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美俄邁向戰略穩定新時代(下)

◎黃文啟(譯)

 (接上文)

 反太空戰力

 太空系統與核武作戰的相關性,使其成為戰略穩定不可劃分的一環。美國依賴衛星執行飛彈早期預警(尤其是SBIRS衛星網)及核武部隊間的加密通信。因此,攻擊太空系統對於核武運用體系將造成嚴重影響,例如縮短決策或預警時間、或擾亂核武部隊間的通信能力。目前雖然難以評估反太空戰力對於戰略核武平衡的影響,但由於雙方都沒有非機密的已部署專業反衛星系統的相關報告,因此,似乎美俄兩國都僅有極有限的反衛星戰力。因此,兩國幾乎不可能自信能摧毀對方的早期預警或加密通信衛星群。

 此外,即便能破壞或摧毀對方太空架構的重要環節,兩國也仍有陸基雷達系統可支援早期預警,並有大量地面和空中通信系統可以執行加密通信。因此,反太空攻擊就算搭配核武/非核武攻擊系統,仍然不可能大幅削弱對手的核第二擊能力。但攻擊太空資產的仍是極可能引爆戰爭之行為;因此,未來反太空戰力與風險很可能仍會持續增加。

 未來彈道飛彈防禦系統可能擁有強大反衛星能力,尤其是太空攔截系統或指向性能量等強大反衛星武器,都可能成為對手的優先目標。同時在雙方並無太空穩定性共識架構的情況下,兩國在未來都可能部署陸基或太空專業反衛星戰力。此外,隨著某些反太空系統的秘密發展和部署,雙方都可能因猜忌對方,而同時發展防禦和攻擊性戰力。加上中共也可能發展反衛星武器,因此未來數十年確有可能引爆太空軍備競賽。

 網路戰力

 網路武器在兩方面可能具有戰術/野戰層次,以及戰略上的重大影響。首先其可能用於攻擊核武器、投射系統及核指管設施。其次,網路武器亦有可能對民間重要基礎設施造成嚴重破壞和阻礙。美俄兩國戰略規劃人員都曾公開強調此一事實。

 網路發展對於危機穩定亦有相同威脅;美俄軍隊遭受網路攻擊的脆弱性造成典型的「率先使用」壓力。換言之,在危機發生時,由於了解遭受可能網路攻擊的脆弱性,因此,雙方都因憂心錯失先機而被迫採取網路攻擊。事實上,由於攻勢網路戰力的發展,讓雙方更擔心自己在對手先制攻擊時的核嚇阻力量脆弱性。俄國官員認為美國會使用傳統打擊戰力和彈道飛彈防禦瓦解其核嚇阻力量。網路戰力則是另一種先制攻擊選項,尤其在未來如果任一方認定對手有發動網攻的能力與意願,必定認為自己的決策時間極短,而先行使用網路戰力或擴大原有的網攻規模。

 然而在所有新興戰力中,網路因為兩方面的高度不確定性,而成為最難評估其對戰略穩定衝擊的項目。第一,由於多數攻勢網路戰力都必須完全保密才有效果,否則對手可能早已想出解決方式或修補既有弱點。其次,即便成功進入對手網路植入惡意程式等手段,攻擊者對於網路滲透的實際效果及其有效範圍與程度仍存有高度不確定性。對手發現問題後可能秘而不宣進行處理,且原本只針對軍事系統的精準網路攻擊,可能擴大影響民間重要基礎設施。此種情況在針對敵方核指管通系統、早期預警和核武載台等攻擊時,影響尤其重大。但由於雙方對於核武相關系統的檢查日益重視,未來應可化解某些既存的不確定性。美國國防科學委員會(DSB)在2013年1月的報告中即指出,「多數美國核系統從未針對遭受高端網路攻擊的後果進行評估,以了解其潛存弱點」。因此雖然網路弱點存在高度不確定性,但由於美俄兩國核投射系統、彈頭及指管通系統的多元性與高度備援能量,應無任一方會認定自己的網路能力可以大幅強化第一擊效果,或會嚴重削弱對方的第二擊戰力。

 自主性系統與大數據

 過去數十年來,美國軍事分析家都認定核彈道飛彈潛艦不會被對手的反潛部隊偵知、追蹤和摧毀。因此將新戰略武器限制條約中,申報的70%核彈頭置於潛艦上。同樣地,俄羅斯也因相信其大量機動彈道飛彈在野戰部署後,對手無法進行攻擊,而將嚇阻力量置於機動飛彈。尤其在1991年沙漠風暴行動中,美軍派遣數百架次的戰機都無法摧毀伊拉克飛毛腿飛彈,更使俄國對此堅信不疑。

 但隨著科技不斷進步,彈道飛彈潛艦和機動彈道飛彈也可能出現弱點。尋找這兩種目標雖如草堆中找針,但兩國不論在反潛作戰和臨機目標攻擊等方面的能力都已大幅提升,且未來還可能持續進步。加上大數據分析工具,已經有可能從龐大的草堆中找出幾根針,若依摩爾定律計算從1991年至今電腦運算能力已進步2萬倍計之,至2030年時,電腦的運算能力將比1991年增加500萬倍。事實上,美國軍事分析家認為高階自主性先進數據處理器和無人飛行載具等新興科技,很可能在未來可輕易找到疏散的機動飛彈。

 然而,兩國目前公布的資料仍相信戰略飛彈潛艦與機動洲際彈道飛彈的風險,仍在可控制範圍。因此,美國仍持續發展哥倫比亞級核潛艦的後續替代型式;俄羅斯也繼續發展並部署新的核彈道飛彈潛艦和機動洲際彈道飛彈。其中一項原因可能在於鎖定彈道飛彈潛艦和機動洲際彈道飛彈很難,但要加以攻擊更難。畢竟從感測器偵知目標,到具有足夠威力可摧毀目標的武器抵達,目標可能早已消失。

 放眼未來攻勢打擊戰力與守勢存活戰力的互動,仍將在水下作戰和機動飛彈臨機目標攻擊方法等方面持續發展,只有當大數據分析工具及其他科技,能在反潛作戰和飛彈臨機目標攻擊方面獲得突破,才會真正動搖現有的核武戰略平衡現況。

 結語

 在美俄兩國重新進入號停歇跡象的緊張關係後,雙方在中期內即使不兵戎相見,亦會帶來重大的政治亂流。因此,發生嚴重歧見甚至直接衝突的可能性甚高。在此種地緣政治的條件下,網路、太空、飛彈防禦、遠距打擊和自主性系統等新興軍事科技的發展,更進一步使戰略穩定度充滿不確定性,而提高雙方爆發危機與衝突的潛在性。若不採取結束此種軍事對立的手段,不僅發生衝突的機率提高,危機情勢激化和升高的可能性亦遠超過10年前。因此,兩國或許應認知破壞美俄戰略關係穩定性的根本成因,才能找出降低危機或衝突發生的可行作法。(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