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勝利之光

金哲夫 形色躍動間的寧靜

真情人物

文‧圖/傅楓宸

民國54年,中共發起「文化大革命」,身處復興基地的中華民國政府,有鑑於中華傳統文化與倫理道德對社會人心的正面意義,以「興滅國、繼絕世」之時代重責,倡導推行「國軍新文藝運動」,並舉辦國軍文藝金像獎。歷屆金像獎得主在藝文界皆有一席之地,且不斷地以各類型的文藝創作描寫時代風華,今日臺灣能有「中華文化的縮影」之美譽,該運動的推行,功不可沒。

首屆國軍文藝金像獎得主

藉由本屆國軍新文藝運動委員會的推舉,榮獲「國軍第50屆文藝金像獎」終身榮譽獎的金哲夫老師,實至名歸。

金哲夫畢業於政工幹校美術系(現為國防大學政治作戰學院藝術系)第1期,畢業後服務於臺中預訓部(新兵訓練中心),任幹事、指導員期間負責軍部畫報主編。民國46年回母校任教,並於課餘時間求教於畫壇耆宿林克恭教授歷10年,學習正統英式美術教育,同時期拜於林克恭教授門下進修的有陳慶鎬、武文彬、郭道正、方向等4位老師,構成了承襲自梁鼎銘、劉獅教授的西畫師資陣容,成就了日後復興崗藝術系的西畫教育骨幹。

民國54年,國軍推行新文藝運動並舉辦首屆文藝金像獎,金哲夫以題名為《恩澤普潤》的油畫創作,獲得美術類宣傳畫金像獎。金哲夫回憶道:「當時的社會氣氛,是要藉由文藝創作發揮教化人心,宣揚政策的功效。雖說畫作有宣傳目的,但仍要在構圖、意念、色彩配置、形體意象等繪畫元素去下功夫,其實任何的藝術修為,除了極為個人的意念創作以外,多是要藉由藝術形式向大眾宣傳理念的。」

在獲得文藝金像獎的肯定之後,金哲夫陸續創作了〈抗戰台兒莊之役〉、〈辛亥廣州之役〉、〈十萬青年十萬軍〉、〈金門古寧頭之役〉……等戰爭史畫,並持續在油畫與水彩畫創作上精進藝術涵養,積累創作經驗。自民國60年至80年間,金哲夫先後6次出國考察、觀摩與寫生,歷遊歐洲、美洲、亞洲、中東等地,創作了一系列的世界風情畫作;並受邀參加國內外美展20餘次,舉辦個展7次,獲得金像獎、金爵獎、文藝獎章的肯定,並擔任全國美展、各縣市美展的評審委員。

專攻西方藝術的同時,金哲夫更醉心於傳統戲曲的欣賞,因此每次在國軍文藝活動中心欣賞國劇時,總是會信手對舞台人物速寫,並創作了許多戲曲人物畫作,甚至一時技癢,也會粉墨登場扮起孔明票戲。

嚴謹卻奔放的色彩

金哲夫是位回教徒,生活規律嚴謹,反映在畫作中的性格就是構圖嚴謹,卻有著浪漫奔放的色彩。談及創作的歷程,他仍要感謝林克恭教授當年的啟迪。

林克恭教授是臺灣日據時期留學英國學習美術的先驅,與同時期赴日本學習美術的畫家有風格上的明顯區別。水彩、油畫是西方的藝術媒材,在文化背景與色彩性格上與東方文化有明顯的不同與互補效應。林克恭傳授的心法即是扎實嚴謹的素描寫實功力,再加上對色彩本質的探討,以求得形與色的協調與美感經營。

在這樣的訓練下,金哲夫更深一層的體會與學習到西方媒材的精隨,再加之以東方文化的底蘊,他筆下的世界,有著規律嚴謹的構圖與形體結構,鋪陳著活潑奔放的色彩。在不斷的色彩探討下,散布著沉穩卻豔麗的色彩,遠看是陰灰的色塊,近看卻發現躍動的原色。畫作中的國劇人物有著瑰麗卻不俗豔的色塊散布;伊斯蘭風情的畫作裡,不時出現寶藍的細微色塊,襯映著純白的建築與斑爛的大地元素;北投小街的市場,顯耀著熱鬧的人情歡笑;漁港的陰鬱色彩中,仍有著鮮豔明亮的色塊舞動……。金哲夫筆下的世界,其實就是他對人生的看法:嚴謹卻不失活潑,幽默且豁達。

藝術是永遠的價值

回首一甲子的創作歷程,金哲夫追求的信念仍是極為東方的價值─基本功。他認為,現代數位化的價值觀,已經完全包圍了我們的生活與思考,許多資訊或素材的來源被數位材質取代或運用,許多創作者被潮流綁架而放棄對自然的思考,因此造就了許多複製又重製的作品,除了用花俏或艱澀的理論去包裝之外,內容乏善可陳。而許多美術教育不再重視基礎的素描與形體結構,拋開了對自然的尊重,也就放棄了「師法自然」的寫生;但藝術的創作卻是來自心靈真實的感動,並透過不斷實踐藝術表現的實力來表達。真正的藝術是能淨化人心的,而淨化人心的藝術,來自對自然不斷的探索與實踐,金哲夫奉行此道,也成就了自己卓然藝術之路。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