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弘揚文學與藝術 刻劃人性真善美

 象徵全球文學界的至高榮耀—諾貝爾文學獎,於臺北時間昨日晚間7時正式公布。此一眾所矚目的獎項,今年將桂冠頒給了被喻為「英國文壇移民三雄」(另外2位為魯西迪、奈波爾)之一的日裔英國作家石黑一雄(Kazuo Ishiguro),一時間全世界的目光焦點,立即集中在石黑一雄多年來所創作的許多經典作品,近期也勢將掀起熱烈的討論與回響。

 石黑一雄1954年11月出生於日本長崎,6歲隨家人移民英國,歷來的重要作品有《浮世畫家》、《長日將盡》、《我輩孤雛》、《群山淡景》等。現年62歲的他早已因創作獲獎無數,除布克獎外,也曾獲得大英帝國勳章、法國藝術及文學騎士勳章等多個獎項,包括《被埋葬的記憶》、《別讓我走》、《長日將盡》等多部作品,都曾被譯為中文,由國內知名出版公司發行,少數亦改編為膾炙人口的同名電影。

 諾貝爾獎對於文學類別的授獎始於1901年,主要目的在表彰「在文學領域創作出具有理想傾向之最佳作品的人」。歷年來的100多位得獎者,包括詩人、小說家、紀實報導者、音樂創作家等,或熱情頌讚生命的美好與追尋,或致力於揭發殘酷戰爭造成的流離失所與無情傷害,心靈深處皆懷抱對真善美極致的追求。

 許多人曾經問過,文學有可能成為人世中種種不幸的救贖嗎?就在諾貝爾文學獎公布前幾天,美國內華達州賭城拉斯維加斯發生駭人聽聞的槍擊事件,造成近60人死亡、500多人受傷的悲劇,震驚全球之餘,美國社會也瀰漫著一股深深的憂傷。槍擊案發生於一場名為「91號公路豐收季」音樂會舉辦期間,當群眾陶醉於動人的鄉村音樂旋律之際,嫌犯持自動步槍自遠處飯店高樓瘋狂掃射,釀成美國有史以來傷亡最慘重的槍擊事件,令人感到憤怒與哀慟。

 大家應該還記憶猶新,去年諾貝爾文學獎的得獎者,是美國知名的音樂人鮑伯‧迪倫(Bob Dylan),他早年以反戰思維創作歌曲,引發舉世對於戰爭的反思,那些意境深遠的意象,使普世對於和平的追尋更為熱切。今年榮獲文學獎殊榮的石黑一雄,文筆和風格亦有迷人的特色,不久前新作出版接受專訪時,他曾經對於人們如何處理不愉快的回憶,提出自己的看法。「什麼時候遺忘、前進、放下比較好呢?」常常是他的小說一再叩問的主題,這樣的真誠面對,不僅止於個人式的,也是社會、國家和族群值得借鏡之處。此時此刻,國際間的恐怖主義方興未艾,世界各地仍存在許多不幸,石黑一雄深刻的文學作品,恰如一種隱喻,也是一個答案,提醒我們思索人世間最重要的意義,當人們願意以正向的念想安身立命之時,或許才能得以在舉世瀰漫不安與恐懼的氛圍中,繼續勇往前行。

 古希臘哲學家亞里斯多德在名著《詩學》一書中,討論藝術的意義時曾說,藝術不但反映現實,也決定現實如何在詩中反映。石黑一雄雖是小說家,但當我們探討他的作品內涵時可以發現,他歷來的作品,仍然具有詩的典型氣質。身為移民,他長久親身觀察並書寫了不列顛人和撒克遜人彼此征戰,不幸的過往,也藉此認識自己立身的位置;他一連串的創作均具有絕妙的思考,讓讀者在其中看到栩栩如生的隱喻,他的作品情節也在人性智慧與情意的昇華中,撫慰了無數的讀者,彰顯了真善美與世界和平的深意,更為文學與藝術恆常變動與演化的特質,做了最好的註解。

 「江山代有才人出。」文學與藝術的內涵總是直指心靈深處的真實與性情,古今中外的文學創作者,總是不安於題材與形式,意欲創作不凡的篇章,在今年諾貝爾文學獎獎落石黑一雄後,我們衷心期盼,未來會有更多傑出的作者,以如椽之筆,書寫時代的聲音。

 近期,國防部正陸續辦理「國軍第51屆文藝金像獎」各類作品的評審作業,成果令人期待。多年來國軍文藝金像獎體察時代脈動,陸續增加多種徵選項目,且將徵文對象對社會大眾開放,除了與時俱進,也標誌著國防部承辦單位能體認,在文學與藝術不變的本質上,應賦與更多創新思維;國軍文藝金像獎創辦於1965年結合「文藝」與「武藝」,得獎作品留下時代的記憶,成為守護文化,最重要的無形戰力。

 我們除了要再次向石黑一雄表達遙遠的祝賀,也期許各個領域的創作者,應善體文學與藝術的內涵,積極正向實踐人性之美,並致力於人文意識的提升,將純真、善良與美好的書寫與創作,刻劃為對世界最深的祝福。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