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讓心寬闊

◎琹涵

 如果我們的心能更寬闊,何事不能容?何物不能容?我們也同時成就了自己。

 當我們年幼時,經歷有限,什麼事都要計較,很怕功課退步、老師不喜歡自己,怕在朋友之間不受歡迎,怕自己吃虧、丟臉……我們步步為營,戒慎恐懼,小小的心靈多半是不快樂的。一天過一天,就這樣不快樂地活著。

 而後,我們讀更多書,更努力學習,但我們從來不曾放鬆自己,在不斷的催逼之下,我們的工作成績亮眼,可是距離快樂卻更遙遠。

 總有一天,上天的考驗來了,我們或許生了一場大病,或許在事業上摔了一個大跟斗,在療傷止痛時,在心情低落哀哀無告時,很多事讓我們思前想後。省思之餘,我們另有一番徹悟。或許改弦更張,東山再起,或許另有主張重新追求。更重要的是,我們讓自己的心沉潛,細細地想:這真的是我要的人生嗎?自己快樂嗎?有意義、有價值嗎?

 於是,我開始做一個更好的自己,慈悲而寬容,願意付出,不在意回報,學會堅強,學習放下,學會真誠面對,學習知難而退,讓自己的心思更加澄明,也學習做自己,不那麼在乎外在的一切,包括別人的評價和眼光……慢慢的,快樂來到我的心中,我感到自在,也比較喜歡自己了。

我曾讀過唐‧熊孺登的〈送僧〉一詩:「雲心自向山山去,何處靈山不是歸?日暮寒林投古寺,雪花飛滿水田衣。」說的是:像雲一般自在的心,嚮往著山林清修,心靈的依歸又何處不是依歸?天已暮,走過充滿了寒意的林間,想要投宿在古寺,這時只見雪花漫天飛舞,沾滿了百衲衣。

 寫雲心、靈山、寒林、古寺、雪花,用詞特別,都有出塵的美,卻又意在言外,這是一首令人深思的詩。

 這樣的一首送別詩,卻彷彿也是寫給詩人自己的詩。

 我們都只是凡人,難免會犯錯。完美是我們所追求的目標,然而此刻的自己都不是完美的,所以要謙卑地學習,也要學會寬待他人。我們在別人的錯誤裡,也清楚一己的不足,如果我們承認自己也可能犯錯,那為什麼不能心懷慈悲,也接納別人的過失呢?

 一個愈是成就大事業的人愈能寬容他人,看重對方的專長,也接納他的微小缺失,宰相肚裡能撐船,目光短淺的人總是睚眥必報,小心眼裡哪會有寬闊的天地?

 讓心清淨,更要讓心寬闊,這是我們一生都要學習的課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