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我愛上你了

◎曾湘綾

前些時候我去買了曾經送給你的書,星野原寫的《從生命的車窗眺望》。一剎那又回想起,八月初那天下午,只記得那時走進書店,第一眼發現這本書,就覺得非送給你不可。你應該是僅有的一個,當我送給你書時,竟靠在教室角落,只是凝視著我,卻連起身取書都不肯的少年。

                

 有意思的是,我居然沒有生氣,也無可奈何地走近你,當眾親手將書放入你的掌心;因為你的眼神已告訴我,我必須走向你。

 你是一個我從未遇過的少年,我只能穿越文字發現你;但走進你的文字,探索你心中的世界,對敏銳如我是件極其危險的事。我清楚自己要續寫你的文章,所以就算你屢屢央求我幫你,我總是果斷拒絕,因為必須與你保持唯美的距離,讓你自己書寫,誘發你真實的靈魂「發聲」。

 當我一次又一次貼近你的文字,悄悄感知你內心的躁動,在深深著迷於你所呈現的心靈世界之餘,竟興起一股潛逃的慾念。

 對我而言,你無疑是太早熟、敏銳,太溫柔細膩了,我憂懼你總能在繁囂中保持清醒,以那雙清澈的眼眸冷冷地環視周遭。那樣的冷冽或許是因為你早慧的孤獨,習於在喧騰間掩藏自己的性格,以致每當大家散去後,只剩我倆時,便能親近真實的你。

 偶爾,你敲著空盪盪的教室,薄薄的牆任小小的聲響從你纖弱蒼白的指縫流瀉而出,讓我想像那手指在黑白琴鍵上恣意飛揚的神采,會彈奏出激越的旋律;偶爾,我輕輕按著你的肩頭,貼近你的臉顏,細細催促你撰寫我們的故事。那時的我像個貪心的孩子,等待著你筆下幽幽迴盪的傳說,為我帶來雨後繽紛的彩虹。

 我必須承認自己喜歡閱讀你和你的靈魂,在你未發現的時刻,讓我感到安穩,四周寧靜如詩,無須牽掛你的任何語言,因為絲毫變動都會令我手足無措。我輕輕回眸,並且微笑地凝望你,以一種只有我倆理解的語言向世界透露─我真的懂你。從進教室第一眼遇見你,遠遠凝望教室靠牆的角落,聽你開口對我說的第一句話,那微微傲慢的質問,從那時起我便愛上你。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