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國際瞭望】朝核問題的結與解

◎鄒文豐

 「朝核問題」顧名思義就是因北韓違反國際法規範,執意發展洲際彈道飛彈與核武技術,所引發的一系列區域與國際難題。源於1980年代末,美國向國際社會通報北韓出現從事核武研發跡象,自2006年10月首次,迄今年9月3日的最近一次,計歷6度核試,據信已成功研製氫彈;另北韓同時積極開發洲際飛彈,從1993年5月首度試射「蘆洞飛彈」,至今年8月28日及9月15日,接連向西北太平洋試射「火星12型」中程彈道飛彈並飛越日本北海道襟棠岬上空,顯示其戰略武力技術日益成熟,外界咸認北韓不久恐將具備核子洲際飛彈戰力,勢將帶動朝核問題進入更複雜階段。

 朝核問題除在北韓無視《核不擴散條約》、《全面禁止核試驗條約》與多項聯合國安理會決議等具國際法效力禁令,製造國際社會不安,更在衝擊國際局勢,牽動包括東北亞區域安全與中共、俄羅斯地緣戰略、美國亞太戰略等動向,既攸關亞太地區能否持續繁榮安定,亦將對未來國際權力格局產生深遠影響。以下僅就朝核問題本質進行剖析,探討解決對峙僵局的務實途徑。

 北韓為何發展核武

 無論是研發核武或與之匹配的運載火箭,北韓最根本的戰略目標是要維護金氏政權穩定。自二戰結束至冷戰期間,北韓在蘇聯主導的「國際共產社會互助經濟體系」下,儘管政體獨裁專制,國力卻有相當程度發展,並藉俄與「中」共矛盾兩面套利,獲得充足軍經援助;然1990年代北韓接連面臨蘇聯瓦解、中共與南韓建交,以及國內連年水災、饑荒等事件,美國對其又始終抱持除之而後快的態度,在國際孤立與經濟崩潰等內外交迫情勢下,全力發展核武及彈道飛彈,正是其化解政權存亡焦慮的戰略選擇,更有清晰的邏輯脈絡。

 「嚇阻理論」有所謂「最低嚇阻」的形式,意指中等國家雖資源有限,但憑藉核武大規模毀滅特性,仍可透過建立少量具引爆、投射等實質能力的核武,嚇阻敵人進攻,過去英、法乃至中共,均以此為戰略著眼。1990年波灣戰後,北韓深知傳統武力遠非美國對手,若爆發軍事衝突,政權將迅速覆滅,與其更新傳統武力曠日廢時,發展核武才是避免戰爭且能與大國平起平坐的捷徑,同屬「最低嚇阻」概念。

 北韓於1991年提出「朝鮮半島無核化」主張,甚為區域各國接納,從系列「六方會談」中一面擷取政經利益,另一面則旨在虛與委蛇、拖延時日,持續提升相關技術;至2002年為美國列入「邪惡軸心」之一的核打擊對象後,北韓轉為運用「戰爭邊緣」策略周旋於區域各國間,利用大國矛盾閃避制裁,擴大發展戰略武力,甚藉試射飛彈升高緊張局勢,試圖迫使大國與之對話,復以伊拉克、利比亞等舊政權崩解均因缺乏戰略武力籌碼,更促使北韓不敢輕言棄核。至今,固然美、「中」不願承認,然北韓已為實際「擁核國家」。

 朝核引發什麼問題

 既以堅決發展核武是北韓的「理性」選擇,旨在避戰而延續政權,則可知其雖常以激烈言詞叫囂國際社會,然與軍事挑釁相同,都是經過高度精密計算的對外策略,目的不在真正威脅美國與周邊國家安全,而在逼迫國際社會解除制裁、獲得正常國際地位,並與美國平等談判,建立正式關係及得到不受政軍威脅的條約保證,卻也引發各方連鎖效應。

 如區域安全方面,北韓具備氫彈後,必使其決心加速跨越核子洲際飛彈門檻,儘管各界已有「承認北韓擁核地位,換取其接受談判,緩和緊張情勢」的討論,但更有要求美軍於東北亞重新部署戰術核武的試探發言。惟兩者主張都可能促使東北亞進入核競賽時代,在各方因地緣戰略考量互異的背景下,更讓朝核問題糾結難解,包括:

 (一)美國:日本、南韓不安日深,給予美國鞏固聯盟體制與擴大對亞太地區影響力的充裕空間,並可藉進佔國際法道德優勢地位,主導朝核問題走向。

 (二)中共:雖惱於北韓多次蓄意挑戰底線與美國趁機部署反飛彈系統,但中共更擔心若北韓政權崩潰,除恐有大量難民湧入邊境,亦將失去朝鮮半島緩衝區,故對制裁北韓始終色厲內荏,以拖待變。

 (三)俄國:主張對北韓經濟施壓難有成效,而應透過拉攏合作等外交途徑緩和局勢,總統蒲亭雖於本月17日簽署制裁令,然其目的實在重整區域大國地位,無意真正解決朝核問題。

 如何解決

 事實上,以當前北韓核武發展程度,要求其棄核並不現實,尤其北韓視核武為攸關政權安危及與大國周旋的重要憑藉,絕不會收手妥協,也因如此,在其核武能力大幅躍進的情況下,美、日、南韓等國處理朝核問題的急迫感迅速升高。由於外交對話與談判停滯,藉「斬首攻擊」等軍事行動解決朝核問題之呼聲甚囂塵上。然儘管美國與南韓確實具備相當能力,仍無把握一舉剷除北韓核武及飛彈設施,更恐引發大規模報復反擊,威嚇意義大於實際行動。

 是以,國際社會面對朝核問題,似乎僅存經濟制裁一途。惟參照1990年代以來,國際間每每對北韓祭出「最嚴厲」制裁,卻反刺激其加速研發核武及飛彈,可見制裁無助化解紛爭,亦凸顯朝核僵局之難解。實事求是回歸問題本質,外交談判還是唯一解決途徑,國際社會無可迴避北韓早已突破核試底線現況,其核武研發實質進展,更讓國際間必須認真考量未來如何與擁核國家北韓和平相處,並與北韓展開協商,儘管艱難,若能將北韓納入符合國際規範的監督機制,藉此消除各國對北韓發起挑釁、突襲的疑慮,才是解決朝核問題的最終目的,過去國際間產生的「軍事互信機制」意義也在於此,關鍵繫於各國能否就談判意願、條件、目標的分歧中,逐漸理出彼此可接受的共同點。

 結語

 北韓近日再射飛彈後,表示其完成核戰力目標幾已到終點,概念在與美國達成毀滅性「軍力平衡」,迫使美國顧忌其報復能力,不再行軍事恫嚇性。惟嚇阻理論尚未談及擁核小國能否與大國產生「恐怖平衡」的戰略現象,說明朝核問題不僅影響國際情勢,也挑戰既有國際關係理論;而解決朝核問題既不能寄託北韓崩潰,也不能透過武力,只能仰賴大國協商的誠意,預示未來朝核問題發展,仍會是一齣懸疑精采的國際大戲。(作者為戰略研究學者)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