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論壇

【軍事論壇】淺析南韓部署薩德系統的國際交鋒

◎陳軒泰

 北韓在頻頻試射洲際彈道飛彈,甚至試爆氫彈之際,除讓美國跳腳,聯合國安理會亦對北韓祭出最嚴厲制裁,南韓同樣以發射玄武飛彈回敬,總統文在寅並指示追加部署「薩德」系統的4座發射架,還稱應考慮制定對北韓單邊制裁方案。美韓飛彈部隊也實施射擊訓練,以應對平壤射彈之舉。

 美「中」在薩德部署的籌碼

 美國在東北亞部署「薩德」的動機不言可喻。中共一再表示「美國在韓國部署『薩德』反飛彈系統『損人不利己』」。俄羅斯也對美、韓的部署行動表達了反對的意見。儘管如此,南韓和美國宣佈部署「終端高空防禦系統」(Terminal High Altitude Air Defense─THAAD)也就是「薩德」系統的計畫不可妥協。實質上,中國大陸北方省分到內蒙與東北的空中活動,都將被AN/TPY-2長程雷達的偵蒐範圍所涵蓋,影響了中共對美國在東亞採取「反介入」的飛彈威懾籌碼。美、韓決定部署「薩德」在外交策略上宣稱是「針對日益孤立北韓的最新措施」,但是中共更擔心「薩德」系統的AN/TPY-2雷達會即時監測中共的軍事活動。俄羅斯也反對南韓部署「薩德」,因為同樣也會監測到遠東地區的部署實況,對於俄羅斯在太平洋一側的軍事部署和演習調度,在東北亞地區利益的戰略上同樣存在負面影響。

  在這之前,美、韓對平壤實施經濟制裁時,對北韓暗地「放水」的是中共,但顯然北韓不太買帳,繼續我行我素地試射飛彈。中共面對韓戰以來朝鮮半島最棘手的一次外交博弈。

  北韓最近幾個月多次進行了飛彈試射,自2016年9月起至今,發射多枚短程彈道飛彈,明指「這是對美軍在南韓的港口和機場模擬先發制人的攻擊」。北韓同年發射的飛彈屬於「光明星4號」系列,號稱能飛行500公里,彈頭的威力也在持續強化,不排除可攜帶核彈頭,在實際試射中,這些飛彈在北韓東部海面飛行了500至600公里後墜海,其射程已和俄羅斯新研製、已部署在波羅的海的「伊斯坎德爾」SS-26中程戰術彈道飛彈相當。2017年9月北韓又多次發射洲際彈道飛彈,飛越日本北海道上空落入太平洋,引起日本強烈抗議,北韓甚至揚言攻擊美軍關島基地。因此,南韓軍方說,北韓的這種飛彈能夠「覆蓋整個南韓」。這是讓南韓民意轉為允許當局部署「薩德」的一項潛在理由,如果中共對北韓的控制力量已不如昔日,那麼相對就會給予美國更多介入朝鮮半島的藉口。

 東北亞的新外交博弈

  南韓部署「薩德」反飛彈系統實際帶動了太多美國的國家利益,但是中共和美國應該看得到對抗加劇的風險,應該為此進行多回高層級的洽談,尤其當美「中」、雙邊貿易額已達6000億美元時,當今世界這兩個最大的經貿國家要如何防範東北亞的軍事對峙,避免波及地區內的其他國家,進而損及雙方的威信和利益,儼然已成為彼此不可避免的嚴肅議題。南韓在「美韓同盟」的基礎上部署「薩德」反飛彈系統,對於防範已可能擁有核武的北韓具有重要意義,但是被稱為「薩德」系統被中共視為威脅。中共的立場並非全然沒有道理,部署在南韓的「薩德」的雷達,表面上是針對北韓,但是,具有探測中國大陸縱深2000公里空中情資的能力,南韓作為美國在亞洲的重要盟國,因此就具有了對中共探測情報資源的區位條件。另外,北京也擔心「薩德」被當作美國部署在東北亞的地區「飛彈防禦系統」的一部分,這樣就形同限制了中共海、空軍突出島鏈的戰略和活動空間,雖然南韓針對反覆無常的北韓,企圖部署「薩德」系統,以及中共反對部署「薩德」站在各自的國家利益都各有其道理,但是南韓當局要如何站在合法防衛上,權衡經貿發展和國防安全,端視首爾當局的決策智慧。

