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勝利之光

奧運金牌之路

長庚體系運動醫學小組副總召集人周文毅(右)是此次奧運的隨隊醫生,在巴西見證許淑淨(中)舉出奧運金牌。圖為許淑淨與醫生及防護員辜奕璇(左)於奪牌當晚在2016里約奧運選手村外拍攝。
長庚體系運動醫學小組副總召集人周文毅(右)是此次奧運的隨隊醫生,在巴西見證許淑淨(中)舉出奧運金牌。圖為許淑淨與醫生及防護員辜奕璇(左)於奪牌當晚在2016里約奧運選手村外拍攝。

特別報導

文/周文毅 圖/周文毅‧法新社

「53公斤量級奧運女子舉重金牌─中華臺北許淑淨」現場司儀鏗鏘有力道出國人最光榮的一刻,緊接著響起的是國旗歌,升起的是中華臺北奧會會旗……。相信在觀看凌晨現場直播的國人,應該不少人會鼻頭酸眼眶紅;因為這是令所有臺灣人驕傲的一刻,也是讓世界看到臺灣的一刻。

運動員的生活 除了訓練還是訓練

何其有幸,能在現場見證此一時刻,對我來說是無比光榮,但也存在著相當多錯綜複雜的情緒。很多人一定會問,她是如何成功的?這一路過來,我看到的淑淨,是一個確立方向,勇往直前心無旁騖的認真狂,是一個不練習就心不安的練習狂,是一個一旦進度停滯不前就拚命想方法突破的偏執狂,是一個即使遇到病痛折磨,也要撐過去的自虐狂,是一個在比賽當下專心致志,心無旁騖,放手一搏的大賽「咖」。想要成功,她真的是一種role model。

心志堅定與生活單純,一年365天幾乎都在國家運動訓練中心練習或是外出比賽,離營辦事以及回家探親的日子是用手指頭就能算得出來的。幾乎每日重複著同樣枯燥的基礎體能訓練,將沉重的槓片一次次地舉起,不管輕的還是重的,不管組數多還是少,反正只要教練交代就是做,即使受傷,還是要少少的做,不做會不安,會有罪惡感。這種能驅使並支撐著淑淨一直重複無趣訓練的毅力,它能不堅定嗎?若沒有規律與紀律的生活,能讓她一次次舉起臺灣人的希望嗎?與時俱進與突破現狀,總是與蔡溫義教練想著如何讓自己再往前進一步?當世界紀錄保持人,不容易啊!仁川亞運最後一役,挺出了132公斤的世界紀錄後(後來雖然被中國轉哈薩克籍選手趙常玲在同年世界錦標賽所破,但因趙常玲近期陷入禁藥疑雲,因此紀錄被取消),如何在維持現狀的基礎上再求突破,幾乎是每日的課題,從平時基礎動作改善,營養與體重控制,心理調適,到臨場比賽狀況調整,與教練配合戰術運用等等,無一不是絞盡腦汁。

運動員的惡夢 受傷但仍要向前衝

有句俗諺:英雄就怕傷來磨,講的就是每一位運動員的夢魘─運動傷害。只要持續參與訓練比賽,幾乎沒有人可以全身而退、沒有受傷的經驗。病痛折磨似乎是運動員的宿命,而且都常常發生在狀況正好的時候;造化弄人也好,運氣不佳也罷,運動傷害幾乎就像是影子一樣,如影隨形的跟著選手。能怎麼辦?接受,面對,治療,聽起來並不困難,因為道理很簡單;但卻也很困難,因為常常做不到也做不好。以許淑淨來說,從2014仁川亞運前一年發生的頸椎壓迫神經,一度手抬不起來,改善後,又在亞運前一至兩個月發生膝蓋的髕骨肌腱炎,痛到膝蓋無法伸直,她一次又一次接受治療與咬牙苦練,克服了傷害的陰霾,並挺了個破世界紀錄的亞運金牌。到此次2016里約奧運前,大腿拉傷痛到無法曲腿,她也在治療與苦練下,舉出臺灣唯一的一面奧運金牌。

國訓醫護室,高雄長庚醫院,磁振造影室(MRI),運動醫學中心治療室,這些是她除了訓練場地外,最常去的地方了。讓日子枯燥的,不是只有無趣的訓練,還有無奈的治療。接受現狀,面對問題,相信專業,耐心治療,這似乎是唯一的途徑!團隊,團隊,還是團隊!在台前她舉出眾人的掌聲,在台後支撐著她的是一個堅強的團隊;家庭,教練,醫療團隊,運動科學團隊與後勤行政團隊等,缺一不可,雖然是個人運動項目,但在競爭的國際舞台上,沒有完整的團隊是萬萬不能。最後就是,緊要關頭的心無旁騖了,面對舉重台上正照而來的強烈燈光,屏氣凝神地萬眾期待,肩頭上的重擔,心理的比生理的來得沉重,壓著讓人喘不過氣來,此時此刻最重要的就是反璞歸真的心無旁騖,沒有雜念,肢體才能反射性的表現出平時的成果,也唯有如此才能挺出極致的表現。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