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賭城槍擊啟思—優化教育與科技為防範王道

 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日前發生槍擊案,造成至少59人死亡及500人以上受傷,雖然「伊斯蘭國」(IS)宣稱凶嫌為該組織成員,但迄今並沒有與國際恐怖組織有關的證據。此事件亦引發許多層面的思考,包括凶嫌的定性、證物關聯性、以往類似案例的比較、犯案動機、攻擊策略、恐怖主義組織的指使,以及未來如何因應等諸問題。

 事件發生後,警方在嫌犯居住的酒店房間內,發現16枝不同類型的改造槍械,在其內華達州家中更發現超過18件武器及爆炸物,也在他的汽車內發現了硝酸銨等材料,由這些物證與人證的深化分析,要進一步推論或還原凶嫌行為雖然仍顯不足,但從武器的火力與爆炸材料研判,凶嫌強烈的意圖已令人震撼。

 近年來,全球此種鎖定不具因果關係對象之「屠殺式攻擊」已有多起,例如2011年7月22日在挪威奧斯陸布雷維克的反移民、反伊斯蘭及極右傾向之攻擊;英國今年5月22日在曼徹斯特所發生,認同「伊斯蘭國」理念之阿貝迪的自殺炸彈攻擊等。從情報與執法角度而言,與此次攻擊之相同點是,嫌犯均沒有嚴重的犯罪前科,也不是處於觀察名單須長期監控的極端主義分子;他們在攻擊之前都有長期規劃,不論是武器取得、場地探勘、攻擊空間與目標選定,皆非隨機進行。

 因此,若僅從「表象」來探討犯案動機,幾乎不可能,也不會有單一因果的關係。幾次重大案件讓全世界反思,未來應避免以傳統之「犯罪學」、「心理學」、「社會學」現有理論與模式詮釋,因為對象與脈絡已完全不同。此次凶嫌在曼德雷海濱度假酒店(Mandalay Bay)32層高樓,向露天音樂場地觀眾射擊,經改造的自動化武器,每分鐘竟可發射700枚子彈,再輔以狙擊鏡等配備,以及凶嫌可能有製造「即製爆裂物」(IED)等企圖,可發現犯嫌已將以往「市民社會」戰場,漸漸轉化為伊拉克與敍利亞之「準軍事戰場」,以選擇殺傷力更大的武器,不但使攻擊戰術更靈活多樣,且不斷推陳出新。

 近期,歐美國家發生的「恐怖攻擊事件」及「重大人為危安事件」,「伊斯蘭國」均公開宣稱犯嫌受其指使或受其影響。然而,此等宣稱組織介入之認定,應可以從影響程度與直接策劃兩方面來解讀。若為直接策劃,很容易可從證物掌握,但除非有直接的「硬證物」,否則仍有疑問;若從影響程度言,「伊斯蘭國」的理念宣傳或是攻擊方法的傳授等,不論從實體或是網路空間,均已大肆蔓延。此次攻擊案件不論是採用的武器、選擇的對象、使用的戰術等,某種程度而言,亦是「伊斯蘭國式」的仿效。

 此次傷亡慘重的攻擊案在美國本土再次發生,人們應該要思考,未來如何針對相關漏洞進行防範,據以找出最佳的解決方案。歷來,美國發生類似案件時,最常遭到抨擊的,就是美國一貫開放槍枝的政策。許多人會相信,只要更加嚴格管制槍枝,就可減少或至少降低攻擊的傷害。問題是,英國、德國、法國等歐洲民主國家,早已嚴格管制槍枝與炸藥,但這2年的恐怖攻擊次數及傷害程度,比起美國仍不遑多讓。不論是基於任何原因或動機所進行的攻擊,暴力極端主義分子及恐怖分子最大的武器就是「不懼死」,並以造成最大的傷亡與恐慌為目標,因此即使凶嫌沒有槍,仍會以駕車衝撞等方式進行攻擊,防不勝防。何況,美國現行以「實名制」開放民眾擁有槍枝,是〈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的明文規定,亦是三權分立的法院極力捍衛的人權之一,再加以利益團體的遊說、選民立場之現實、政客談判籌碼的運用等因素,聚焦於槍枝管制的議題或許可以減少攻擊事件,但恐怕仍不能完全杜絕。

 質言之,針對此類案件的預防措施,可分成人與物兩部分來探討,也是我國未來應思考與防範的可能方向。首先,就「人」而言,可思考成立針對此類具一定風險的個人,來進行分析的制式化中心,但前提是要有法律授權及相輔助之經費編列與專業分析人才的培育;就「物」而言,目前已有鎖定槍枝射擊之全天候分析軟體的設計,可藉以找出預判的指標,但重點在於軟體的設計,必須與時俱進,配合威脅環境的變化、樣本數,來採集合於深度分析的數量,以大量的有效樣本,確保其信度與效度。此外,現有科技設備也必須更新與優化,對威脅情境的掌握要不同以往,應考慮模組化的彈性調整、客制化場地配置,且對於民眾的常態性教育與鼓勵主動參與,仍是防患未然的最佳作為。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