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美俄邁向戰略穩定新時代(中)

◎黃文啟(譯)

 (接上文)

 改變中的軍事科技樣貌

 美俄兩國都在各種領域開發與部署新的深層次破壞性軍事科技,這些新科技未來勢將嚴重影響既有戰略穩定平衡。新網路、太空/反太空、飛彈防禦、傳統打擊及自主性軍事系統,都可能改變兩國在嚇阻作為、兵力部署與傳統戰爭等方面的行為。許多軍事分析家與官員都認為,未來新科技環境與樣貌將徹底改變武裝衝突本質,尤其是在各國對新科技依賴日深,加上無人與自主性科技不斷精進的情況下。

 雖然目前仍無法確定兩國對這些新興戰力的運用程度,但俄國當局已針對新興飛彈防禦與快速全球打擊戰力,可能讓美國獲得可徹底消滅俄羅斯核武並運用飛彈防禦抵擋俄國第二擊的能力,表達嚴重關切。美國雖然表示這些飛彈防禦系統僅是用來對抵禦北韓或伊朗的攻擊,其規模、技術能力與存活率,根本無法對抗俄羅斯的核攻擊。但莫斯科當局卻仍憂心美國在未來會繼續擴大飛彈防禦部署。

 但其他科技的發展仍可能可能提高先下手為強的誘因。尤其在網路與反太空戰力方面的進步,雖然兩者僅有短暫機會可發揮,但在現代戰場的重要性卻日益提升。尤其是對所有軍事行動都依賴太空資產的美國,此等系統受到破壞將嚴重妨礙核攻擊早期預警與國家最高當局掌握戰略武力的能力。此外,必須掌握瞬間即逝機會的網路戰力,亦可用於擾亂兵力調度和已部署戰力的指管通信能力。正如前美國海軍部長丹齊格所言,核武及核指管等相關系統遭到網路入侵,將是令人極其不安的情況。

 核武指管通系統在這方面所受的穩定度挑戰尤其迫切,因為其為發動核第二擊的大腦與骨幹。此一問題主要來自於國家領導階層和指揮鏈不論在數量與強韌度都遠低於載台。因此攻擊敵人的核指管通系統,遠比攻擊敵人的核武載台容易且可行。攻擊者或認為削弱或癱瘓此一指管通鏈路,將可有效阻礙對手運用戰略武力,使其有機會加諸其意志。俄國一再表示美國打擊能力對其指管架構的存活率是重大威脅。然而,美國也日益憂心其過時的核指管架構的存活率與可靠度,加上俄羅斯所建置的多種動能與非動能性打擊系統,更令人恐懼核指管通系統遭到破壞的可能性。

 雙方對於網路未來發展和能否遂行包含核第二擊等毀滅性核武攻擊的顧慮日深。美國目前並無抵禦轟炸機與巡弋飛彈攻擊的全國防空系統,且國家飛彈防禦系統亦僅有44具攔截飛彈,根本不足以反制俄羅斯在核第二擊中可能使用的數百枚核彈頭和核炸彈。同時,由於美國的飛彈防禦系統係針對反制北韓和伊朗威脅所設計,因此極可能難以攔截擁有先進反制裝置的俄國核彈頭。

 俄羅斯在莫斯科周邊部署84套飛彈防禦攔截飛彈,因此可能抵禦美國對該城市發射之彈道飛彈。俄國雖有全國防空系統,但同樣也無法抵抗美國的核第二擊。惟未來飛彈防禦的三大發展仍可能破壞現有戰略穩定。

 1.大量動能或核彈頭攔截飛彈的部署,可用於反制洲際與潛射彈道飛彈。美國正準備在軍艦上部署數百枚SM-3IIA型飛彈,在美國本土周邊形成抵禦俄國洲際彈道飛彈的中途防禦網。俄國則開始擴大部署先進S-400飛彈並發展S-500飛彈。雙方攔截戰略飛彈的能力最主要取決於其部署位置(接近對方國土)和陸基與艦載飛彈能否有效反制對抗干擾。

 2.太空動能擊殺攔截裝置的發展,若未來大量部署並結合能有效對抗精密威脅的感測器,將可能建立全球性涵蓋面,因此美國過去就曾考慮部署此種武器。但太空飛彈防禦系統的最大挑戰在於其穩定度,因此其在反制對方太空系統(或衛星)方面的效果,遠遠高於擁有精密反制裝置的複雜核彈頭。

 3.美俄兩國過去數十年都在研究使用指向能量飛彈防禦系統,但作戰效益卻十分有限。事實上,美國還曾短部署過空載雷射執行戰術彈道飛彈防禦,但最後仍因電力限制與存活率太低而放棄。然而,未來20至30年,固態雷射的發展,似乎又讓空中與太空百萬瓦級雷射的部署燃起希望。只是受限地球曲度,空載雷射要攻擊目標,就得靠近到可能讓自己曝險的距離;同時,太空雷射武器也很容易成為反衛星飛彈攻擊的對象。

 遠距非核武打擊戰力

 目前此種戰力並不影響戰略穩定。雙方都沒有足以真正具備消滅對方戰略嚇阻或瓦解其核武指管通系統的快速全球打擊戰力。兩國雖都部署大量巡弋飛彈,但由於其飛行時間很長,讓被攻擊者有數小時的時間預警可發射洲際彈道飛彈,且其精確度與酬載亦不足以摧毀地下洲際飛彈陣地。美國所擁有的數百枚潛射彈道飛彈彈頭和俄國的海上與陸上機動飛彈,都足可令對方不敢貿然發動此種攻擊。

 因此,今日遠距打擊對戰略穩定的最大威脅,可能來自可斬首對方國家領袖的潛射巡弋飛彈攻擊。華府與大西洋距離過近、偵知與反制巡弋飛彈攻擊能力有限、且美國總統是唯一有權下令使用核武的人等因素,讓美國特別顧慮此種威脅。俄羅斯對此之顧慮則在於其防空早期預警雷達可能無法偵知大規模巡弋飛彈攻擊,而無法及時反制對方的斬首行動。

 華盛頓特區所面對的海基巡弋飛彈威脅既非新聞亦非假設性問題;美國東岸就曾發現俄羅斯的阿古拉級巡弋飛彈潛艦。但由於此種攻擊必然挑起戰爭,且無法延後或反制美國的核武反擊,因此只有在對美國核武力量發動大規模攻擊的背景下才有些許可能。在此種情況下,俄羅斯才可能對美國政治高層進行斬首行動,以阻止美國總統在攻擊後下令發射洲際飛彈報復。但即便是此種極端狀況,美軍彈道飛彈潛艦仍然具有高度存活率,因此仍能對俄國投射數百枚核彈頭以為報復。

 但非核武精準打擊仍有兩大顧慮,第一是傳統性快速全球打擊飛彈(CPGS)可能被誤以為是核彈頭飛彈,而引起另一方以核彈頭飛彈反擊。因此才會提出將此種飛彈基地與核武載台基地分開等軍事互信措施。其次,另一個更大的擔憂則是傳統性快速全球打擊飛彈雖仍在開發階段,但最終美俄兩國仍可能發展大量此類型的長程打擊武器,以削弱對手的戰略核嚇阻力量。因為只要能確切掌握目標,強化陣地內的洲際彈道飛彈和核指管設施,仍不難加以摧毀。(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