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城鎮戰風險高 科技意志 致勝關鍵

 由美、英、加、紐、澳所組成的「五眼聯盟」日前完成「2017角力型城鎮環境演習」(CUE17),此次演習一改過去的電腦模擬形式,首度以實兵方式驗證新式情監偵科技如何降低複雜城鎮的作戰風險,以及整合高解析度影像感測器、合成孔徑雷達、超高畫素攝影機、街道監視器等公共設施和社群媒體分析系統,建構城鎮作戰的「共同作戰圖像」。

 事實上,「2017角力型城鎮環境演習」僅是過去十餘年無數「城鎮作戰演習」中的一項。綜合分析各種相關演習,可明顯看出人口密集的複雜城鎮環境,已是未來難以避免的主要戰場。美國國防部及華府主要智庫,在各項聯戰環境報告與區域安全分析中,更直陳21世紀,將有85%以上的武裝衝突,會發生在濱海城鎮。

 然而,嚴格來說,城鎮戰自古以來都是戰爭難以脫離的環節,也是兵家全力避免的情況。孫子〈謀攻篇〉曾云:「攻城之法為不得已」。但幾千年來,史書中的城鎮戰慘況不曾少過。尤其近代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淞滬會戰、史達林格勒攻防戰、德勒斯登戰役、亞琛會戰;越戰期間的峴港會戰、順化戰役;以色列兩次黎南戰役;伊拉克自由行動中的法魯賈戰役等,皆為眾所熟知的慘烈城鎮戰戰役。

 自「機動戰」問世後的一個世紀中,各國地面作戰準則幾乎都將城鎮列為應設法繞越的障礙地形。因為百年的城鎮戰戰史,已讓軍事家充分了解,這是一個短兵相接、戰況激烈、情資混沌、死傷慘重的「絞肉機」。但從冷戰結束後的歷次區域衝突,卻也讓各國軍事決策高層清楚知悉,城鎮是無法迴避的戰場。這點從美軍2003年入侵伊拉克後的10餘年平叛戰役來看,更是顯露無遺。

 後冷戰時期的經濟、資訊、交通全球化,帶動了人類在科技上空前未有的發展,也加速了全球人口成長速度與城鎮的急遽擴張。現代工業的發展已不再僅限於那些鄰近天然資源產地的區域,因此除了原有大城市逐漸擴張為「超級城市」(Megacity),因為高科技產業所帶動的區域發展,更不斷延伸城鎮發展範圍;此種情況在所謂「印太」沿岸地區更為顯著。

 美國與北約組織在後冷戰時期已深刻體會,過去平原開闊的「坦克大決戰」時代已成為過去。當工業化與城鎮化不斷壓縮部隊訓練環境之時,有識之士即已看出,未來的部隊勢必得在此種困難環境下作戰。然而,由於城鎮環境複雜,在幾乎無法採取實兵進行演訓驗證的現況下,各國都是以縮小規模的城鎮訓練場,配合電腦兵棋與虛擬實境,磨練部隊的城鎮戰戰力。

 隨科技快速進步,此種訓練方式似乎也已有所改變。從過去十餘年的區域衝突中,各國已經逐漸找出城鎮作戰的最大困難所在及克服之道,亦即當戰場混亂與敵情不明,經由空中與地面無人載具所建構的立體偵監網,加上精密辨識科技,已可掌握單一目標動態,若能配合人工智慧、物聯網和大數據技術,更讓情資分析速度由過去數月或數周,進展到數小時,甚至數分鐘。

 此種科技成就,固然讓美國與北約盟軍在獵捕恐怖分子的行動中,獲得重大斬獲,然而卻無法減少全球各地不斷發生的駭人恐攻事件。不僅如此,隨著敵對國家也同樣在發展類似科技且成果斐然,加上彼此精準導引武器技術不斷提升,可想見未來的城鎮戰戰場,只會更加血腥與難測。

 不僅如此,資訊傳播、行動通信和社群媒體也在近十餘年的城鎮戰戰場,扮演重要角色。在這個「微媒體」與資訊爆炸的時代,任何消息都可能製造難以想像的戰略效果。正如同土耳其海邊溺斃的敘利亞難民兒童,可以引起全世界的同情與關注,網路上的假新聞也可能引爆類似當年越戰的反戰浪潮。

 因此,誠如提出「多領域作戰」概念的現任美國陸軍訓準部指揮官伯金斯上將所言,未來的城鎮戰「不僅必須在實體領域戰勝敵人,更必須在人類行為認知領域戰勝敵人」。畢竟再精密的情監偵科技,也僅能掌握人類的外表,無法洞悉人類的內心。

 綜言之,「城鎮戰之決勝關鍵在於人」。在瞬息萬變的城鎮戰場上,欲取勝敵人,不僅須知悉表象上的行為,更必須了解行為背後的動機。更重要的是,必須能影響城鎮戰場敵軍部隊和在地民眾的想法和取向。「五眼聯盟」在情監偵科技上擁有舉世無匹的優勢,但對於人心的了解,恐仍有相當的努力空間。在追求未來城鎮戰戰場勝利的過程中,或許美國與北約決策高層,仍須從過去的經驗教訓中檢討,須知,縱使具備擊潰敵軍的強大武力,也不盡然能贏得戰爭的最後勝利。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