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國際瞭望】美俄交鋒衝擊全球政經情勢

◎鄒文豐

 美國眾議院與參議院於今年7月下旬以壓倒性票數通過新一波對外制裁案,對象不僅包括被控支持恐怖主義的伊朗,以及執意試射飛彈、發展核武的北韓,主要目的更在對俄羅斯干預美國總統大選、併吞克里米亞及侵犯人權等問題做出嚴厲反制;該法案並要求總統川普如欲解除對俄制裁,需先獲得有權予以否決的國會同意。

 美國國會此舉,對內係基於共和、民主兩黨均高度憂慮川普親俄立場,需予約束,避免美國外交政策進退失據;對外戰略考量則在續就烏克蘭問題與俄國增兵東歐施壓,同時試圖藉制裁俄國能源、軍工、金融等企業行動所衍生的經濟損失,降低俄國總統蒲亭的民意支持。然俄國亦有迅速反應,先是副外長抨擊制裁將嚴重傷害兩國關係與利益,蒲亭更在川普簽署法案前下令驅逐755名美國駐俄人員;制裁亦將連帶影響德俄之間「北溪天然氣2號」管線,波及歐洲經濟、民生運作,引起歐盟反彈,除凸顯美俄關係短期恐難改善,其新一波戰略博弈,勢將對當前已然紛擾的國際情勢,投下更複雜變數。

 美俄關係曖昧矛盾

 川普就任美國總統後,美俄關係即進入曖昧矛盾的新階段。一方面,儘管美國情報部門指出,俄國自2015年起即可能與川普競選團隊有所聯繫,甚且運用駭客手段,刻意釋放重創希拉蕊選情訊息,致使美國政府以驅逐俄國外交官方式展開報復,川普亦始終籠罩在被彈劾陰影之下,卻仍難掩其對俄國的特殊青睞。其對外戰略思維在於,面對中共日益壯大,與其放任俄、「中」聯合抗美,不如扭轉此種戰略三角態勢,所謂「聯俄制『中』」更能符合美國利益。

 但另一方面,由於俄國長期與美國就國際事務立場南轅北轍,美國多數民意尚無法接受對俄外交政策轉向,依據3月份CNN民調,75%的美國民眾認為俄國才是最大威脅及首要戰略競爭者,迫使川普所代表的行政部門必須遊走於對俄親善與防範之間。這樣的情形具體表現在4月時川普為提高聲望,不惜開罪俄國下令空襲敘利亞,致使美俄齟齬;7月時,川普卻與蒲亭藉20國集團峰會時機首度會面,不僅場面熱絡,會後,川普更表示雖在烏克蘭與敘利亞問題解決前不考慮減輕對俄制裁,但期待與俄方就敘國停火及網路安全等問題進行建設性合作。此次川普礙於現實,簽署制裁俄國法案,惟俄方並未大舉報復,顯示其對川普仍有期待,不願放棄美國未曾出現親俄領袖機會,寄望能從美國國內政策分歧獲取在國際上的最高利益。

 大國角力折衝算計

 即便美國中情局局長蓬佩奧指出,當前影響美國國家利益的主要威脅係來自中共,試圖翻轉美國國內以俄國為頭號敵人的傳統看法;只是近年從俄國占領克里米亞開始,美、俄雙方無論是在敘利亞內戰、伊朗核武問題、北韓飛彈危機,乃至於指控俄國介入美國總統大選等議題方面均相互對立,俄國處處掣肘舉動,造成美國在處理國際事務時壓力大增,這些立場衝突背後,更有深刻的地緣與全球戰略考量,包括:

 (一)東歐問題:隨俄方近期持續於東烏克蘭部署軍力,調遣部隊沿歐俄邊境、波羅的海等地舉行大規模演習,美國除加緊與北約盟邦演練對抗俄軍戰技,同時加速向東、中歐出口天然氣,以減少歐洲國家對俄國能源的依賴,削弱俄國利用能源作為政治談判籌碼的能力,反映俄國捍衛生存空間態度強硬,與美對峙牽動歐洲穩定與經濟復甦。

 (二)中東問題:隨「伊斯蘭國」(IS)覆亡在即,俄國大力支持的敘利亞政府軍已重獲優勢,據此,美國決定中止援助反抗軍,而法國等歐洲國家並表示不再對敘國政權更迭堅持立場,將與俄國合作消滅伊斯蘭極端組織,有利俄國取得未來重建中東的主導地位,加上美國制裁伊朗未見成效,反映中東局勢錯綜複雜,俄國或能從中擷取交換利益。

 (三)朝核問題:隨北韓核武與洲際彈道飛彈發展成果漸顯,帶動東北亞緊張情勢急遽攀升,基於各方均無意真正發動戰爭,美、日、南韓等國壓迫北韓重啟談判的手段及能力相當有限,相較美國無計可施的窘境,俄國卻以經濟手段發揮影響力,悄然超越中共成為北韓首要信賴對象,反映俄國或將成為導引朝核危機發展的關鍵力量。

 如何影響全球局勢

 美國此波對俄制裁,禁止任何公司參與俄國能源輸出,德俄新天然氣管線工程首當其衝,歐盟執委會主席容克為此警告,「美國優先」不能置歐洲利益於不顧。由此可知,源於美國國內政爭與對俄政策歧見的新制裁案,不僅可能為日後美俄衝突埋下深化種子,其或將對以下政經情勢發展產生多重效應:

 (一)區域政治:目前國際熱點地區首推東北亞及中東,俄國既以暗中支持與物資供應等方式,對北韓擁有相當影響力;在中東方面,穩定敘利亞情勢、管控伊朗軍力與調停卡達外交爭端等,亦難忽視俄國立場,倘若美俄無法達成共識,解決相關問題難有進展。

 (二)全球經濟:此波制裁已因勢將打擊歐洲主要國家對俄基礎設施投資而受到抵制,復以美「中」貿易爭執刻正戰雲密布,形同美國必須同時面對中共、歐洲與俄國等三方經濟壓力,倘若美國決意落實制裁,其後續動盪恐對全球經濟及國際貿易穩定造成衝擊威脅。

 (三)權力格局:川普執政後,美國先是終止《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並持續就貿易、軍費等問題展現強硬立場,與退出應對全球氣候變遷的《巴黎協定》,均引發盟國強烈不安,這些單邊作為已使美國在全球性議題中孤立,倘若制裁加深美俄關係裂痕,美國在離「聯俄制『中』」戰略益趨遙遠之餘,其全球霸權角色更將受到質疑與挑戰。

 結語

 事實上,美國國務卿提勒森與俄國外長拉夫羅夫8月上旬藉出席東協論壇外長會議時機,已就制裁案進行雙邊會談,彼此均有克制,並同意恢復烏克蘭問題協商管道,暗示兩國尚有和解空間。對俄國而言,恢復強權榮光固為其對外戰略核心目標,然在美、「中」競逐的國際權力架構裡待價而沽,或為其最佳策略選擇;而川普儘管強調「美國優先」,卻不會以失去霸權地位為代價,未來國際情勢發展,仍將以大國博弈動見為觀瞻。(作者為戰略研究學者)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