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相逢不相識

◎琹涵

 家父退休以後,從臺南移居臺北,開始了他和母親的新生活。他們的感情很好,但個性的差異很大。

 母親安靜,觀察細微,喜歡閱讀,不愛外出;父親則四處趴趴走,逛植物園、看展覽,和三五老友餐敘……日子也過得愜意。這時兒女都已長大,不勞他們費心,走在人生的暮年,但見夕陽餘暉多麼的繽紛美麗。

 有一年父親去參加臺糖公司退休人員聯誼,那時他已七十幾歲了,身心健康,老當益壯,遂隻身前往。

 舉目所見,都是老人;先要排隊簽名報到,環顧前後左右,沒有一個相識。這也尋常,臺糖公司是個知名的國營企業,糖廠分布全省,員工眾多。

 輪到父親簽名時,他看到了站在前面那人的簽名,大驚:「那不是當年大學同班同學的大名嗎?」急忙喚住,當年青春煥發,二十多歲的年輕小伙子,學業方成,未來有著無限的可能。

 然而,一場赤禍延燒,點燃了烽火處處,再相逢時已是半個世紀以後了。流逝了太多的歲月,人已老,相逢不相識,若非那熟識的姓名,縱然路上相遇,誰敢貿然相認呢?

 倒真的應了那些詩詞所寫:「昔別君未婚,兒女忽成行」,「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但畢竟大家都到了臺灣,值得慶幸;並且都在臺糖發揮所長,奉獻一生中最美好的歲月。

 舊識能相逢,還是可喜的。有多少人一朝辭別,竟成永訣!何況期間還曾遭逢戰亂,有的人輾轉溝壑,連保全性命都難。

 只是仍不免讓人想起宋‧柳永的〈雨霖鈴〉一詞中膾炙人口的名句:「 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念去去,千里煙波,暮靄沉沉楚天闊。」我們握手相看,滿眼淚水,無言相對,千言萬語都哽塞在喉間。想到這回去南方,千里迢迢,一片煙波,那夜霧沉沉的楚地天空竟是一望無邊。

 昔日意氣風發時那樣的一場別離,有誰能預知往後此身如寄,故友能再相逢何其不易?

 細想來,世間的一切無論離散或聚合,都是因緣的流轉。緣至則聚,緣盡則散,莫不來自前定?明白了這個道理,或許我們更能以寬闊的胸懷來面對今生所遇,也更願意活在當下。

 唉,人生如此無常,重相逢,其中該有多少美好因緣的匯聚。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