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國際瞭望】川金互嗆的戰略意圖與發展趨勢

◎胡敏遠

 今年以來,北韓不斷試射洲際飛彈(已發射20枚中、長程飛彈),對東北亞地區帶來極大的不安,且直接威脅到美國在南韓與日本駐軍的安全。8月10日,川普以極為震怒的語氣嗆北韓政權,要讓北韓見識「世界從未見過的烈焰與怒火」。不甘示弱的金正恩也隨之回嗆白宮,並宣稱北韓的飛彈只有針對美國,而不針對其他國家,北韓亦將在8月中旬對關島發射4枚洲際飛彈,以作為回饋川普的怒氣。川普緊接著又再度回嗆,他說「若北韓採取任何行動,美國會讓他們該感到非常、非常緊張」。

 「川金互嗆」或許只為虛張聲勢,賺取國內民眾的掌聲與支持,但對區域甚至全球卻帶來極大的震撼與不安,嚴重影響經濟的正常交往。川普、金正恩號稱為當今全球最會嗆聲他人的領袖。兩人的風格雖相似,但兩國實力非常懸殊,更具有民主與極權制度的顯著不同。美、朝是否會因「川金互嗆」擦槍走火而發動戰爭,或是兩人虛張聲勢的背後各有其他的盤算,此舉的發展對區域將會帶來何種程度的影響,實值探討。

 北韓對美國核彈威脅的意圖

 北韓目前陸海空軍力共有120萬,特種部隊約10萬人、後備兵力也有745萬,並有1萬3千門彈藥儲存,被列為全球5大軍事國家之一。國際間更為擔心的是,北韓的「核武」與「飛彈」的發展,已接近成功階段。北韓自2006至2017年期間,共計實施了6次核試爆,估較2016年試爆強5至6倍。每一次的核爆量都不斷增加,核彈的發展技術已能將其小型化並與飛彈裝置相互結合。依據聯合國原子能源總署(IAEA)的估計,北韓的核鈾濃縮設施已較去年增加了1倍,估計可製造60枚的核彈頭。

 事實上,金正恩之所以膽大妄為的不斷試射飛彈,且狂傲不受國際約束的意圖,主要是為鞏固本身政權,使其金氏王朝能永續經營。金正恩發展核彈的戰略目標是為達成以下意圖:爭取國際認同其為核武國家;維持有效的嚇阻能力;在北韓控制下的朝鮮半島再統一。金氏要以此合理化人民對其政權的效忠與犧牲。

 平壤政權將核武發展與彈道飛彈的發展,視為保衛政權的最後防線,並視為對付美國的關鍵武力。依據美國飛彈專家估計,大約再1 年時間,北韓遠程洲際飛彈技術將臻於成熟,美國大部分國土將籠罩在北韓的核彈威脅之下。

 川普的怒火及預期效果

 川普就任總統以來,所採取的外交政策係屬一種民族主義式、交易型的政策。他對歐巴馬以「戰略耐心」策略對付北韓極為反感。他在多次公開場合上批評歐巴馬政策過於軟弱,認為美國對北韓的戰略耐心已經結束。

 川普欲拆除北韓核武威脅,主要的手段是依靠外交與經貿實力,誘迫東北亞國家的合作。今年4月份在海湖莊園與習近平會晤時,川普明白表示若中共能與美國共同合作制裁北韓,美國可能減緩在此地區的軍事防禦,美、「中」之間的貿易逆差問題,也可順勢展開談判。然而,從4月至今,美、「中」合作限制北韓核武發展並未奏效,川普將過錯歸咎於中共未盡全力,才導致北韓的胡作非為。他說:「美、『中』貿易關係讓美方每年虧損龐大,這不能繼續下去。但如果中共幫助我們對付北韓,我對貿易的感覺會很不同。」可見川普的北韓政策與美、「中」的經貿談判綁在一起。

 川普對於北韓的「核」、「彈」挑釁,已很難單獨以武力制壓朝鮮,因為戰爭的代價及對南韓造成的損傷,可能非美國可以承擔。因此,美國仍然強調需結合南韓、日本及中共的力量,運用與這些國家的合作共同施壓北韓,避免單由美國直接與北韓的「議價」 。

 從美國戰略利益的角度分析,對美國最為有利的作法是結合日、韓力量,形成美、日、韓三國軍事聯盟,此舉以三國聯盟方式進行軍事嚇阻。

 虛張聲勢的未來趨勢

 川普因應北韓挑釁的作法,採取「無限施壓、最大接觸」為手段。在軍事上,不斷強化美、韓聯軍與部署最先進武器(航艦打擊群、核動力潛艦、戰略轟炸機、部署防空飛彈系統…)於朝鮮半島周邊海域,同時強化美、日聯合軍事打擊的演練。在接觸方面,美方試圖說服中共對北韓採取更為嚴厲態度,與美國更加合作以迫使北韓中止核武計畫。然而從戰爭爆發的機率來看,北韓對美、日或美、韓的軍事威脅,似乎愈來愈不在意。但從經濟與民生物資的制裁角度分析,北韓仍在意中共的經濟封鎖。目前能否有效控制北韓發展核武發展,其關鍵仍在於中共是否願意配合美國或聯合國的制裁作為。

 美國學者格拉漢.艾里森(Graham T. Allison)在其新著《注定一戰:美國和中共能否逃脫修昔底德陷阱?(Destined for War: Can America and China Escape Thucydides's Trap) 》,書中認為最有可能造成「中」、美爆發戰爭的原因,即是北韓問題。他認為如果北韓已具有核武能力,而且直接威脅美國本土,美國無法坐視此種威脅而不管,被迫需要先以武力攻擊北韓。此舉將令中共感到無比憂慮,因為將導致美、韓聯軍吞併北韓,統一朝鮮半島。中共絕不能容許美國力量直抵其邊境,第二次朝鮮戰爭極可能因此而爆發。

 結論

 目前,川、金二人的互嗆似乎都是在虛張聲勢,彼此都深刻明瞭戰爭的後果是雙方都無法承擔的災難。然而,金正恩政權對於戰爭邊緣策略的運用彷彿較川普更為熟練。他似乎已界定美國及中共都不敢輕啟戰端,因而盡情的將「核」與「彈」的威脅手段,發揮到淋漓盡致之境。美國面對北韓軍事威脅的最大困境,在於無法以單極的力量控制朝鮮半島,反而必須改以溝通方式與「中」、日、韓等國共同協商。北韓的戰爭邊緣策略始終是意圖分化中共、南韓、美國及日本之間的合作關係,如果上述國家無法消弭歧見,北韓仍可繼續使用戰爭邊緣戰略,且在過程中北韓仍將是最後的贏家。

 從目前情勢研判,川普政府對付北韓的軍事與外交策略,實無法逼迫北韓放棄核武。北韓核武發展遲早會成功。未來,北韓若以核武要脅美國與其平等談判,他將成為全球核子俱樂部的成員國。北韓的我行我素恐對區域安全造成更大的威脅,實值世人憂心。(國防大學戰略研究所教師)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