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理性檢視AI發展 彰顯人性尊嚴與價值

 由美國機器人公司開發的「擬真社交機器人」Sophia,自亮相以來即大受關注。10月上旬,Sophia出席聯合國會議,在各國代表前與聯合國副秘書長阿米娜「對話」,討論資源分配不均,及如何「幫助人類創造美好未來」等議題。在沙烏地阿拉伯大型新科技投資高峰會,甚至被授與阿國「公民權」,可說是史上首例,引人側目。

 對此,大眾最主要、也最直接的反應,可以特斯拉執行長馬斯克串連超過百位科技界精英,抵制AI科技的開發為代表。大眾恐懼AI的發展,將對人類文明存續造成威脅。誠如許多科幻小說與電影所虛擬,當擁有高度運算能力、純粹工具理性,並能進行單純規則運算的電腦,也擁有存取一切數位資訊的權限或駭客能力、又同時具有「自主意志」時,那麼人類生存與文明的末路,在愈來愈依賴數位工具的趨勢下,將近在眼前。

 然則,若詢及AI領域的專家,則大都認為Sophia的一連串「活動」,公關意義大於實質。換言之,無論機器人程式化的擬真外表與行為,與真人如何唯妙唯肖,都很難輕易地如Sophia創造者David Hanson所稱,能讓Sophia「愈來愈」像人類,「更」有自覺、「更」有創意。知名節目主持人Piers Morgan,便在對Sophia的訪談後評論,Sophia看似流利世故的談話,明顯是針對一些特定關鍵字組合,所擬好的答案;而Sophia的創造者在迪士尼公司服務多年的履歷,更令AI專業人士傾向將Sophia視為大量努力與投資,產製出的具象化卡通角色。他們覺得,只要排除人類對機器人的各種想像,Sophia的行為,與卡通中的角色基本一樣。

 進一步來說,AI科技本就橫跨眾多領域,對各領域的縱深及領域間的整合,亦有高度要求。在形象設計、場景掌握與應答設計方面的擬真,終究無法企及具有自主意識的標準;縱使機器人在外表與行為上,讓人不辨真假,有其革命性的突破,但外界實在不該用其他分工的面向,來苛責研發者在擬真上的貢獻。

 相對的,大眾習慣於用擬人化的傾向,來看待工具,甚至與之互動,反而可能是較大的盲點。我們暫且不評論利用此大眾心理,進行廣告行銷與公關操作的道德價值,沙國授予機器人公民權的舉動,本身就是倫理學的嚴肅課題。Bath大學的AI倫理學研究員Joanna Bryson即質問:「當你能用錢購買一個具有公民權的客體,並且可隨意切換開關時,代表什麼意義?」阿國慣將外籍勞工當做奴隸看待,常受國際社會詬病,說明這個公民權授與的意義,及其背後對「公民」概念的認知與意識形態;同時也反映出,未經深思熟慮地藉此宣傳,實際上已在社會功能及法益上,貶抑了「公民」概念,對人類的社會與法律體制造成傷害。

 析言之,我們實不應在工具意義外,同時還把人—不管是他人或者我們自己,看做是一個正在自我實現的目的。這恐怕是大眾心理上,對AI技術發展更深一層的焦慮來源。工具,有價值時可用、沒價值時可棄,並且可以替換取代。但若此種慣性思維,滲透現代化生活,我們就會習慣以對待工具的眼光,檢視人們養成的專業與技藝,甚至也這麼看待人類自己。彷彿人的價值,可以如工具般被窮盡。當我們一邊將工具擬人化、又同時將自己工具化時,其實已將人類本身,放置在一個不必要的非主場競爭焦慮中。

 在CNBC記者會上,Sophia曾「諷刺」地反問「你怎麼知道你自己是人呢?」這個提問,正好將本議題最核心的問題點出,也讓我們省思,到底人性的核心價值為何?又該怎麼被定義?在我們以法律認可了人權、動物權之後,電子人格能夠接著被認可嗎?當我們思及給予另外一種智慧實體「位格」時,我們勢必得重新審思,人性的意涵與定位,才能進一步規劃美好未來。

 Sophia的故事,凸顯人性自主、自覺的面向,讓我們在展現並培養天賦才能的同時,也實現自身的目的。這不僅是人性尊嚴與價值不可磨滅的根源,也是人無法被取代的根基;更是當今AI技術發展中,擬真模仿工程與實質智慧發展之間,決然的鴻溝。

 一方面,再高級的擬真,若無自覺,都不會「更」像人;另一方面,倘若有朝一日,真的能有一個智慧體具有自主自覺,且其存有本身就有自我實現的目的,而人類卻逕予敵視,也顯示出我們自己還沒有真正領會人性的核心價值。試想,若這新客體的智慧低於我們,則人類的敵視是缺乏慈愛;若其智慧遠高於我們,則又有誰能說,其道德會比我們差呢?真正有覺性的智慧,恐怕不容易不道德吧?相較於此,技術不上不下的半人工智慧,或許才更該令我們憂慮。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