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高台長記秋晴望

◎蔡富澧

 再高一點,就可以碰到天,天是圓的;再遠一點,就可以飛進山,山是綠的;再低一點,就可以觸到地,地是方的。台是高的,高台在鹿野山間,在翱翔的夢想實現之間。

 從龍馬路上來,一條山路並不難走,到了岔路彎進高台,午後一點四十分,我們就到了鹿野高台的遊客中心,車剛在門口鐫刻著「福鹿山」的巨石旁停下,幾架顏色亮麗的飛行傘就映入眼簾。

 停車場馬路另一側就是觀景台,站在木棧板上,看著遠方像一張人臉的都蘭山,看著都蘭山下方方正正棋盤般的農田,看著山和田園之間那條蜿蜒流過的卑南溪,看著不知名的崇山深谷,看著一朵朵白雲從山谷中出岫,山水田園讓人感到避世獨立的恬靜。

 看著一架架飛行傘從山水田園和萬里晴空之間飛過,看著飛行傘上的人由遠而近,又由近而遠,看著那份翱翔的自在,看著人與飛鳥同遊的翩然,心中頓時生起羨慕之情。

 轉過身來,走進遊客中心前,腳步在一座老舊的太陽傘前停下來,目光被傘下一件件精美的文創商品吸引。主人是一位不算年輕的婦女,或許還沒到中年,對著一張小桌子上的商品認真地介紹,書籤、髮飾、髮簪等不同形式的藝品,相同的是裝飾部分都由美麗的彩色黏土製成。

 藝品即使做得再精美,在這裡販賣依然是寂寞的。

 「我也在飯店擺過,賣得不好!我也想開課,但怕別人學會了之後就過河拆橋!這些藝品都得自己一點一滴地製作,沒辦法增加產量!」

 言語中的無奈就像冬日天邊的烏雲,我買了一張書籤,想幫她戳破滿天烏雲捎來一點陽光。

 繞過遊客中心,彎彎的小路往前走,來到兩萬坪的鹿野高台大草原,近年來風靡全國的飛行傘,就是在教練的陪同下從台地邊緣起飛,過足飛行之癮後,在大草原上降落。一趟十五分鐘時程花費兩千五百元或許不便宜,但換得長空飛越、群鳥伴遊一生難忘的回憶卻相當值得。

 鹿野高台是整個台地,但在台地上還有真正的高台,一座矗立最高處的木造觀景台。登上簡單精緻的高台,山的分野、河的合流盡收眼底,長空中鮮豔的飛行傘是美麗的景點,點亮遊人的雙眼。如果不想走下坡,還可花費百元享受滑草樂趣,體驗難得的速度與激情。

 因為斷崖,才成就了飛行傘;因為東南季風,才成就了飛行的夢。因為高台的美名,我們才有這一趟午後之行。沒有飛行、沒有滑草,只以腳步踏實地走過台地邊緣,飽覽鹿野的山光水色。這時沒來由想起李後主的兩句詞:「高樓誰與上?長記秋晴望。」如果改成高台,那就太完美了!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