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俄羅斯以資訊戰 回應現代戰爭改變(上)

◎傅文成(譯)

 不對稱作戰在當前各國軍事戰略中,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視。以我國在區域安全扮演的角色與建軍構想觀之,不對稱作戰應是要嚴肅以對的課題。本文以資訊戰與不對稱作戰的連結為出發點,擘劃下一個世代戰略構想的可能樣貌。(編按)

 西方已意識到現今「不對稱作戰」在軍事行動中的趨勢和必要性,然而在許多方面,「不對稱作戰」仍未被充分掌握。例如,資訊作戰的良好運用似乎是俄羅斯牽制北約有力的工具,羅德·索頓解釋了俄羅斯如何巧妙地運用破壞性的資訊作戰而非傳統武力在克里米亞「贏得」勝利,並強調西方國家應在國際法與國際合作上,以不對稱作戰方式在國土安全領域上,對俄國的資訊戰作出回應。

 近年來,西方國家政府將不對稱作戰視為未來趨勢,因此,軍隊規模變得更小,更靈活,並更具針對性,如為對抗蓋達、塔利班恐怖組織或「伊斯蘭國」(IS)組成的精銳部隊等。因此,美國與英國已不再對傳統戰爭形態感興趣,俄羅斯過去在對烏克蘭、波羅的海、格魯吉亞和摩爾多瓦等戰區使用正規作戰的傳統戰爭模式,如今也正在改變,轉變成不對稱作戰;不對稱作戰也被稱為「新時代的戰爭」,資訊作戰的運用為此策略性轉變之核心要素。

 俄羅斯運用資訊戰在克里米亞「贏得」軍事勝利,資訊戰不僅被視為武裝力量的展現,並被認為是贏得戰爭的有利工具。北約歐洲盟軍最高統帥部司令布里德洛夫指出,「俄羅斯發動的是我們前所未見的『驚人的資訊閃電作戰』」。西方國家政府及軍隊,必須對俄羅斯出色的資訊作戰採取行動,其回應必須顯得自然不刻意。

 改變的動力

 首先,應探討為什麼俄國軍方認為採取這種新思維有其必要性。就俄國軍隊而言,「重大變革」時常被隨著「作戰失敗」或「民眾反叛」等重大事件而來,2008年與格魯吉亞的戰爭被認為是同時兼具兩項要素的轉捩點。格魯吉亞戰爭在高階軍事幹部的領導中的一些失敗是不證自明的,矛頭更直指蒲亭,也因此由蒲亭帶動此一改革,展現俄國在國際舞台上,精進軍事實力的野心。

 部分分析家認為,蒲亭需要一個更強大的軍隊來幫助他進行帝國建設,然而,這是相對表面的說法;另一個更有力的解釋是,蒲亭希望避免自己和俄羅斯被西方列強、尤其是美國所擺佈。安德魯·庫欽斯和伊戈爾·澤夫萊文認為:一個根深蒂固的想法存在俄國人的心中,俄國是一個強國,應受到尊重和應有的禮遇,但事實並沒有。蒲亭也表明,西方國家,經常性的故意冷落與排擠俄國。在俄羅斯眼中,冷戰只是轉移到另一個形式罷了!

 顏色革命更彰顯了蒲亭和西方問題。原本親近俄國的鄰俄諸國,受顏色革命的民主思潮所影響,讓俄國影響力下降,蒲亭認為西方國家在被背後煽動與提供資金為其重要因素,最終的目標就是改變俄國的政權。這樣的想法或許有些悲觀,但可以被理解,因為俄國深信國際政治有如達爾文以及霍布斯理論般,充斥著弱肉強食的競爭。

 正是有這種「競爭」的想法,與格魯吉亞戰爭後,蒲亭執行一系列有助於加強俄羅斯國家結構內的改革,包括軍事方面。為確保改革成效,蒲亭以「垂直結構」貫徹從上而下的整體掌握,高度中央集權的管制讓他能直接掌握權力,並且蒲亭有「忠實支持小組」幫助他鞏固政權,成員包括俄羅斯政治精英和顧問,作為交換,他們可以在經濟上獲得好處。另外,蒲亭塑造威權與形象,有一大部分來自他對媒體的掌握,媒體大部分的贊助與支持皆來自普亭。

 複合式戰爭形態

 由於「顏色革命」的影響,俄國國防部開始分析西方國家如何在經濟或軍事上選定組織、培育政權以及遂行資訊作戰。分析中,將此類型的作戰形態稱為「複合戰爭」或「模糊的戰爭」。複合戰爭讓戰爭的戰場重疊且融合,也就是所謂的「戰場」可以是傳統戰爭、不對稱的活動,或者就現今的眼光來看,拉到更高的層次,以政治或經濟手段讓對方造成壓力的任何行為。活躍的網路戰是複合戰爭的好推手,在資訊作戰中,不論是支持者或反對者的運作模式都有跡可循。在理想的狀況下,所有複合戰爭的各面向會緊密的配合,並全權地被政府掌控。

 莫斯科公然指控華盛頓在「顏色革命」期間,對俄羅斯進行複合戰。俄羅斯長期懷疑在後蘇聯時期美國的態度,俄國外交部長謝爾蓋·拉夫羅夫指出,西方這種態度,技巧性地透過資訊攻擊、意識形態的宣傳、贊助非營利組織等方式,企圖改變鄰俄國家的政體。   

 2014年烏克蘭發生的邁丹事件,讓莫斯科更加深「這真的就是戰爭」的意識:俄國察覺到已陷入一場與美國及其他盟國永久的衝突狀態。

 整合式的戰爭

 在西方不同的軍事行動當中,蒲亭接受西方複合戰爭的概念並且加以修正,正如觀察家布魯斯加德所說:「儘管俄羅斯批評西方國家的軍事行動,但俄國卻加以採納和修正成現代軍武的元素。」成為俄國軍武發展的新準繩。現在的俄羅斯作戰,綜合運用了軍事力量、經濟、政治與資訊作戰和其他非軍事的舉措,俄羅斯軍方的領導人瓦列里·格拉西莫夫將軍強調: 「戰爭規則」已經改變了。

 整合式的戰爭旨在整合各領域的資源並發揮最大效能,因此在執行上有一定的挑戰性,但是俄國目前做得很成功。蒲亭利用垂直整合的體系,伸展權力觸角,全面的掌握狀況,也就是說俄國的複合式戰爭,是經過整合而且非常有效的。在對克里米亞的掌控上,俄國展現無遺,證實俄國能在「戰場」上發揮更多非傳統的作戰能力。俄國軍隊不耗一兵一卒就控制了克里米亞,這就是孫子所說的「上上策」─不戰而屈人之兵。然而,這在俄國傳統以武力至上的原則有所牴觸,也因此,這次在對克里米亞的行動中,算是一次「全新」的作戰模式。

 在烏克蘭危機前一年,俄羅斯軍事雜誌Voennaya Mysl(軍事思想)的一篇文章討論了「新一代戰爭的8個階段」:前4個階段包含非軍事,秘密、顛覆以及不對稱等手段來降低敵人的士氣與打擊作戰意志,也因此毋須使用武力等暴力方式。這樣的方式也被稱為「從內部腐蝕敵人」、「癱瘓對手」。

 所謂的顛覆性的不對稱軍事手段,分為兩種方式,其一指的是讓敵方政府產生俄國佔領行動是無威脅性的錯覺,甚至是友善的,其二是讓對方覺得俄國的軍隊破壞力太強大,抵抗俄國的入侵是無用的,這兩者都使用了資訊作戰,讓戰爭在無軍火下進行。

(待績)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