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俄羅斯以資訊戰 回應現代戰爭改變(下)

資訊戰的第一個目標是傳遞「同為俄國人」予當地人。圖為克里米亞居民慶祝「離開烏克蘭」、「加入」俄國3週年。(法新社資料照片)
資訊戰的第一個目標是傳遞「同為俄國人」予當地人。圖為克里米亞居民慶祝「離開烏克蘭」、「加入」俄國3週年。(法新社資料照片)

◎傅文成(譯)

(接上文)

 資訊作戰

 西方軍隊往往將資訊作戰視為輔助,相比之下,俄羅斯的軍事思想家,將資訊戰視為主要策略;傳統的戰爭工具則變成了附加的支援角色。拉脫維亞分析家賈尼斯·貝爾津斯觀察到,俄羅斯強調資訊作戰的運用並改變了著力點,將戰爭的焦點從「直接破壞改變成直接影響,從武器和科技戰爭轉變為資訊戰或心理戰。」 他進一步強調,現在的重心是以「人的思想」為目標。

 資訊戰在通過傳播,例如,電視、網站、社群媒體,甚至挨家挨戶的傳單發送等作為途徑。「真實性」是沒有必要的,誠如今日俄羅斯的主編瑪格麗塔·西蒙妮陽所述:「沒有所謂的絕對客觀,當愈來愈多人在討論時,事件將會接近事實。」因此,就俄國的資訊作戰而言,訊息的量大於質。在俄國當事件被宣傳到一定的程度時,被特定宣傳的地方,幾乎每個人都會談論著「俄國版本」的事件,事件添加了盡可能有趣的元素,通常是以陰謀論的形式包裝,能獲得更多的關注和散佈,因此也更有影響力。

 因為資訊太過雜亂,對資訊的控制顯得格外重要;俄國以垂直結構,由上到下的方式,進行資訊權的控制,確保能系統性的掌握訊息之產製者和論述者。北約戰略溝通中心強調,俄國的資訊戰活動,直接來自總統的命令。

 俄羅斯將國家控制的媒體作為資訊戰的工具,因為他們察覺到自己已陷入與西方國家「永久衝突」的狀態,必須和他們持續「競爭」。新俄羅斯電視台和廣播台以俄語和當地用的語言在世界各地播送訊息,他們是俄國「閃電」資訊作戰的先鋒。北約戰略溝通中心指出,沒有任何人可以低估大眾媒體,在執行俄國對外國策略上的角色。 

 同為俄國人

 俄羅斯對外散佈的資訊以「影響人心」作為設計宗旨,然而,重點在於接收資訊的角色,必須是在第一時間對資訊是願意採納的。烏克蘭,很幸運地,處於願意接受資訊的立場,它曾經是蘇聯的一部分,現在是獨立的國家,其中包含比例很高的俄羅斯人,以及用俄語溝通的人。在烏克蘭、波羅的海、摩爾多瓦和格魯吉亞的俄羅斯少數民族,正關注俄國如何對烏克蘭採取資訊戰行動。俄羅斯法律明定這些少數民族為「海外生活的同胞」,他們並被視為尋求俄羅斯母親保護的一群弱勢族群,蒲亭早就準備好提供幫助給這些國家,同時這也是涉入這些國家內部衝突的絕佳藉口。

 資訊戰的第一個目標,將「同為俄國人」此一軟性訴求傳達給當地人,強調文化、語言和意識形態上的相同,並再三重申現在的政府將會打壓他們的文化和生存,並將訊息和過去的歷史做連結,喚起烏克蘭和波羅的海,曾經在衛國戰爭所經歷的納粹暴政時期,以及紅軍入侵的回憶,因此,讓這些俄國同胞想主動向俄國尋求保護,甚至能回歸祖國─俄國的懷抱。俄國利用這些俄屬的少數民族,作為溝通的管道,讓他們去影響其他非俄族群的鄰近國家。俄國並以操控當地政府執政作為手段,發揮資訊戰的影響力。

