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5年3戰役 以色列對加薩走廊作戰經驗教訓(下)

◎李華強(譯)

(接上文)

 結論與建議

 以色列是一個幅員狹小、人口組成相對同族化,且面臨區域敵對勢力的國家,在戰略挑戰與利益考量上,都與身為全球霸權的美國大不相同,故在汲取以色列歷次戰爭的經驗教訓時,須牢記兩者的差別,不應全盤接受或完全摒棄。

 不適用的經驗教訓

 1.以國防軍後備部隊是因地制宜的獨一無二解決方案。從雲柱和護衛邊陲行動中,以國防軍後備部隊都展現其迅速動員、彰顯政治決心,最終倍增戰力的戰略價值。然而,以色列的後備部隊設計並不適合美國仿效,有4個原因(如右表 )。

 2.美國面臨不同的武裝、密接空中支援、情監偵整合問題。以色列空軍現役人員的規模(3萬4000人),約為美空軍的1/10;現役地面部隊約13萬3000人,少於美陸軍的1/3。部隊規模小,相對近接的作戰環境,導致以色列陸、空軍種的互動遠較美軍頻繁,聯合作戰也較易施行。

 3.未凸顯的後勤與情報挑戰。在本文探討的戰爭經驗中,儘管以軍曾出現鐵穹系統攔截飛彈不及供應,運輸新型戰車的卡車數量不足等後勤問題,但都非最嚴重者。由於以軍都在國土範圍內作戰,空軍亦無航程、轉場等限制,此與慣常遠征作戰的美軍截然不同。在對加薩走廊作戰時,以軍享有情報優勢(多次在同處作戰、熟稔敵文化和語言等),甚至可在加薩走廊狹窄空域內盡其所能部署情監偵感測器,導致其挑戰乃空域管理(預防航空器碰撞),而非載台數量不足等,恐怕都是美軍在遙遠、生疏環境作戰時無緣享有的戰場優勢。

 應借鏡的教訓

 1.界定勝利第一,傷亡其次。美、以兩國同樣都有作戰傷亡的敏感議題,尤其是投入地面部隊至衝突區時;此議題不僅牽動社會輿論,更經常淪為政治人物的議論焦點。無論決策的動態流程有何不同,分析輿論反對動用地面部隊的理由有二:社會憂懼軍人傷亡,以及傷亡未必能換來決定性的結果;以色列的例子顯示,後者乃以國民心之所繫。研究美軍的報告另指出,部隊士氣的真正決定因素,並非傷亡、報酬或戰事長短,而是近年來衝突的不確定結果。是故,以色列對加薩走廊的作戰教訓,提供美軍規劃下一場戰役的重要啟示:迅速獲致清楚界定的政策目標,是獲得民眾支持的無可替代之道。

 2.西方軍隊仍未解決的法律戰問題。護衛邊陲行動帶來2項有關法律戰的重要啟示:法律考量在現代戰爭的重要性與時俱增;西方軍隊迄今仍未找到適合的解決方案。儘管以軍在戰爭中,竭盡所能降低平民傷亡和附帶損害帶來的負面影響,最終仍不敵外界的嚴酷抨擊。著名國際關係專家羅斯考夫(David Rothkopf)評論:「從純政治觀點來看,儘管悲劇應算單一事件,但仍迅速主宰衝突的敘述傾向,因為其直達旁觀者的心靈;政府說辭、推特留言,乃至於媒體報導,都顯得太過冷靜理性、充滿算計、毫無情感且訴求自利。沒有那位政治領導人或發言人能凌駕這種恐懼和憤慨,也沒有任何道德論述可以提供令人信服的解答,讓世人接受無辜民眾死亡是理所當然的事。」簡言之,所有精心策畫的技術與戰術解決方案,都無法消弭平民喪生帶來的精神創傷。美軍曾嘗試若干以軍的相關作為(如空襲前警示),企圖解決法律戰問題,最終仍發現效果不彰,迄今仍是個未解的難題。