 北韓在2016年初進行第4次核試驗,並且試射彈道飛彈。美、韓兩國隨後展開正式磋商,討論是否在南韓境內部署「薩德」系統應對北韓軍事威脅。美、韓兩國始終以「防衛系統」的名稱對中共加以搪塞,但是北京的「國際問題研究院」學者認為,「南韓和北韓距離太近」,中共認為南韓在面對來自北韓的彈道飛彈威脅之時,「薩德」系統其實是一種「過度的安排」。

 美國為了在東北亞部署「薩德」系統,甚至從本土德州派來第11防空砲兵旅的專家直接「技術支援」,它搭配的X波段AN/TPY-2雷達在有「THAAD」這個新系統名稱出現之前,就已經以「前進基地雷達」(FBX)的構型名稱,在關島和北太平洋上測試運作了多年,如今它的構型確定,功能也隨之改進,縱深達到中國大陸中部區位,已不是一個純粹技術方面的問題,關鍵在於,「美韓同盟」是不是要更上一層到反飛彈層級。到時候它真正是要防北韓,還是中共或者俄羅斯?這就預備對東北亞目前的戰略平衡造成重新建構的伏筆,美國在日本的北部青森縣輕津市和北九州的京都府都已新部署了2套AN/TPY-2長程雷達(就是以「前進基地雷達」的名稱部署),現在要部署第3套在南韓,明顯是為對抗中共的所做的「反介入」 布局。

 南韓軍事戰略學者表示,「部署『薩德』這個議題對南韓來說是『國家存亡』的問題(Life or Death Issue),但對中共來說只是戰略問題」。南韓外交部政策企劃官申範澈也在美說,「想請中共理解南韓在面對北韓威脅時的感受。這不是一般的威脅,這是核威脅,是非常嚴重的。南韓現在已經到了存亡的處境,應該要做的事是保衛國家」。

 「火星十二型」飛越日本

  北韓已經有能力為「蘆洞」系列飛彈裝載核彈頭,但南韓尚無證據表明北韓已經部署裝載核彈頭的短程戰術飛彈。南韓統一部隨後回應稱,還需要查證北韓是否已具備這一能力。改良自俄羅斯「飛毛腿」(Scud)的「蘆洞」其射程達到1300公里,覆蓋南韓及大部分日本領土。2014年時,北韓嘗試調高「蘆洞」的發射角度,將射程縮短至650公里的同時,發射高度達到160公里。日本政府研判,9月15日發射飛越日本很可能是中程彈道飛彈「火星十二」,飛行距離約3700公里,為迄今距離最長的一次,北韓的目的在於驗證已有能力朝關島射擊。雖然美國宣稱目前在南韓部署的PAC-3(Patriot Advanced Capability-3)型愛國者系統遠遠無法應對,以及美國在日本部署的層層反飛彈系統網絡,包括海基型的「神盾」反飛彈系統驅逐艦,是否有能力阻絕北韓飛彈打到日本本土,目前仍有疑慮。

 中共因素的確被南韓政府考慮,但在此之前南韓沒有部署「薩德」系統,主要是出於技術考量。近期美國在技術上,尤其是AN/TPY-2的雷達功能做出了大幅改進,這才讓南韓開始計畫在境內部署「薩德」系統,未來,日本也可能跟進部署,美國一方面要建立東北亞完整的防空情報網絡,為「美、日、韓情報共享」建立高端技術的支援,另一方面要讓標榜「雲端情資共享」的第5代裝備系統可以在東北亞展開部署,除能維持住既有的國家利益之外,也能兼顧軍火工業集團的龐大利益。

(作者為陸軍中校)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