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美海軍駐防交流 策進盟邦演訓效能

  美國海軍第七艦隊「西太平洋後勤艦隊」暨「第73特遣艦隊」指揮官蓋布里遜少將近日接受美國海軍研究協會(USNI)專訪時表示,擬依照與東南亞國家海軍的交流合作新架構,於明年中再次派遣軍艦至該區執行輪調駐防訓練交流,以延續今年「科羅納多號」近岸戰鬥艦及「米利諾基特號」等3艘遠征快速運輸艦所獲得之交流成效。

 西太平洋與印度洋海域近十年來逐漸成為美國全球戰略焦點,因此自歐巴馬時代即已開始加強與印度和東南亞各國的軍事交流合作關係,而川普在近日亞洲之行中,更明確提出「印太戰略」的未來整體布局。在此一戰略調整過程中,負責軍事戰略執行的主力,無疑正是美國海軍旗下最強大的太平洋艦隊。

 然而,廣大印太區域複雜的軍事環境,導致各國在海軍的發展方向亦各有不同。日、韓、印度等國基於確保廣大海洋利益之殷切,往往建立龐大的海軍艦隊、海上飛行部隊,甚至是海軍陸戰隊。相較之下,東南亞多數國家因沿岸地理條件複雜,加上基礎建設不足,多數均以小型艦艇為主。

 同時,各國所面對的威脅與任務需求亦截然不同。印度係以確保印度洋海域安全為主;越南、菲律賓與日本則要因應中共的海洋軍事擴張;南韓主要針對北韓威脅,和日韓與「中」日海上主權爭議;東協10國則是以近海巡弋、打擊海盜與海上救援等任務為要。

 太平洋艦隊針對此種複雜需求,依任務導向與各國建立演訓合作。日、韓兩國以反飛彈、區域防空、反潛作戰、兩棲作戰為主;印度則是以聯合反潛、水面作戰、後勤支援等項目為重點;至於東南亞各國則著重於打擊海盜、反恐應援、特種作戰及海上搜救等項目。美軍在執行各種聯盟演訓任務時,亦會對應檢討參演之最適切兵力。

 蓋布里遜少將指出,美國海軍過去20餘年與區域國家海軍所建立的演訓合作關係,諸如「聯合海上戰備訓練演習」(CARAT)和「東南亞合作訓練演習」(SEACAT)等項目,創造出許多讓雙方海軍彼此學習的雙贏、互利訓練機會。未來更將以此基礎,擴大海上演訓合作關係。

 事實上,太平洋艦隊與東南亞各國海軍的演訓合作,確實對強化美國海軍在複雜瀕海地形的作戰能力有極大助益。由於美國海軍自二戰以來就一直以航艦艦隊和兩棲艦隊為核心,發展因應大規模海戰所需兵力。除了越戰時期曾大量運用河舟部隊(Riverine Force)執行沿海與內陸河流作戰任務,鮮少在建軍方面著墨於小型輕快兵力。

 以最新型近岸戰鬥艦為例,此種針對淺水海域設計的快速軍艦,在部署之初曾遭遇嚴重的技術問題。最初兩艘該型艦「自由號」與「渥斯堡號」輪調駐防新加坡期間,更是故障頻傳,幾乎導致停擺。但在檢討操作環境與維修方式後,第3艘近岸戰鬥艦「科羅納多號」的作戰妥善率,已獲得大幅提升,平均待修時間從原本的15日縮短為4日。顯見在東南亞的輪調部署與演訓交流,對強化美軍淺水快速艦艇戰力深具實效。

 不僅如此,美軍與東南亞各國的聯合演訓,亦有助於發掘這些新型艦的設計問題與精進方向。以遠征運輸艦來說,其作戰測評時的航速高達35至45節,但在4級浪時卻驟降為15節,5級浪更僅有5節,面對6級浪即有翻覆之危險。這在海況變化多端的東南亞海域,可謂是一項極為嚴重的限制。自2013年以來,近岸戰鬥艦與遠征快速運輸艦,無論在部署或是海上演訓過程,已經累積相當多技術參數,可供美國海軍「未來巡防艦」與「快速運輸艦」設計參考。

 美國海軍從該項輪調演訓獲得的另一項經驗,是艦隊任務頻仍往往會導致無法在事前擁有充分的規劃時間。尤其是東南亞打擊海上恐怖活動和反海盜行動等任務中,時機往往稍縱即逝。因此明年將會採取新的精進作法,先行與各國協議所需之演習課目,在執行時則依據美國海軍特遣艦隊巡弋規劃,在數日甚至數小時內,發布演習命令,以提升演訓仿真度,並強化友盟國實戰兵力調度效能。

 綜言之,「經驗來自不斷嘗試與檢討錯誤的累積」。美國海軍面對全球安全局勢變化,加上中共、俄羅斯與伊朗等國在區域海上軍力快速擴張,已深感無法單靠己力確保區域安全。因而不僅在建軍方面力求打破過去僅著重大型遠征艦隊的框架,轉為兼顧遠洋與近海作戰能力,更積極尋求強化盟國海軍作戰能力,期建立未來處理海上衝突之策進作法。此種不斷檢討缺失,尋求精進與突破之態度,值得國軍重視與效法。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