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散步沉思

◎龍青

 我經常在夜晚散步,如同盧梭說的,「散步促進我的思想。我的身體必須不斷運動,腦筋才會開動起來」,在夜幕緩緩垂下,燈火慢慢閃爍,我就在附近的公園獨自走著,「一個喜歡靜觀和沉思的人,心靈愈是敏感,就愈容易在這種和諧使它產生的欣喜中陶醉。一種甜蜜而深邃的幻想便會攫住他的感官,他就會帶著滋味無窮的迷醉消融在他自覺與之渾然一體的這個廣袤而美麗的大自然中」,即使我散步的公園只是大自然的小小一塊,它也足夠我與之融為一體,沉浸在微風與落葉的沙響聲中。

 約瑟夫.艾迪生這般說道,「假如把人類的一切災禍都拋進一個包袱堆裡,以便去平均分配;那麼現在就預計這種不幸必會分配到他們頭上的人們,便能夠欣然分享他們應能承擔的那一部分了」,不論我換過多少工作,我都沒有受到那種突然的打擊,甚至孤獨都沒有使我倒下,這便是我已經早早地預計了自己所要承擔的那一部分,以致任何打擊都像一場雨,它雖然讓我渾身濕透,但不至於讓我生病。

 有時我寧願像《雨中曲》裡的吉恩.凱利一樣,歡快地在雨中跳舞,不介意那些紛揚的水滴將我帶入一個蒸騰的世界,「眾多的植物就像宛如播在天穹的繁星,鋪天蓋地撒在了大地上,就是為了吸引人類為了尋找樂趣和出於好奇去研究大自然」。盧梭的話是一個西方人的想法,一般人當然不會去研究大自然,只是感受它,就像感受風一樣,我們怎麼會去研究風呢,即使是發明風車的人,他也是感受風而不是研究它。

 如果一座城市沒有像樣的花園讓人們散步,那麼這座城市會顯得焦躁,人們除了聽到機器的轟鳴,還需要其他生物的叫喚,來抵消我們自己製造的冰冷。當我們只是與自己的造物置身一個房間時,我們會覺得孤獨,除非有一隻鸚鵡、牧羊犬或者暹羅貓,牠們陪伴我們的日子,才能讓孤獨降低到最少,有時牠們比一個愛人更不可或缺,愛人會離你遠去,可是寵物往往相伴始終。

 愛會是什麼,當然它有時也是孤獨。柏拉圖說過,「當一個男人愛一個女人,而這個女人又愛這個男人時,天使便從天堂下來,坐在那家人家裡,唱起歡樂之歌」;多麼美好的想法, 要是你沒有嘗過這種滋味,人生定然是缺憾的,要趁著自己還有時間,趕緊嘗嘗柏拉圖說的這種愛的滋味。雖然歌德的忠告依然有效,「嫉妒與愛情同時誕生,但是愛情死亡之時,嫉妒並不與它共亡」,但要是沒有嫉妒,愛情怎麼可能是一杯烈酒,讓你嗆到淚流,整顆心都在熊熊燃燒;此時絕望根本沒有任何餘地,它在這樣的時候,根本無從佔有你,因為你的整個身心都為希望所充盈。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