效應

 從戰略層面而言,戰役迅速結束的原因並非哈瑪斯受創,或以軍空襲的凌厲攻勢所造成,而是埃及介入調停的結果。從作戰角度來說,哈瑪斯學到的重要教訓,則是確保軍事領導人安全(戰役前以方成功暗殺其軍事領導人),並將武器裝備和活動轉為地下化,除避免以軍偵知和空襲破壞,另可在以軍地面部隊挺進時伺機突襲。

 「警示平民」作為的兩難

 現代戰爭中,達成軍事目標和避免附帶損害,永遠都是難以取捨的問題。以軍於戰役中採用的空襲前警示作為(knocking on the roof),藉空投傳單,甚至電話告知居民等方式避免附帶損害,然利用無辜民眾為「人肉盾牌」的非理性武裝分子,同時也獲得該「善意警示」,且此種廣為運用的作法,恐將造成實質法律規範,後續反局限以軍的作戰行動自由。

 部隊部署與集結的考量

 戰役期間,部署在加薩走廊周邊的地面部隊,曾因迫砲和短程火箭攻擊而受創。事後檢討,部隊要就戰鬥,否則應位於危險區外(6公里);然當時集結部隊在毫無特殊目的之情況下,位於接戰線後方3公里,恰為迫砲射程內的無人區域。後續以軍據此修訂相關規範,並配發機動式警告系統予部署部隊。

 地面部隊快速動員 有賴現代化運輸機具

 缺乏機動運輸能力,造成四散各地的重裝備難以集結至加薩走廊周邊;例如,能運輸主戰車或工兵機具的車輛太少,且許多車齡太老,設計上僅能承載50公噸的Patton戰車,而非70公噸的Merkava IV。

 2014年護衛邊陲行動

 雲柱行動結束後20個月,以色列於2014年7月8日發動「護衛邊陲行動」(Operation Protective Edge),打擊哈瑪斯方持續不斷對以國邊境社區的火箭攻擊與地道攻勢威脅。

 第一階段:空襲(7月8-16日)

 作戰行動伊始,以空軍即推出類似於美軍「震撼與威懾」的作戰構想,企圖以猝然空襲創造後續地面機動的有利態勢。7月8日,空襲計223個加薩走廊境內目標;7月9日,再空襲326個目標; 8-16日純空襲期間,以空軍計出擊逾1700架次,平均每日約190架次。然隨著預選目標迅速用罄,前4日平均每日出擊近250架次,最後5日則劇減至每日僅167架次。以軍的訴求係削弱哈瑪斯的軍事戰力,故轟炸目標為武器屯儲與生產工廠(尤其鎖定哈瑪斯的飛彈與火箭)、火箭發射陣地、指管中心、訓練與軍事陣地、軍事行政設施,以及個別的哈瑪斯領導人。然自雲柱行動後,哈瑪斯已獲致重要經驗教訓,改採活動分子秘密隱蔽、裝備屯儲地下化,並將武器/發射器部署在人口稠密區的做法,大幅降低以軍偵知、鎖定與擊殺的能力;以軍另須考量附帶損害(迄7月15日,仍有超過200名巴勒斯坦人傷亡,且8成為平民)、國際法束縛,以及核准攻擊的冗長程序,導致預選目標耗盡後,哈瑪斯射向以色列的火箭和迫砲,仍維持每日115至177發的比率,且數字的變化係因「巴勒斯坦的內部後勤因素」,而非受到「以空軍的壓制影響」。

 第二階段:地面戰(7月17日至8月4日)

 哈瑪斯確實具備若干滲透進入以國境內之能力。7月8日開戰後數小時,4名哈瑪斯水下突擊隊員,自Zikim附近上岸,企圖接近以軍戰車並放置爆裂物,幸遭以軍發現後在數分鐘內於灘頭將其殲滅。哈瑪斯另曾仿效1987年11月2名巴勒斯坦人成功運用滑翔機自黎巴嫩進入以國的前例,設立15人的滑翔特戰單位,並於馬來西亞完成相關訓練;以軍得知後,迅速將相關成員擊殺或逮捕後瓦解該計畫。然地道威脅,顯然較空中或海上滲透更引人注目。2014年7月13日,13名哈瑪斯武裝分子,攜帶突擊步槍與肩射槍榴彈發射器,出現自距離以國境內Sufa集作農場約1.5公里的地道出口,企圖侵入猶太社區,以軍發現後下令周遭12個民間社區自我封鎖,後耗時數小時肅清滲透的哈瑪斯分子。該事件不僅引發加薩走廊周邊居民的恐慌,據信也是以國內閣後續核准展開地面攻擊的主要原因。基於肅清哈瑪斯地道入口的目標,戰事迅速轉變成地面部隊須推進加薩走廊約3公里縱深的有限地面戰,不僅得面臨城鎮戰的考驗,更要克服最棘手的地道威脅。

 據信,哈瑪斯平均投注3個月時程、10萬美元成本,以及900名全時挖掘者的資源挖掘每一地道;截至2014年,哈瑪斯已在加薩走廊打造出四通八達的地道網,其中包括「攻勢型」地道,可在加薩走廊邊界4公里範圍內威脅以色列20個城鎮的跨邊界地道;「防禦型」地道可連通加薩走廊內各要點,並在作戰時維持其通信與交通;通往埃及的「走私型」地道,則提供哈瑪斯40-75%的收益。以軍面臨難以偵測、肅清,以及摧毀隧道的三重難題;亙「護衛邊陲」戰役全程,以軍在加薩走廊內發現的地道總長度達100公里,計有32條跨邊界地道,惟許多尚未發現,且後續遭仍哈瑪斯利用。

 第三階段:不切實際的停火(8月5-26日) 

 迄8月3日,以軍已摧毀大多數跨越邊界的地道,並自加薩走廊撤軍。8月5日,以國接受埃及提出的72小時停火,但隨即演變成哈瑪斯或其他武裝團體向以國發射火箭、以軍空襲報復、埃及介入調停的惡性循環,直到8月26日晚間7時,雙方始在埃及斡旋下停火,結束51日的「護衛邊陲」作戰。(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