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勝利之光

承載海洋記憶 綻放百年風華

博物館巡禮

文/胡堅 圖/胡堅(翻攝)

建築,是一座城市的載體,銘刻歷史印痕,也記錄時代風華。隨著歲月更替,更像一罈佳釀,愈陳愈香。

坐落臺南市中心的臺灣文學館,就是最好的一個例子。

建築歐風富麗

這座富麗歐風的國定古蹟,迄今已歷百餘年,從日據時代建造開始,歷經戰火摧殘,幸得保留至今,在文化部的規劃下,成功轉型為專業的文學博物館,專責收藏福爾摩沙美麗臺灣的文學創作,讓建築之美與文學藝術相得益彰。

整棟建築最吸引人目光之處,在於中央高聳的「馬薩頂」,以及兩側對稱之「衛塔」。「馬薩頂」之名源自法國人馬薩,屋頂結構講究對稱折面,屋架為五角形,並運用造型窗將屋簷線分為三個高度,界定不同層次,同時克服斜屋頂在採光上的不足,並具有通風和裝飾功能。

此外,兩側的「衛塔」則重雄渾氣勢,柱體上置圓頂,多組方塊設計成疊砌柱,分四個開口,每一開口均有橫楣及拱心石,柱體為仿若托次坎柱式,中央有突出之小渦卷裝飾,別富趣味。左右對稱的衛塔襯托中央馬薩頂,加上突出的觀禮台和大門廊柱,塑造官式建築的威嚴與壯麗。

可惜的是,二次大戰期間,州廳遭受烽火波及受損嚴重,幾乎只剩建築立面,直到抗戰勝利後,由空軍供應司令部進駐辦公,簡易修繕平斜頂,軍車往來進出運送物資,美軍盟友也密切往來,在那一代人心中留下特殊的軍事氣息。

館藏分外珍貴

當前的臺灣文學館,已修復為地上二層、地下三層的建築,並還原歷史風貌,重現馬薩頂風華。時光恆久,不僅見證臺灣歷史,更寫下古蹟保存與多元運用的新頁。

館方除常設深具教育意義的「舊建築新生命」展覽,也積極收藏與臺灣有關的文學史料,規劃豐富特展。包括「臺灣文學的內在世界」,區分「山海的召喚」、「族群的對話」與「文學的榮景」,收錄本土作家專書與手稿,呈現來自土地的心跳和觸動之悲喜愛欲。另外,該展延伸之「航向浩瀚─臺灣海洋文學特展」,亦聚焦海洋孕育之文化深度,文學家筆下書寫,輻射出對海的詠嘆、畏懼、發現,因海而生的思念、憂傷和期盼,以及從海而延伸的希望和開闊,鋪陳出別具特色的海洋文學風貌。

廣蒐本土創作

豐沛的博物館能量,使得許多文學家後代,也放心將前輩自藏史料贈與館方。如熱愛生命、關懷現實、求新求變的真摯詩人吳瀛濤(1916-1971),其子弟就捐贈大量文物,包括手稿、詩作、照片與證件等,並以「瀛海的巨濤」為名,見證一個世代的風華。

臺北出生、創作豐富的吳瀛濤,畢生鍾情文學,也深耕譯介與評論,建構獨特的詩學理論,同時採集民俗文化,為時代留下珍貴紀錄。在捐贈的文物之中,得見當時文人雅士往來,以及創立笠詩社,推動詩文學的過程,就像奔騰於大海的巨濤,不斷翻湧、突破時代阻礙,以持續前進的精神,豐饒這塊土地的深厚情感。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