 當然也有當地居民對俄國的宣傳,感到懷疑或不接受,俄國以整合式的手法,軟硬兼施的強迫他們接受。炸彈攻擊、街頭示威或者網路的心理戰等皆有一定程度的威嚇效果。2007年俄國對愛沙尼亞的阻斷網路攻擊,證實現代經濟在網路攻擊下顯得非常脆弱,也是俄國向世界宣告他們的網路攻擊能力:「如果有人侵犯到我們」,這就是俄國的網路實力。在面對俄國的壓力,有些人感到恐懼,認為被俄國占領比起和俄國開戰,會是更好的選擇。

 非接觸式戰爭

 當然,此類的行動,主要目標為克里米亞和烏克蘭東部。其他後蘇聯國家也正排隊等著被俄國影響,俄國媒體深入這些國家,尤其針對摩爾多瓦、白俄羅斯、格魯吉亞等地的俄語使用者,並灌輸當地居民被精心設計過的資訊。

  因此,戰爭的形態轉變成非武力的「非接觸式戰爭」,非接觸式戰爭有許多的優點,在金錢的耗損上就是其一,非接觸式戰爭能省下巨額的財務支出,另外一個重要的觀點是,俄國以非接觸式戰爭去影響鄰近國家,將不會受到西方國家的干預或制裁。例如對烏克蘭行動,強調的是「俄國有責任去保護他們的同胞」。

 對俄羅斯資訊戰的回應

  在大多數情況下,自由民主的國家,仍然視媒體作為第四權,他們厭惡策略式的特定宣傳手法,例如,美國在「美國之聲」中,不會報導「過度宣傳」性質的內容。相對的,俄國直接利用媒體作為宣傳工具,波羅的海附近的國家,則對俄國的宣傳顯得無力抵抗。俄國的想法是使用資訊戰,西方國家無法譴責或制裁俄國,且西方國家也不會「自貶其格調」,使用控制媒體的方式和俄國競爭。

 然而,西方列強對俄國的不對稱資訊戰手法亦嚴陣以待,並於2014年1月採取了行動,北約特別在里加成立了戰略溝通中心卓越部門,特別針對俄羅斯的資訊戰做因應處置。然而,西方的自由媒體仍難以與俄國有力、整合,且直接來自政府高層指導的資訊戰手法做抗衡。

  歐盟正在討論贊助俄語頻道,以「事實是最好的武器」發揮媒體影響力,,懷疑者認為單一的管道,可以發揮多大的影響呢?事實上,這個管道需要找到方法來抵制莫斯科對俄語電視或者其目標受眾的控制,所以很大的機率是,那些被西方支持的媒體,無法將「真相」傳達給受眾。

 來自世界各地對西方利益的主要威脅並不是恐怖主義,而是俄羅斯最近所進行的資訊戰威脅。俄國的資訊戰取得明顯的成效,並且這樣的成效是可以被複製的。北約認為,對這類的威脅以對稱的方式作出反應幾乎是不可能的,因此,他們認為有必要訴諸傳統的手段。與俄羅斯軍方不同的是,北約依然將軍事力量優先於資訊戰,因為他們目前找不到其他的應對方式。

  美國和英國決定派遣少數(非作戰)部隊到烏克蘭;莫斯科把這個天真的舉動視為手中可以運用的棋子。俄國可以向那些支持他的人發出訊息,俄羅斯沒有派出任何部隊通過邊界進入烏克蘭(至少在官方的聲明是如此),如果美國和英國正在這樣做,且從千里之外駐軍,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俄羅斯提出侵略者究竟是誰的問題,這對精通資訊戰的俄羅斯人來說,是一個很容易操作的媒體議題。

 走向不對稱

 打擊俄羅斯在烏克蘭和波羅的海行動的最好辦法,不該從軍事性質做出發,西方國家需要以更為謹慎周密的方式,重新開始思考國土安全的議題。西方應發展其不對稱的途徑,攻擊蒲亭垂直結構中的個人或公司,牽制其力量,讓蒲亭失去資源,因俄國為避免內部的腐壞,將減弱向外的攻擊力量。

 西方目前已開始展開的不對稱手法,雖然還在初步階段,但被證實在牽制俄國上有一定的效果,能有效阻礙俄國的複合式戰爭。

 北約應使用科技持續追蹤蒲亭的合作企業和相關人士,並盡可能的阻止他們,同時相關的法律問題須作好配合,才能發揮最大的效果。因此,西方應該要意識到「永久的衝突」已轉換成複合式的戰爭形態,需要以新的思維去面對新的戰爭規則。(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