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岸論壇

【兩岸論壇】解析中共黨員「再次宣誓入黨」把戲

共產黨員興起「再一次入黨宣誓」熱潮。圖為遼寧女警宣誓儀式。(法新社資料照片)
共產黨員興起「再一次入黨宣誓」熱潮。圖為遼寧女警宣誓儀式。(法新社資料照片)

◎費黼

 前言

 中共「19大」雖閉幕,但餘波盪漾,最受矚目當數全大陸所有共產黨員「自動」興起「再一次入黨宣誓」熱潮,和全面學習「習近平19大報告」;尤其是這股「再一次宣誓入黨」風潮,不但在全大陸各地展開,並且「再一次宣誓入黨」的中共黨員,若不到中共「第一次黨代表大會」召開地─上海進行「宣誓」,同時還要到浙江嘉興南湖「瞻仰紅船」,這個「再一次宣誓入黨」就不算「完成」!細究此一「政治熱潮」始作俑者就是習近平;跟風的則是共產黨各「省、部」級的「一把手」和共軍各級部隊官兵。根據〈解放軍報〉11月1日以40級粗圓體刊於第1版右上角的「入黨誓詞」內容,不難發現:習近平藉「再一次宣誓入黨」表明「不忘初心」,同時也藉此「反覘」共黨內部「誰是忠誠擁護者、誰是叛徒」。

 從中共「入黨誓詞」認識中共見不得人的歷史

 根據〈解放軍報〉刊出的中共「入黨誓詞」內容是這樣寫的:「我志願加入中國共產黨,擁護黨的綱領,遵守黨的章程,履行黨的義務,執行黨的決定,嚴守黨的紀律,保守黨的祕密,對黨忠誠,積極工作,為共產主義奮鬥終身,隨時準備為黨和人民犧牲一切,永不叛黨。」根據中共黨史記載,「中國共產黨」自1921年「創黨」之初,並沒有要求或規定「黨員入黨」必須「宣誓」,且有一段時期(陳炯明叛變、「國共合作」),共產黨員「可以擁有雙重黨籍」。史料斑斑可考的有毛澤東曾擔任過中國國民黨宣傳部副主任,還有領薪水的收條,這一證據至今還存於中國國民黨黨史會!因此,「19大」後的「中國共產黨」黨員在中共「第1次代表大會」會址,再一次握著右拳宣讀「入黨誓詞」,放下右手拳頭時,難道不曾想過:「永不叛黨」這4個字對共產黨員(不論是100年前或是5、60年前乃至今天)來說,何其諷刺?一個號稱「全世界最大黨」的政黨,對其黨員的「要求」竟是如同加入黑幫、歃血盟誓般地「永不叛黨」!這是何其荒謬的「誓詞」!

任何加入任何政黨,都應是基於信仰、信念,一旦對這個政黨失去信仰的熱忱,「脫離黨組織」是天經地義的事,「永不叛黨」,與加入黑幫時的「血誓」有何不同?

 從11月14日刊載於〈光明日報〉署名「王友明」的「鐵肩擔使命,初心永不改」的評論員文章(社論,下簡稱社論)中,即可看出:習近平「再一次宣誓入黨」的「用心」與「初心」目的何在。

 「社論」一開頭就強調:「不忘初心,牢記使命,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大旗,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大國夢不懈奮鬥。」是習近平在「19大」報告中強調的主題和主線,其概括語就是「不忘初心,牢記使命」,關鍵詞是「初心」、「使命」,〈光明日報〉「社論」裡特別強調:「我們黨的初心使命就是習近平總書記在『19大』報告中指出的『民族獨立、人民解放和國家富強、人民幸福』,就是『為人民謀幸福,為民族謀復興』。」從中共黨史中不難發現:中共「創黨」的「初心」就是發動武裝鬥爭,推翻中華民國;中共的「初心」至今並未達成,因為我中華民國始終存在、國祚綿延;中共不提「創黨初心」也就罷了,提起「創黨初心」徒顯心虛、氣短。

