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向陽前行

◎林疋愔

 深夜被表嫂的電話驚醒,她在電話裡對我說:「表哥輕生走了!」

 長期的精神壓力和負面情緒都是生命的陰影,逐漸啃食了人們原本歡愉的心情;笑容少了,疲憊多了,心也沉重了。我知道表哥多年來一直受身體的病痛折磨,十年前的一場重大車禍,讓他幾近毀容,身體多處重傷,在鬼門關前走一遭後幸運地活下來,但龐大的醫藥費和復健過程,加上對妻兒的愧疚感,逐漸消磨他的意志,甚至讓憂鬱入侵,只能不斷壓抑自己強顏歡笑。

 表嫂心態正向、性格堅毅,除了扶持和鼓勵表哥勇敢站起來之外,還要一肩扛起養育年幼子女的重擔,我卻從沒聽她抱怨,有時她還會安慰遭遇挫折的我。表嫂白天工作,夜晚打理家務,假日帶著家人參加各種啟迪課程或公益活動,就是希望打造幸福快樂的生活,讓我好生佩服。原以為家人的愛與陪伴能讓表哥慢慢向陽光處前行,沒想到長年積壓在內心的鬱悶,在他的母親過世後跟著潰堤……。

 人生的過程就好比搭乘列車,車裡有許多對自己具有特殊意義的人,比如父母、朋友、老師、愛人……在旅途中,有 人必須先下車,我們無法決定誰在哪一站下車,也留不住執意要下車的人;有時會發現坐在自己身邊的人坐到別的車廂,當你搖搖晃晃走過去找他,才發現他身旁的座位已經有了別人。有些孩子上車時帶著空行李箱,你能在下車時,為他們的行李裝滿什麼?人生不過是一趟旅程,那麼就且行且歌吧!我們唯有放下身心的束縛,才能擁有更遼闊的未來。

 那晚,我想起趙嘏寫的〈聞笛〉詩:「誰家吹笛畫樓中,斷續聲隨斷續風。響遏行雲橫碧落,清和冷月到簾櫳。興來三弄有桓子,賦就一篇懷馬融。曲罷不知人在否?餘音嘹亮尚飄空。」到底是哪戶人家在吹笛?原來是在這雕欄玉砌的樓閣中,那斷斷續續的笛聲隨間歇的風吹拂而來。當笛聲高亮時,似乎能遏止來去的流雲,橫阻於蔚藍的天空;吹得清涼時,又似淒冷的月光照進窗邊。想起晉朝時的桓伊,興致一來,吹奏出〈梅花三弄〉,還有漢朝的馬融,更寫成〈長笛賦〉而名垂千古。直等到笛聲停歇,卻不知吹笛之人是否還在樓中?只覺得笛韻繚繞不絕,依舊清脆響亮地迴盪在空氣中。

 當曲子奏畢,儘管笛音再美,也終將逝去。人間的苦楚何其多,誰又能逃躲得了命運的試煉?既然如此,唯有正面思考,堅強面對,縱使憂愁纏心,也能隨流雲飄飛。但願人人心中都有陽光照臨,明亮、開朗而且溫暖;那些生命中的陰霾必會逐漸遠離,陽光將照亮心路,指引我們步步前行,有盼望、有信心,更有歡喜。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