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筆耕的喜悅

◎莊雲惠

 人生裡有什麼值得灌注精力永不止息去追求?有什麼既能怡情養性絕不離棄?有什麼可以存在得比生命更長久?

 做為一個藝文工作者,我認為創作就像高懸的明珠,時時發出閃耀光彩,吸引愛好者擷取;又像旖旎的幻麗遠景,讓人嚮往追尋!

 創作似乎不存在於現實,卻又根植其間;好像與現實無關,卻必須從中汲取養分;看似與現實脫節,卻無時無刻在其中打轉。它像清麗幽谷,可以暫時躲避生活風雨,在寧靜一隅靜靜織夢;又如無邊無涯的浩瀚汪洋,深廣得難以企及、豐富得精采絕綸,即使窮盡一生都無法窺其全貌!

 創作的世界是遠離塵世喧囂,擺脫俗務干擾,也少卻了爾虞我詐後,一個坦誠透視心靈、與自己對話的天地,還不時鼓舞自己挑戰窠臼向更深處探勘、朝更遠處邁進!

 藉創作抒發情感,表達思維,轉移心境,讓喜怒哀樂流向安全渠道,「心定則慧縈,境靜則意象崢嶸」,所激越出的點點水花,匯聚成壯麗的生命力量,推開幽微陰暗,看見希望!

 寫作是獨特的世界,只存在於作者心境,可大可小、可深可淺、可遠可近,因為無象無形而可以穿越古今,看見不同的視角;也不拘泥於單一形式,不受時空限制,天馬行空任君思考!

 我喜愛創作帶來的豐盈定靜,它帶領我挖掘深層的自我,淬煉生命情懷,涵養精神境界,也欣賞繽紛亮麗的人間風景!

 記得昔日拜訪詩畫家梁雲坡先生,他拿出剛完成的書法與國畫新作與我分享,老人家臉上流露滿足的喜悅,並表示每天堅持完成一幅畫、寫一首詩,算是功課,也對自己有所交代。他悠悠地說著:「作品比人的生命還長呀!」我沉靜思索畫家的話語,彷彿看見千百年來夜深人寂之際,孜孜矻矻埋首鑽研的創作者將滿腔情思寄寓作品之中,把生命燃燒成花火,使心靈孕育出珠串,把生之歌詠化作一道道輻射靈光,照耀歷史廊廡!

 自己也彷彿找到繼續創作的理由、筆耕不輟的動力,無視外在眼光與評價!書聖王羲之於〈蘭亭集序〉提及:「修短隨化,終期於盡」,人的壽命不管長短,都會按照造化的安排,終究有到盡頭的時刻。儘管這一天不可預期,哪怕最後都要走向終點,但只要能擁有比生命還長的珍寶,發揮存在的意義,就是生命價值所在了!

 寫作是心靈的依歸,足以安身立命;置身其中,可以獨自咀嚼寂寞、享受孤獨,無止境充實自我,如雪之明潔、火之熾熱、山之壯闊、水之靈動,它使生命散發燦爛的正向能量!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