 「叛徒與貪腐」是中共自己養大的

 值得玩味的是中共「入黨誓詞」裡「執行黨的決定,嚴守黨的紀律,保守黨的祕密」,這18個字正是中共至今「解決不了的黨內沉疴與病灶」。〈光明日報〉在11月14日的「社論」寫道:「從1921年到1949年,總共有數百萬共產黨員為革命獻出寶貴生命(不敢提中共「建政」到文革時,殺了數千萬大陸百姓) 。同樣,民族復興的革命偉業正如大浪淘沙,沉澱下的是金子,淘汰的是廢渣。從「1大」代表淪為漢奸的陳公博、周佛海,成為叛徒的張國燾、顧順章,直到今天一些貪贓枉法、鋃鐺入獄的腐敗分子,無不是違背初心、丟棄使命,理想信念喪失。人生如屋、信念如柱。理想信念是共產黨人的精神之鈣。理想信念是否堅定,從來都是鑑別真假馬克思主義者的試金石。」這段話彷彿說得「擲地有聲、言之成理」,但是,「歷史」終究是「歷史」,「歷史」不會因為「物換星移」而改變。我們不妨從中共自己揭露的「黨史」來看,這些被定為「漢奸、叛徒」的「中共創黨黨員」為什麼要「背叛、唾棄共產黨?」

 中共「創黨元老」陳獨秀、李大釗、張國燾這些人,都有高學歷;周佛海是北大學生並且曾留學日本;張國燾也是北大理工科的高才生,這些人「創建共產黨」的「初心」是「不願積弱的中國再受欺凌」,對「馬克思主義」有「憧憬」,以及當時社會環境認為「學習馬克思主義」是一件「時髦」的事;再加上當時的國際環境提供共產黨發展的「溫床」,當這些人「創立」共產黨後,發現「黨內鬥爭」凶狠程度比「敵人(日寇)」更甚,內部爭權奪利與「創黨初心」相去甚遠,「離開共產黨」是必然的。

 〈光明日報〉「社論」還特別提到「叛徒」顧順章,認為就是因為「顧順章叛離共產黨,改變了共產黨從都市、以工人為主的戰略」。根據中共「黨史」資料記載,顧順章於1925年加入共產黨,在1927年中共「第5次黨代表大會」上,獲選為「中央委員」,是中共「建黨」初期重要的特務工作領導人。顧順章和周佛海、張國燾不同,顧順章是工人出身,由於反應敏捷、心思細密,被中共選派至蘇聯學習易容術、情報蒐集、暗殺等,「執行黨的決定」表現積極,在上海為中共發展組織、暗殺國民政府要員,十分積極且「獨當一面」,被國民政府破獲其工作站,為了「脫身」供出共產黨設在上海的工作站和部分特工,當國民政府準備循線逮捕周恩來時,竟被周恩來「脫逃」,部分研究中共黨史者認為「周恩來能脫逃」應是顧順章「通風報信」所致,真相如何?已不可確證。

 結論

 不論是結婚誓詞或是加入政黨的「入黨宣誓」都是極為嚴肅的事,習近平竟為「表明不忘初心」,弄出了「再一次入黨宣誓」的「政治秀」,說穿了,不過就像一個「重婚」的人,再一次向配偶「宣誓」:永遠忠誠、永不背叛般的荒謬。〈光明日報〉「社論」雖未明指「直到今天一些貪贓枉法、鋃鐺入獄的腐敗分子」究竟是何,但是從習近平上台後至今未停的「拍蠅、打虎、獵狐」來看,這些「貪贓枉法的腐敗分子」都不是「泛泛之輩」,難道他們在加入共產黨之初,就抱持了「貪贓枉法」的念頭?畢竟,這些人在加入共產黨「宣誓」時,早已完成「保守黨的祕密、對黨忠誠」的教育與考核,為什麼會「忘了初心」?答案很簡單,以「黑幫歃血」式的「永不叛黨」的「誓言」是出於「利益考量」,一旦「利益」的胃口養大了,或是瓜分「利益」者增多了,或發現共產黨根本就是「黑幫結構」,出於「覺悟」而離開則是遲早會發生,這也是「中國共產黨」擺脫不了的宿命與沉疴!要不要「再一次宣誓入黨」意義不大,因為百姓已看穿中共玩的把戲。(作者為中共問題評論者 )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