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中共飛彈能力增 威脅亞洲美軍安全(上)

◎邱榮守(譯)

 中共已經成功研發「航艦殺手」飛彈且正積極建造航空母艦,然這些因素都不是影響美國在亞洲重要利益的主要威脅。事實上,茁壯中的共軍飛彈戰力對區域內美軍基地的潛在破壞力才是最大的威脅,可惜這點並未受到重大的關注。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CNAS)特別針對此議題進行模式模擬分析並提出相關風險評估與政策建議。本報特別摘錄重要內容與讀者共享。(編按)

 前言

 你可能聽過中共已經成功研發「航艦殺手」飛彈,可用來威脅與打擊美國主要的武力投射載台,也就是當今世界無可匹敵的航艦打擊群。或許你有讀過中共正在發展自己的航空母艦,並將用來巡航臺灣海峽與南海海域。然而,想在公海上擊中擁有強大防禦能力的移動目標(如航空母艦),是一項很艱巨的任務與挑戰,而且即使將來中共航艦(2或3艘)打擊群正式在公海上執勤,美國的潛艦部隊似乎可以輕而易舉地將其癱瘓。

 事實上,美國於亞洲重要利益的最大威脅一直未受到重大的關注,也就是中共逐漸強大的飛彈能力對區域內美軍基地的安全威脅。當亞洲地緣政治緊張關係漸漸升高之際,美國領導人與決策者們應該了解未來美「中」衝突的發生可能是無可避免之事,尤其是當美國威脅到中共所宣稱的核心戰略利益或中國共產黨統治的合法性時,中共極有可能會使用飛彈對美國在西太平洋地區的重要軍事基地發動先制攻擊。

 上述攻擊模式也可能會發生在中共認為嚇阻美國干預臺海危機或釣魚台爭議的手段失效之後。採取此作戰方式的主要原因,是其可以有效發揮先發制人的優勢與現代化長程精準打擊武器的機動戰力。在公開蒐集的中共火箭軍準則與軍事戰略資料中,對此作戰模式的陳述均呈現一致性的方向,而且從衛星圖像亦可看到中共火箭軍一直在積極演練這方面的作戰能力。

 然而,中共火箭軍是否必須執行先發制人的飛彈攻擊及能否有效突破美國與盟友的飛彈防禦系統?針對上述的問題,本文將運用模式模擬來探尋可能的答案,並深入分析美國武力投射部隊與其亞洲軍事基地可能遭受戰損的程度,進而提出後續的政策建議。

 中共火箭軍:具中國大陸特色的精準打擊模式

 共軍於1966年正式成立「第二砲兵」(SAC),簡稱「二砲」,此部隊最初的主要角色是執行核嚇阻任務。中共吸取美軍在1990年第1次波灣戰爭中,運用巡弋飛彈精準打擊伊拉克部隊的成功案例後,即著手對二砲進行組織再造,並遵從所謂「雙重嚇阻與雙重運作」的戰略指導,將原本純核武戰略部隊轉型為兼具核武與傳統飛彈戰力的部隊。

 根據「2049年計畫研究中心」研究員伊恩·伊斯頓於2013年的研究報告:共軍正在實施所謂「以射彈為中心」的戰略。此戰略促使中共飛彈建軍重點轉向專注於投射精準打擊彈頭的個別載體(如巡弋及彈道飛彈),而不是建置投射武力的作戰平台,如航艦、戰艦及潛艇。

 還有,此戰略讓中共在載台能力上的劣勢降到最低程度,同時在其它面向獲取更大的不對稱優勢,如在地理區域上具備更大的戰略縱深(這是美軍及其亞洲盟友所缺乏的)、國防財政支出的不對稱(中共武器彈藥的造價成本遠低於美國),以及國際法的缺口(中共沒有參與美俄中程核武條約)。

 中共二砲早就認知此途徑是打贏「現代化與高科技條件下局部戰爭」的根本手段,而且需要同時提升現役飛彈的品質與數量。透過此次組織再造使二砲編制和人力擴增到6個彈道飛彈旅和10萬人員,總兵力規模是美國主力飛彈部隊(美國第20空軍)的10倍。於2015年12月31日,第二砲兵部隊更被提升位階,由陸軍附屬兵種轉變為與陸海空三軍並列的第4個獨立軍種並改名為「火箭軍」。

 在具體任務方面,根據美海軍戰爭學院2014年的研究顯示:中共火箭軍的準則律定其飛彈部隊必須具備一定程度的嚇阻、威逼與高壓的作戰能力。一旦嚇阻失效,傳統飛彈部隊可以發動的攻擊包括對敵作戰與戰略縱深區域內的重要目標實施火力打擊,如指管中心、重要通信節點、雷達站、飛彈陣地、空軍與海軍的重要設施、運輸與後勤設施、油庫、電力中心及航艦打擊群。總之,中共相關軍事著作對於傳統飛彈作戰手段無不強調奇襲與先發制人的重要性。

 儘管多數研究中共的專家學者對於中共在危機中發動閃電戰而不給予敵反擊機會的能力提出質疑,然先制飛彈攻擊並主動發起戰端的作為,是完全符合中共所謂的「積極防禦」軍事戰略。著名智庫蘭德公司於2007年的中共反介入戰略研究亦指出:中共將敵人第一擊的行為界定為敵人企圖以任何軍事手段來分裂中共國土及侵犯其主權…,且此行為等同敵人的「戰略第一擊」。因此,對那些威脅中共主權的敵人發動飛彈先制攻擊,中共會認為這純粹是在政治或戰略層面上的防禦性「反制」作為。

 就某方面而言,中共火箭軍的準則可能與西方分析家所了解之冷戰時期有關蘇聯對付北約海軍的計畫相吻合。蘇聯的準則是以系統整體觀來看待反航艦與反潛作戰,並強調必須採取統合行動來打擊敵人的作戰部隊與支援其運作的相關後勤與指管中心。在核武衝突的狀況下,蘇聯準則更強調運用核武巡弋與彈道飛彈來攻擊泊港的敵戰艦並摧毀相關重要設施。冷戰結束時,蘇聯分析家認為現代高準確度傳統武器的作戰效益已經等同於「低當量戰術核武」。1975年蘭德公司有關低當量核武效應的研究亦支持此觀點。

 拜精準定位高科技之賜,中共彈道飛彈的能力發展可能已遠遠超越俄羅斯:毋需訴諸核武器及奪取制空權等手段,在幾分鐘之內即可攻打美國及盟友的基地、後勤設施和指管中心。另外,在冷戰期間,北約和華沙兩大集團均計畫運用核武飛彈來摧毀對方的重要機場設施,然當今的共軍僅需透過少數配備傳統跑道鑽地子母彈的飛彈即可達到等同的破壞效果。

(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