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東北亞風雲詭譎 牽動日國會選情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近日召開國會臨時會,宣布解散眾議院,並將於本月22日進行改選。安倍將此次改選定調為「突破國難的解散」,以因應日本面臨的內憂外患:少子化、人口老化及北韓核武挑釁。然而,日本國內反對黨普遍認為,安倍解散國會的理由牽強,甚至批評他強渡關山的主要動機,只是想利用北韓威脅,鞏固權力地位和正當性。

 然而,面對接連的飛彈危機,民調支持度因禍得福回升之際,安倍政府顯然認為機不可失,於是趁反對黨民進黨內部因政策不合陷入分裂,順勢解散國會,並提出變更消費稅增稅用途、推動幼兒教育免費、老人長期照護等政策,希望能重拾選民信心。

 由於安倍政府先前執意推動所謂類「思想警察」制的共謀罪法案,完全悖離主流民意,安倍本人亦牽涉3月森友與5月加計學園醜聞,再加上前防相稻田朋美因失言,又受到自衛隊隱匿國際維和部隊報告問題引咎辭職等負面事件影響,導致自民黨在7月的京都議員選舉大敗,內閣民調慘跌至30%的谷底,迫使8月3日安倍內閣進行改組試圖挽回民心,期間因遭逢北韓兩次飛彈試射飛越日本領空,幸虧安倍政府處置適切、有效穩住日本民心,內閣民調顯著回升至50%;此時打鐵趁熱提出解散眾議院、國會改選之舉,並不令外界意外。

 安倍強調,日本絕不會屈服於北韓的核武威脅,希望藉由國會改選重獲人民的支持,對北韓採取強硬外交路線,並支持聯合國加強對北韓採取更嚴厲制裁。根據研判,如果此次改選安倍政府能獲得選民重新授權,顯然將有利於自民黨2012年所擬定的修憲草案,欲修改憲法第9條,實現擁有「國防軍」的主張;在朝鮮局勢愈來愈緊張的情況下,自衛隊在憲法上的明確定位,顯然將會得到國民的理解與支持。另外,安倍將於2018年9月屆滿的自民黨總裁任期,也可以順理成章再延長1任,更可因此把視野擴大到截至2021年的長期執政,這將讓安倍更有信心能在國會中,親自主導停滯不前的修憲討論。

 安倍政府這種因勢利導或被批評者稱之為「投機式操作手法」早有前例可循;安倍上次解散國會是在2014年12月。從自民黨2012年拿回執政權以來,在中央等級選戰已經4連勝,但不同以往的是,此次選舉將遭遇小池百合子「希望之黨」的強力挑戰。

 安倍所率領的自民黨,7月初在東京都議會選舉,慘遭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痛宰。自民黨在127席的東京都議會,只拿下慘不忍睹的23席,安倍聲勢受到重挫;小池領導的「都民優先會」提名50席當選49席,大獲全勝。小池聲勢突然大漲之後,儼然成為新的強敵,尤其8月27日小池又搶盡鋒頭,搶先一步在安倍宣布解散國會之前,成立「希望之黨」並擔任黨魁一職,矢言將負起「第一大黨」的使命,為日本人帶回「希望」。

 日本主要在野黨中,前原誠司任黨首的民進黨也宣布,該黨在10月22日舉行的大選,將不推出任何候選人,放手讓麾下黨員披上小池「希望之黨」戰袍參選,「全力支持」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創立的「希望之黨」,俾能助小池一臂之力,挑戰首相安倍晉三。前原還說,「放棄名,爭取實」,意思是即使不擇手段,都要把安倍政權從執政黨的地位拉下來,為此他願意做出應有的妥協和讓步;同時,民進黨也將結合小澤一郎自由黨,組成在野黨聯盟,在小選區與自民黨和公民黨聯合政權,展開一對一對決態勢。

安倍是否有可能步上英國首相梅伊的後塵,在其聲望如日中天之際,宣布提前舉行國會大選,卻反而弄巧成拙,痛失國會過半優勢的命運呢?未來3週小池勢力的消長,將成為安倍的自民黨和聯合執政的公民黨能否在國會改選取得過半席次的最重要變數。

 從小池本月3日宣布「希望之黨」第一波眾議員參選提名名單中,在192人中有110人為原民進黨人馬,且在重申自己絕對不會出馬競選的承諾看來,小池本人應該已評估目前實力尚無法取代自民黨的執政地位。更何況,小池之前擔任過安倍內閣的防衛大臣,在修憲意識形態及對北韓核武威脅等議題上,看法與安倍一致,兩人政見主要差異僅有她主張凍漲消費稅率和廢核電,因此不具有重要的政策區別性。

 緃觀而言,安倍仍因醜聞纏身,招致日本國民很大的不信任,未來3週選戰中也必然成為競選雙方攻防重點。另外,美「中」朝核危機合作曙光已然乍現,北韓核武威脅一旦解除,也將不利安倍選情。換言之,安倍的國會改選之戰,將會是一場苦戰。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