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吾愛吾家

望一望 鄉愁

特別企劃─回家‧團圓

異鄉遊子孤身在外,為了生活奮鬥打拚;每當年節到來,回家的時刻總是格外令人期待。或許在機場安靜地望著鐵翼迎風而起,或是坐上火車、輕輕地默數鳴笛和轟隆軌道聲,即便是車行蜿蜒的山路,都會有那樣一個景物,就像倒數計時的最後一秒,望見她,就到家。

因為一瞧見,就觸動旅情,我願將之稱為,鄉愁。

在老一輩的記憶裡,機場承載特別多的感情。尤其是位在臺北市中心的松山機場,早年學子負笈出國深造,或是從商提著一口皮箱闖天涯,就像是老電影《空中小姐》裡的懷舊畫面,半圓形的候機室中,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上演十八相送的劇碼。不論是送機離情依依,還是接機滿心歡喜,「機場」這兩個字,已經從名詞昇華為思鄉的情緒,特別惹人揪心。

一座島的傳說

說起回家這件事,要數東部的孩子最有感。如果是坐火車,從瑞芳、雙溪到貢寮,一過石城車站,嗅到鹹鹹的海風;再望見遠方的龜山島,心底就知道,離家不遠了。即便是開車行經北宜公路,從新北市跨過宜蘭縣、進入頭城鎮不久,就能看見蘭陽平原與龜山島;至此,同樣能感受:家,就在前方。

宜蘭鄉親的心底,龜山島,如同鄉愁。打從小時候起,蘭陽子弟最常聽的床邊故事,必定有龍王公主和龜將軍的旖旎愛情;那個脾氣最壞的東海龍王,最疼獨生女噶瑪蘭,無奈她卻愛上龍王身邊的龜將軍。一氣之下,龍王憤而將龜將軍變成一座島嶼,難過的噶瑪蘭公主只能隔海相望、傷心地化為蘭陽平原,日日以淚洗面,則成了霏霏蘭雨。

故事聽多了,儘管心裡知道,那只是鄉野傳說,但癡情的龜山島,和富庶的蘭陽平原,確實成為一種深刻的家鄉記憶。文學家黃春明用感性筆調寫下《龜山島》這首詩時,一定也想著,外出的孩子啊,龜山島一直在這裡,等著你回來。

每當蘭陽的孩子搭火車出外

當他從車窗望著你時

總是分不清空氣中的哀愁

到底是你的,或是

他的


連結情感的橋

同樣觸景生情,那麼深藏在南部孩子心底的呢?

過去稱為下淡水溪鐵橋的高屏舊鐵橋,雖然現在已經功成身退,但仍無損其絕代風華。這座全長1526公尺、建於日據時代的單軌鐵道,過去串聯高雄、屏東之間的交通運輸,時稱「東洋第一大鐵橋」;現今則保留為文史古蹟,也成為高屏地區最值得尋訪憶舊之地。

早年,不論外出求學或就業,屏東的孩子坐火車北上時,必定望著窗外線條優美的拱型橋架,像流逝的風景般,宣告自己已經長大,正在遠行。午後的斜陽暖上心頭,忽然想起彼時曾經和青梅竹馬的小約定,要一起去尋那橋墩上用立可白寫下的甜蜜絮語。

跨越奔騰長流的鋼鐵巨構,倏然之間感性了起來,幻化成為旅人的一種鄉愁。

說了這麼多,你,記憶裡的鄉愁,是什麼?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