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全球武裝衝突降 建構適切國防戰力(上)

儘管冷戰結束後,全球武裝衝突的量與強度有所下降,但領土爭議恐成為武裝衝突的導火線。圖為日韓爭議的獨島。(法新社資料照片)
儘管冷戰結束後,全球武裝衝突的量與強度有所下降,但領土爭議恐成為武裝衝突的導火線。圖為日韓爭議的獨島。(法新社資料照片)

◎李華強(譯)

 冷戰結束後,無論就數量或強度而言,全球武裝衝突都呈現下降趨勢,尤其是國與國衝突方面。儘管許多研究衝突的學者,普遍都認同此一下降趨勢,然對於發生的原因並無共識。此外,軍隊必須了解衝突本質與未來作戰環境的任何變化,方能迎戰潛在威脅。有鑑於此,蘭德公司分析歷史資料庫,深入研究全球武裝衝突趨勢,並歸納衝突潛在肇因,希能藉此勾勒出未來建軍備戰方向。本報特譯介如后,以饗讀者。

(編按)

 前言

 誠如美軍參謀首長聯席會議於2015年《國家軍事戰略》中指出,當前全球的安全環境高度不可預知,迫使美國面對「同時來自於傳統國家行為者與跨區域次國家團體組合的安全挑戰,且各方都得利於不斷推陳出新的科技影響。」這些安全挑戰源自於一系列肇因,例如高度連結且相互依存的全球經濟、全球人口暴增對地球資源造成的空前壓力、新興但高度脆弱的主權國家,以及歐洲與大西洋岸以外迅速崛起的勢力等;諸如伊拉克、敍利亞、阿富汗、烏克蘭、葉門、利比亞等處的衝突問題,則坐實若干人士的主張:安全挑戰確實提高武裝衝突的可能性。

 值全球與區域安全挑戰與時俱增,且各界無不關注當前爆發的武裝衝突之際,不難推想今日環境較過去更加危險。然就長遠觀點視之,是否真如此?分析師與衝突研究者普遍認為,直至2014至2015年之前,全球的武裝衝突事件在過去數十年間事實上已大幅減少,國與國戰爭(interstate war)更鮮少發生;儘管國家之間的領土與其他爭議不減,然專家都認為不太可能惡化成國與國戰爭。同樣情況發生在國內武裝衝突(intrastate armed conflict,指內戰、恐怖主義、相關政治暴力等),自1990年代初期前蘇聯解體,直至2014年敍利亞、烏克蘭等國陸續爆發戰事前,近20年間全球的國內武裝衝突事件亦呈穩定降低趨勢。另觀察武裝衝突造成的死亡人數,可知近期衝突的死亡人數亦低於1990年代或更早時期者,此與2012年國家情報委員會發表的《2030年全球趨勢》,以及大量的研究文獻預測相符。

 歷來衝突趨勢

 研究顯示,儘管媒體日常報導中不乏戰爭與動亂的消息,惟自1900年迄2014年,政治動亂引發的致命衝突數量呈現降低趨勢;國與國戰爭自1960年代結束起,國內衝突則自1990年代中期開始減少。相較之下,國與國戰爭減少最多,無論是就數量,或是武裝衝突的強度而言;換言之,其發生的次數日益減少,且通常都屬於低強度衝突。值得注意的是,無論採用何資料庫,結果都呈現相同的趨勢;至少從政治性武裝衝突導致的人民死亡數而言,近數十年來地球已成為較安全的世界。儘管全球仍有許多團體訴求以暴力手段達成其目的,但相關緊張關係導致的武裝衝突確實已減少。

 導致衝突因素

 對執政者來說,最重要的問題不是過去武裝衝突是否減少,而是該下降趨勢未來能否持續,或近期暴力事件頻傳是否代表了衝突復甦的趨勢前兆?

 檢視大量文獻,尤其是嚴謹的實務觀察研究後,整理出12項決定衝突的主要因子:

 ●國家體制的能量

 ●種族與隔離分化的程度

 ●穩固民主的普行程度

 ●經濟成長率

 ●經濟相互依存的程度

 ●國際組織的能力

 ●美國勢力影響的程度

 ●國際常規的力道

 ●致命性科技的擴散

 ●人口壓力導致的資源窘迫程度

 ●區域霸權的規模

 ●領土爭議的嚴重程度

 瀏覽上述因素後,不難得知近數十年來衝突數量降低的原因。世界正經歷大幅擴張的經濟成長與國際貿易,業已促成非洲、亞洲與拉丁美洲數以億計的人民脫貧、營造安定的環境,並有助於進一步發展和累積財富;加上愈來愈多更強大、更民主的國家投入國際社會,得以建立衝突解決機制,據以消弭或和平解決衝突。同時,新興的國際組織和常規,提倡國與國之間和平關係,以及國際社會成員積極推動的維和與促和作為,亦化解若干衝突並嚇阻其他衝突萌生。隨著上述因素在國際體制中逐漸推行,致命政治衝突的事例已日漸減少。然而,此種正向趨勢並非放諸四海皆準,仍有許多國家和地區苦於頻仍不斷的武裝衝突。儘管近年來仍有若干戰事上演,全球的長期趨勢仍說明致命政治衝突的大致下降傾向;更重要的是,該趨勢可望在未來持續下去。

 未來衝突的樣貌

 運用歷史分析法,可更深入探討未來衝突趨勢,了解哪些因素可能反轉戰爭數量已逐漸減少的趨勢。基於歷來衝突資料(國與國衝突自1900年起,國內衝突自1964年起)與前述關鍵因子的歷史資料,可建立衝突事件模型,再輸入就關鍵因子推測至2040年的預測資料,推導出屆時的衝突事件,據此計算未來衝突與戰爭的預測「基線」,亦即未來在沒有重大意外情況下的暴力規模。

 比較模型預測趨勢與歷史紀錄後,就國與國衝突而言,模型預測的暴力衝突上揚區段,與歷史紀錄中2次世界大戰、冷戰初期的增加趨勢大致相符;透過預測趨勢展望未來,則見武裝衝突數量趨向少量,但非完全沒有。值得注意的是,預測2020年後歐亞大陸、東亞與東南亞的勢力轉移影響,可能造成武裝衝突量中度增長。

 類似的模型與作法,同樣可用來預測國內衝突趨勢。預測「基線」顯示,未來的國內衝突量亦呈減少趨勢;此外,2014至2015年間的暴力增長趨勢應為短期現象,除非諸如10年以上高度經濟成長、少數族群問題、民主政體轉型,或其他影響國內衝突的關鍵因素發生劇烈變化。

(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