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勝利之光

凝視時代的雙眼

吳紹同在翻閱《勝利之光》月刊報導南沙駐軍那一期時,看著自己拍攝的照片,場景歷歷、彷彿時光倒流。
吳紹同在翻閱《勝利之光》月刊報導南沙駐軍那一期時,看著自己拍攝的照片,場景歷歷、彷彿時光倒流。

真情人物

「太平島雖然很小、很遠,但還是自己國家的領土;再不重視,再不守住,態度稍稍軟一點點,就怕被人侵占了…。」

隨著國軍蛙人部隊首度登島駐防、留下珍貴歷史鏡頭的前輩攝影家吳紹同說,幸好當時國軍守衛了這塊土地,也慶幸自己「活得長,還有人記得這些事。」

大半輩子在烽火中成長的吳紹同,目睹國家對日抗戰的苦難歲月,用他犀利的雙眼與觀點,在「益世報」擔任攝影記者。因緣際會下,隨著孫立人將軍來臺、擔任機要工作,負責記錄建軍工作;後又任職國防部中國電影製片廠,拍攝新聞片及紀錄片,成為首度登上太平島記錄駐軍點滴,以及八二三砲戰漫天烽火的時代見證者。

「那時中製廠攝影官編組,以軍種拍攝為區分,我是拍海軍,至於為什麼是我,因為不暈船。」吳紹同爽朗地說起往事,但一提到「可惜了,現在眼睛使不上…。」淡淡流露內心的哀傷。

在翻閱《勝利之光》月刊報導南沙駐軍那一期時,雖然視力模糊,但仍可勉強認出自己拍攝的照片,場景歷歷、彷彿時光倒流。「為了在島上自力更生,戰士們用稻草包覆臺灣的泥土,在太平島上鋪設屯墾區,種植作物。」至於最重要的民生用水,則是靠島上的一口井。「剛到的時候,打出的是深綠色的鹹水,弟兄們接連幾天不斷舀出儲水、讓新的淡水滲入,直到艦隊返航之前,總算能入喉了。」鮮明的記憶,訴說南沙太平島生活之艱困,以及國軍駐防的決心與毅力。

八二三砲戰期間,吳紹同派赴金門前線,貼身記錄這場保衛臺海的前哨戰,用鏡頭控訴共軍發動戰爭的暴行。「警報一拉,吉普車就在門口等,我把東西一帶,開到預料落彈的地方,包括料羅灣、或是國軍的重砲陣地;吉普車一放我下來就立刻回去躲,直到警報解除才來接。」他豁達地說,「反正砲打哪裡,就去哪裡,這樣才有畫面。」

憶起砲戰當時景況,吳紹同用「開鍋」來形容驚險之處。「就像早些年燒飯要滾之前,鍋蓋一掀直冒泡兒,料羅灣的海面就像那樣。」在夜間,砲火曳光則在漆黑的夜空裡交織,像張網;他直言,每回出任務前,總會在抽屜裡擺上遺書,平安歸來後收起,直到下一次任務前,拿出來看有沒有要增修的部分,又再擺進抽屜裡。

這樣的日子,吳紹同說起來看似稀鬆平常,但卻像是死了一回又一回。褪下軍裝後,轉赴榮工處帶領攝影紀實小組,直到真正「退休」之際,已是六旬之身。「作為攝影家,為國家幹了一輩子事兒,卻沒能留下自己的作品。」吳紹同堅持公務之外不做私事,直到花白年歲時認真「逐鶴」,一張張精采的攝影作品,就像是烽火中淬鍊出的和平真諦,誠懇踏實更顯不凡。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