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軍公教調薪 帶動民間跟進振經濟

 行政院日前宣布,明年起軍公教將調薪3%,這項決定無論對提振國內公務員士氣、改善年金改革後低迷的社會氣氛;以及拉抬整體經濟的作用而言,都值得肯定與支持。行政院鼓勵各國、民營企業,大步跟進調整薪資,群策群力、共同促進經濟成長,更應響應。

 有關公務員調薪與否的議題,長久以來一直都有正反不同看法。就政府財政而言,在每年的赤字預算下,難謂寬裕。一旦調薪,每年的人事支出立即增加。以全體調薪3%而言,政府人事費每年就要增加180億元;在民間普遍困於低薪問題時,公務人員調薪易生反彈。

 支持調薪者則多認為,先進國家對公務員,向來不吝給予高薪。相關措施,一方面有利政府吸引優秀人才加入;較優厚的薪資,也是讓公務員「養廉」的必要條件。此外,公務員的薪資有指標作用,可以讓民間薪資一起水漲船高,有助提升民間消費能力。

 不論支持或反對調薪的說法,都有一定的道理。不過,公務員上次調薪是在2011年,距今已6年。這段時間,民間薪資亦有成長;就整體經濟情況來看,國內外經濟已漸次回升。尤其是2年來政府稅收超收,中央政府債務餘額佔GDP(國內生產毛額)的比重亦下降。純就政府財務面看,政府是有能力為公務員加薪的。而以公務員薪資與民間相比,長達6年未調整,實有調整的必要,因此行政院決定調薪3%,應該受到支持。

 更重要的是,年改方案通過,對公務員士氣,無可避免造成一定程度影響。年改確實有必要推動,以免因財務規劃問題,造成體系難以永續,也形成社會異議。不過年改後,大部分退休教師與公務員的年金減少,現任公務員對未來退休後的「預期收入」亦降低。相關政策對現任公教員的士氣,確實有負面影響;且公務員因預期未來收入減少,也必然降低消費意願,對經濟會有緊縮效果。考試院在年改通過後,曾研議放寬公務員兼職。但任意放寬或對兼職規定過於寬鬆,必然影響公務員對正職的投入,不利政府效率;更可能涉及利益衝突問題,恐怕更難化解。

 依照行政院主計總處近來公布的經濟數據,這波國內經濟的復甦,主要靠兩位數的出口成長帶動。相對的,民間消費成長率,仍處於2%左右的低檔,消費不振的情況相當明確。以民間消費占整體GDP達6成左右來看,消費不振將拖累經濟成長。此次為公務員調薪,既能避免放寬公務員兼職的負面衝擊;又對提振消費、挹注經濟有助益。行政院長賴清德就強調,希望透過加薪3%,能鼓舞公務人員士氣,同時帶動民間企業跟進加薪,最後亦能促進消費及經濟成長。

 當然,公務員加薪3%,能對民間企業的薪資產生多大帶動效果,仍需再觀察。早年國內經濟成長率高,企業擴增速度快時,公務員的薪資有其指標意義,對民間薪資確實有相當的帶動效果。但近10多年來,因經濟走緩與企業擴增放緩;加上公務員體系與民間企業,在人力市場上並非直接競爭,其效果已不甚明顯。不過,在行政院宣布為公務員加薪後,工商團體不但支持,而且認為3%的幅度過低,應該調5%才合理;工商團體也表達願意「追隨跟進」。我們希望,企業界應該以具體行動,實踐對大眾的承諾。

 此外,在調整薪資同時,所有公務人員必須注意的是,薪資調高3%,代表政府每年的人事費要增加。這些錢,毫無疑問都來自納稅人,因此,公務體系的作業效能、對大眾的服務品質,都該有相應的提升。唯有建立此種觀念,才能說服社會大眾,公務員加薪是值得的。

 另一方面,政府也必須注意近年組織體系膨脹問題。如國內的直轄市,已由過去的北、高兩市,演變成「六都並立」。升格為直轄市的地方政府,都因此可以增加預算、擴增員額;加上部分單位對不適任者的淘汰機制,並未完全落實,導致人事費持續增加。因此在公務員薪資調整同時,相關單位也必須回頭檢視,公務體系是否過於肥大,以及如何依循相關規定,淘汰不適任者。

 行政院主計總處在8月公布的最新經濟預測中,將今年經濟成長率,由原先預測的2.05%上調為2.11%。雖然整體經濟成長率仍屬低檔,但也顯示國內經濟已走出衰退、邁向復甦。我們期待藉著這次公務員調薪,能帶動民間跟進調高薪資,從而提振民間消費,增強經濟復甦力道,為國家社會帶來另一波榮景。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