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國際瞭望】難民政策左右德大選後政局

◎古明章

 德國2017年國會選舉結果,改變政黨版圖之大,堪稱近年來最劇烈的變革。反全球化的浪潮,民粹主義與民族主義的發展方興未艾,極右勢力「另類選擇黨」異軍突起;另反移民、反難民的心理,傳統政黨大崩盤,恐改變德國社會所信仰的多元文化價值。

 梅克爾4連任 面對最大挑戰

 德國聯邦議會選舉制度是全世界最複雜的制度,法定共598席,地方直選部分為299議席,比例代表制選黨也是299席,採取單一選區兩票制,每人有兩票,一票選人,一票選黨,兩票為聯立制,惟必需得票率5%以上政黨,或第一票以簡單多數決中,取得最少三個選區的議席,才能透過比例代表制分配席次,以杜絕極端政黨進入國會,且先以比例代表制得票率分配議席,但不能擠掉地方所選出議席,除非所有選民在第二票均投票給同一政黨,否則,當個別政黨在「地方直選議席」得票較「政黨比例議席」為高時,即會出現「超額席位」。

 每一屆都出現超額議席,2013年選出630席,這屆更選出709席,超額高達111席。2017年選舉結果,已無絕對宰制力的大黨,這是德國自1950年代以後,首度有6個政黨進入聯邦議會,不過,德國政壇傳統兩大黨─基民黨與社會民主黨,這次都陷入最低潮。

 基督教民主黨和社會民主黨,是兩大輸家。第二大黨社會民主黨這次拒絕再與梅克爾組「大聯合政府」,5小黨中,基督教社會黨長期和基督教民主黨結合成聯盟黨,這次聯盟黨只拿到33%的選票,必須尋求和其他4個小黨協商,籌組聯合政府難度更高。

 德國六大政黨中,以光譜而言,重商、民族主義至上為右派,重視分配正義、勞工為左派,基民基社聯盟屬中間偏右,更右的是自民黨,另類選擇黨為極右。社民黨為中間偏左,再來是綠黨,最左是左派黨(左翼黨)為承接前東德共黨(統一社會黨)資源的政黨。

 主要小黨中,另類選擇黨是最大贏家,一舉成為國會第三大黨;老牌的自由民主黨重返國會,是第四大黨,預期會是未來聯合政府的主要夥伴。4年前慘敗的自民黨向右傾斜,明顯是在難民政策,儘管未完全要把難民趕走,但認為要嚴格審核難民資格,且要加強邊境的檢查。

 在歐盟問題上,自民黨也明顯略為疑歐,或至少是「維持現狀派」。反對向希臘等國提供援助,甚至認為應讓希臘短暫離開歐元區,也不應減免希臘的債務;他亦反對歐元區深化合作,例如「歐元財長」等建議,他全部反對,認為歐盟應保持現狀,儘管不需要廢除歐盟,也不要求把大量權力由歐盟調回至成員國,但主張應確保歐盟成員國維持自己的特色。

 梅克爾如今面臨最艱難的任務,她必須將對立的政治對手轉化為盟友。目前最可能出現由梅克爾的保守陣營、自由派和重商主義的自由民主黨和偏左、主攻環境保護的綠黨,合組聯合政府,代表色是黑、黃、綠與牙買加國旗相似,又稱「牙買加聯盟」。如果組聯合政府的談判失敗,梅克爾有可能需要重新選舉。

 攘外必先安內,梅克爾已和基社黨達成每年難民以20萬人為限的共識,難民政策調整,成為梅氏第四任期的首要課題。

 難擋難民湧入 安全議題當道

 社民黨自從1998年大勝與綠黨聯合執政,為德國主要執政黨,一直到2005年才敗給梅克爾;2005年至2009年與2013至2017年,則靠「大聯合政府」分享權力;這次以低於21%的得票率,創下該黨自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得票最低紀錄。黨魁舒茲宣布,不再與梅克爾結盟組閣,成為最大反對黨,日後將封鎖另類選擇黨的任何種族主義議案。

 這是社民黨連續第4次敗於梅克爾,該黨是勞工階級政黨,在失業率維持低點的此刻,貧富差距雖拉大,但該黨主打的社會正義仍未能引發共鳴,因為諸如公平機會、勞工法案等,已被移民與安全議題所取代。

 過去4年,社民黨分享執政,儘管在最低薪資、婚姻平權等政策上獲得成功,卻未能贏得社會聲望;且深受對當前政府不滿的池魚之殃,該黨無法與梅克爾的基民黨劃清界線。社民黨推動社會正義、平等與勞工權益的目標與努力,將比以往更艱鉅。

 近年來,法國、英國、西班牙與許多東歐與北歐的左派政黨也接連失去政權。年初,法國社會黨在總統選舉第一輪投票慘敗後,地位更已無足輕重。

 歐洲向「右」看齊,左派勢力萎縮,未來社民黨必須正視勞工團體轉向的問題,在安全和移民問題上,提出與保守陣營不同的主張,且能得到民眾支持,政黨政策的調適與演進,備受考驗。不過,社民黨在下薩克森邦選舉中獲勝,重返反對黨陣營,贏得一場重要戰役。

 難民政策影響 極右政黨崛起

 據德國難民局統計,2016年在德國申請難民的人數最多,72.2萬人首次提出申請。此並不意味著這一年難民最多,其中不少人是2015年來到德國,第二年提出難民申請。2017年申請人數已下降,到5月底,只有8.6萬人首次申請。

 移民、難民帶來的社會福利資金大幅支出;性侵、恐攻等社會治安事件,激發部分德國人反難民、反穆斯林的情緒,另類選擇黨在此氛圍下崛起,最讓人側目,成為第三大黨。類似去年造就美國總統的「川普現象」,靠著選民對傳統政黨與政治人物的不滿,再加上對外來移民與難民政策的抗議,導致基民基社聯盟黨大失血,保守派的選民流向支持另類選擇黨。

 另類選擇黨的政綱非常反移民,也反伊斯蘭。該黨提倡禁止清真寺喚拜樓的喚拜聲,並指伊斯蘭文化與德國文化並不相容,多名候選人均曾發表極右言論。溫和派擔任共同黨魁的佩特里選後宣布,未來不會加入黨團,將以個人身分加入新一屆國會,在德國政壇投下震撼彈。她今年4月有意引領該黨轉向「更務實、溫和」的路線,為將來籌組聯合政府預作準備,但黨內激進派反對,堅持須在國會擔任強硬在野黨,以牽制梅克爾,這為下屆國會投下變數有待觀察。

 結論

 首先,德國人的心理就是不冒險求安全,恐懼是全民身心狀態,舒適生活是最後避難所,這就是為什麼梅克爾領導的執政聯盟黨會屢戰屢勝社民黨,因為十幾年來德國經濟表現良好,但難民帶來的社會安全問題,讓極右政黨崛起;其次,鄰國反移民的奧地利外長、人民黨黨魁庫爾茨在選舉中獲勝後,也將給德國總理梅克爾帶來沉重壓力,而歐洲右翼勢力的不斷壯大,也將給歐盟帶來更大的挑戰。(臺灣戰略研究學會研究員)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