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國際瞭望】緬甸族群衝突 考驗翁山執政智慧

◎古明章

 緬甸若開邦洛興雅人(Rohingya people)日前大量逃往孟加拉,引發難民危機,是備受國際關注的人權與安全的議題。身為緬甸實質領導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翁山蘇姬因未能妥善處理國內的族群衝突,飽受國際社會抨擊,甚至不去參加聯合國大會。

 宗教種族仇恨 翁山蘇姬難題

 回顧2016年9月,翁山蘇姬成為緬甸改革開放後,第一位民選文人領導人後,曾首度出席聯合國大會發表演說。她誓言,將就緬甸少數族群主要是信仰伊斯蘭教(即回教)的洛興雅人居住地若開邦,長期以來的種族和宗教仇恨,找出解決方法。

 緬甸9成人民信仰佛教,洛興雅族穆斯林雖是少數,數百年前也曾與緬族佛教徒和平共處。然而在英國殖民者「分而治之」政策下,洛興雅人被利用來統治壓迫緬族人民,雙方對立加深;二次大戰後洛興雅人欲追求自治,但沒有成功,組成民兵組織採取暴力反擊,遭軍政府剝奪公民權後衝突加劇,因為宗教不同加新仇舊恨,且洛興雅人生育率高,更加深若開人的恐懼。

 緬甸政府承認有8大族系,以語言區分還有135個次民族,洛興雅人口約一百多萬,居住的若開邦,主要族群是若開人,洛興雅人使用自己的語言,信奉伊斯蘭教,該族自認世代居住於緬甸,但緬甸政府認為是孟加拉非法移民,不符合1982年通過的《緬甸公民法》中的任何一類等級;孟加拉認為洛興雅人是緬甸穆斯林,只給與難民的庇護,希望遣返緬甸。

 洛興雅人來源複雜,是15世紀左右,移居緬甸若開邦(當時的阿拉干王國)的阿拉伯人、土耳其人或蒙古人混血後裔,但後來1784年阿拉干王國被緬甸人征服,隨後又遭英國占領。加上英屬印度時期,轄管目前的緬甸,英國讓親英的孟加拉穆斯林移居若開邦,侵占緬族佛教徒的農地,埋下族群對立因子。二戰期間,英軍又招募洛興雅人從軍,讓他們與日軍合作的佛教徒作戰,更加深雙方仇恨。

 緬甸政府在1947年新制訂的《憲法》中曾讓洛興雅人擁有公民權與參政權,但未同意洛興雅人自治權,洛興雅民兵組織武力反擊。緬國政府於1982年頒布新國籍法,要求少數民族證明先人在1823年前就取得國籍,約百萬洛興雅人因此被剝奪公民權。近年佛教激進主義興起,與洛興雅民兵的作戰,加深族群猜忌。

  民兵致命攻擊 軍方強力鎮壓

 洛興雅民兵組織與緬甸軍方一再衝突,且洛興雅人的遷徙、就業等權利被剝奪,許多洛興雅人除從陸路逃往孟加拉,也從海路逃向馬來西亞、印尼、菲律賓、泰國甚至澳洲等。

 2016年10月起,「阿拉干洛興雅救世軍」(Arakan Rohingya Salvation Army,簡稱ARSA),前稱為「堅定信仰運動(Harakah al-Yaqin)」是主要的地方民兵。聯合國與各國外交官並未將ARSA視為恐怖組織,而是以「少數民族武裝部隊」或「叛軍」稱呼。

 民兵領袖阿塔烏拉(Attaullah Abu Ammar Jununi)據稱在巴基斯坦出生、沙烏地阿拉伯長大。「國際危機組織(ICG)」2016年發布的報告指稱,該組織成員在海外受過軍事訓練,阿塔烏拉則否認與極端伊斯蘭教聖戰團體有關係。

 不過,蓋達(Al Qaeda)恐怖組織發表聲明,敦促印度、菲律賓、孟加拉及巴基斯坦的聖戰士弟兄,前往緬甸幫助同為穆斯林的洛興雅人,並警告緬甸政府將因野蠻罪行面臨「懲罰」。民兵自去年向緬甸軍方發動一連串致命攻擊,軍方大舉掃蕩,今年8月25日,民兵攻擊數十個警察哨站,雙方衝突加劇,逾42萬名洛興雅人逃往孟加拉,當地已成全球最大的難民營之一。

 軍方勢力龐大 掣肘文人政府

 由於緬甸主體民族是緬族,約占7成,其他少數民族約3成,主要居住在邊境地區,建國以來軍方和少數民族民兵長期作戰,軍人自1962年政變後,統治將近50年之久,儘管自2011年開始民主轉型,但軍方仍保有重大政治影響力,據緬甸憲法規定,國會上、下議院共664個議席,只有75%(即498席)透過公開選舉產生,餘下25%直接由軍方委任。且軍方掌控國家安全網路,負責提名國防部長、內政部長及邊境事務部長。

 翁山蘇姬領導的文人政府受抨擊,但受制於長期執政的軍方,無法完全掌控安全事務,且國內佛教民族主義高漲,民間對洛興雅人的仇恨與日俱增。翁山蘇姬享有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光環,向來在緬甸民主化歷程中扮演重要角色的美國,考量翁山蘇姬政府,目前根基仍不穩,軍方仍握有極大政治和軍事權力,美方仍視翁山為延續文人統治與最終解決洛興雅人問題的關鍵。

 孟加拉、印尼、馬來西亞、巴基斯坦、土耳其等穆斯林國家,要求終止洛興雅惡運的壓力日益升高。中共、俄羅斯和柬埔寨等國,則不同意國際過度干涉緬甸的危機,應該由緬甸自行解決。

 諾貝爾和平獎最年輕得主馬拉拉(Malala Yousafzai)和達賴喇嘛及天主教教宗方濟各都聲援洛興雅人。

 難民危機衝擊 南亞安全難題

 洛興雅人說:「我們這個族群像足球,兩邊將我們踢來踢去。」最主要的兩個當事國是緬甸與孟加拉,孟加拉人口密度在世界上數一數二,近年經濟發展快速,但總體而言,孟加拉和緬甸都是國民所得偏低的國家。

 孟加拉由於人口太多,雖近年經濟成長率在6%以上,但地小人稠,財政負擔沉重,和緬甸一樣貧窮,國民年平均所得僅1400美元。孟加拉無力再收容難民,孟國總理哈希納要求緬甸盡快讓難民回國,邊界難民營生活條件差,該國還打算將難民安置到偏遠小島。

  印度也支持孟加拉政府,希望緬甸政府盡速接回難民,由於緬甸位處中國大陸與印度周邊,戰略地位重要,中共想利用該國以取得進出印度洋的捷徑;印度也擔心緬甸成為中共包圍印度的橋頭堡,緬甸位處兩大強權間,一直保持等距外交。此外,美國忙於處理朝鮮半島緊張局勢,無暇關注緬國內政。

 結論

 聯合國人權宣言,保障不分種族,洛興雅難民淪為國際人球,不只是人道危機,也是世界永續發展的障礙。緬甸要擺脫鎖國與全球接軌,就應遵守人權的國際典則,洛興雅難民危機凸顯國際社會仍無法有效制止國家暴力對於少數族群的迫害。

(臺灣戰略研究學會研究員)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