 3.遠端精準火力仍有其限制。加薩走廊戰爭凸顯出遠端、精準火力的限制。「雲柱」本身就是空襲行動,最終主要透過埃及調停而結束戰爭;護衛邊陲行動中,以空軍未能阻止加薩走廊的後續火箭攻擊,也無法解決地道問題,最終仍仰賴地面部隊結束該戰役。對美軍來說,現代城鎮戰經常仰賴地面部隊配合可觀火力的現實,可自以色列經驗汲取戰術和戰略教訓。戰術上,應學習以軍步兵與戰車在密集城鎮地形中機動的方式,以及提升定翼機密接空中支援的反應和精準度之程序;就更廣義的戰略而言,須知空權為主的戰役,儘管能在初期獲得預期效果(如在阿富汗與利比亞戰爭初期),然單憑精準空中火力無法獲得勝利,敵終將設法隱蔽、掩蔽,並將目標混置於百姓中,除提高我發揚火力之難度外,並藉此引發法律爭議。

 4.飛彈防禦奏效。以色列對加薩走廊作戰期間,最重要的技術突破當數「鐵穹」系統。儘管學界對該系統的效能評價兩極,但本研究的受訪者幾乎一致認為,鐵穹系統在技術上可行,且有效改變以國政界的考量,進而形塑戰爭走向。這提供3項啟示:首先,鐵穹證明短程飛彈防禦系統的概念可行,儘管美國本土顯然未遭遇類似的近迫飛彈威脅,仍可用以防護位於阿富汗與伊拉克的前進基地,或補強現有的終端高空防空系統(薩德系統);事實上,美國已採用鐵穹或類似系統來強化歐洲的防空作為,抵禦來自俄羅斯的飛彈威脅。其次,從美國外交政策的角度而言,美國透過軍事金援協助發展鐵穹系統的成果,不僅僅是在日後取得可用之武器技術;以鐵穹為例,有效協助以色列消弭火箭威脅、避免衝突擴大,並將戰役局限為有限度之衝突,不但拯救以國軍民的生命財產,事實上也間接降低巴勒斯坦人的傷亡。第三、鐵穹系統顯現成功防禦、決定性行動,以及政治之間的互動關係。部分以國官員和決策者認為,鐵穹系統成功捍衛以國百姓的事實,顯著打消決策階層發動更大規模地面作戰行動的念頭;換言之,成功的防禦紓解威脅對本土之壓力,相對降低採取決定性行動的政治意志。

 5.主動防禦系統與裝甲車輛的重要性。加薩走廊內部的激烈戰鬥證明,在密集的城鎮環境作戰,裝甲車輛的重要性無可取代。再者,以軍的Trophy系統也展現其對抗哈瑪斯肩射槍榴彈發射器與反戰導引武器的卓越功效;其不僅保障載具和乘員安全,另提供間接效應:以軍戰車指揮官明白其具備強化之防禦措施,故採取更積極的機動作為。

 6.地道仍是個未解的戰術問題。如同以色列,美國也苦於地道難以偵知的問題。1990年代前,南韓就在非軍事區內發現4條北韓挖掘的地道,迄今仍認為有20條以上的地道尚未發現,且其規模和複雜程度更勝於哈瑪斯構築者;在美國本土,至少已發現13條橫跨墨西哥邊界的地道(主要用來毒品交易和走私)。事實上、美國、以色列、南韓等國已就此展開技術合作;但各國的環境有別,例如,北韓地道通過的是岩石,而非如哈瑪斯面對的沙質地形。慶幸的是,地道問題仍屬戰術議題,而非戰略考量;以北韓為例,相較於其日益壯大,且射程威脅首爾的核武、飛彈與火砲威脅,其危害相形遜色。惟鑑於日後仍可能面對運用地道的敵人,故須研發在地下運作之戰力與準則。

(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