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史回顧

【戰史回顧】首次法魯加之戰 美軍初嘗挫折

◎雲陽

 第一次法魯加之戰是指美軍在2004年4月4 日起至5月1日之間執行的「警惕決心行動」,目的為剷除該地區的武裝極端分子,因此更激化美軍實施軍事行動的決心,但也造成民眾對駐軍伊拉克一事產生兩極化的意見。

 背景

 法魯加在海珊當政時是經濟上受益的地區,許多當地居民在海珊政府內擔任軍事和情報官員。然而在海珊倒台後並未受到太多同情,因為還是有很多居民覺得受到壓迫。但是自2003年4月美軍開始進駐起,美軍和當地民眾的衝突愈來愈激烈且頻繁。

 2004年3月初,整個法魯加城逐漸受到游擊組織勢力日益增長的影響,美軍感受到對其存在的強烈不滿,因而部隊全面撤出市區,只會偶爾執行巡邏任務,企圖鞏固和加強市區某些重要根據地的防務,和在巴哈拉營區(海珊長子烏代和次子庫賽的行宮舊址)周邊的不定期巡邏。

 作戰經過

 2004年3月31日,4名美國承包商黑水公司武裝人員在開車自幼發拉底河進入市區時,座車被投入手榴彈,車上人員悉數死亡,之後屍首不僅被暴徒在路上拖行,還被懸掛在橋下,畫面更遭暴徒刻意流傳給媒體公開播放,造成極大震撼和憤怒。

 4月1日,美國駐伊拉克軍事行動副局長馬克‧金米特准將公開承諾會對「黑水事件」進行「壓倒性的回應」,並稱「我們將安撫這座城市」。

 4月3日,陸戰隊第一遠征軍接到聯合特遣部隊的命令,向法魯加發動攻擊大規模行動。但此項命令其實不符陸戰隊地面指揮官的期望,因為他們打算對那些涉及黑水死亡的嫌犯進行手術式的精確攻擊行動。

 4月4日夜晚,美軍以「重建法魯加安全」的名義,動用2000名左右兵力發動大規模攻擊;至少有4戶家庭受到空襲擊中,整個晚上也都有零星的槍聲。

 4月5日上午,美軍由海軍陸戰隊第一遠征隊領軍包圍法魯加,目的是奪回這座城市。美軍用悍馬車和鐵絲網封鎖城市聯外道路,並接管當地一家廣播電台,同時並發放傳單,宣導要求居民留在屋內,幫助美軍找出叛亂分子和任何參與黑水死亡件的嫌犯。

 據估計,城內有12至24處散布的強硬派武裝分子,配備有RPG火箭筒、機槍、迫砲和防空武器,其中部分可能來自伊拉克警察提供。到了4月6日,依照美軍的消息指出,「海軍陸戰隊可能不會試圖控制市中心」,據了解,在開戰首日,就有多達1/3的平民逃離市區。

 美軍圍城迫使城內法魯加醫院和約旦醫院兩家主要醫院關閉,醫院在4月9日停火期間重新開放。同一天,美國華盛頓號航艦原本訪問杜拜傑貝阿里港的計畫也被取消,當聯軍在法魯加與伊拉克武裝分子之間的戰鬥愈演愈烈時,華盛頓號航艦打擊群及艦上的第7艦載機聯隊,奉命留在波斯灣以便支援。

 美軍開啟的戰端,引發整個伊拉克中部和幼發拉底河地區的大規模戰鬥,伊拉克各派叛亂分子利用此一局勢,同時開始攻擊聯軍。當時代表主要叛亂勢力的什葉派穆克塔達‧薩德爾民兵部隊馬赫迪軍,也積極參與反聯軍的戰鬥; 拉馬迪市的一場遜尼派暴動也激化這起事件。據悉,有外國人遭到俘虜,有些甚至被殺害,有些則被綁架以換取政治或軍事讓步。

 法魯加的叛亂分子和美軍一樣企圖掌握對城市的控制,美軍的AC-130武裝砲艇多次以機載火神砲和榴砲攻擊目標。偵察狙擊手成為海軍陸戰隊的核心策略武力要素,在戰鬥中平均每名狙擊手能擊斃31名敵人。第910戰術心理行動部隊的戰術心理戰術小組藉由擴音器,朗讀會激怒情緒的內容或播放被視為不良的重金屬搖滾樂,誘使叛亂阻織士兵憤怒上街在空曠處被狙擊手擊殺。

 經過3天戰鬥後,估計美軍僅控制超過25%的市區,但有人認為,叛亂分子已失去一些關鍵的防禦陣地。但因為美軍的攻擊也造成愈來愈多平民的傷害,使得聯軍的行動遭到愈來愈多的批評。

 4月9日中午,在伊拉克管理委員會的壓力下,美國的伊拉克重建和人道救援辦公室主任保羅‧布雷默宣布美軍單方面停火,表示將協助管理委員會、叛軍分子和市政官方進行談判,並允許政府供應物資給當地居民

 於是,因戰鬥和封鎖所耽擱的緊急人道救援物資得以運送進入城市,美軍則利用這段空檔占領和清理廢棄的房屋,並將之轉變為戰鬥用碉堡掩體,反之叛軍團體也是如此。截至此時,估計有約600名伊拉克人遇害,其中至少有一半是非戰鬥人員。雖然數百名武裝分子喪生,但美軍仍未完全控制這座城市,只算是在城南的工業區立足,各方在談判進行時仍偶爾發生槍戰。

 4月13日,美國海軍陸戰隊因為受到清真寺內叛亂分子襲擊,因此發動空襲摧毀了清真寺,此舉引起民眾強烈抗議。4月15日,美軍F-16戰機再度於法魯加北部投擲重達1000磅的JDAM精準導引炸彈。

 4月19日,停火協議似乎得以確立,於是美軍和伊拉克臨時政府計畫在該市恢復巡邏,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停火協議仍舊破裂,該市始終是由美國任命伊拉克臨時政府的主要反對中心。此外,接下來的幾個月中,法魯加地區的武裝團體組成發生變化,從非宗教、民族主義和殘餘舊復興黨的團體,轉變成以激進立場的瓦哈比派為主。

 4月27日,反叛分子又再度攻擊美軍陣地,迫使美軍呼叫空中支援作為回應。次日華盛頓號航艦出動VFA-136、VFA-131、VF-11和VF-143等中隊的戰機,向法魯加的武裝分子實施空中攻擊。在這次行動中,第7艦載機聯隊的戰機向叛軍陣地共投擲13枚GBU-12舖路2型雷射導引炸彈,同時也為陸戰隊第一遠征軍提供密切支援。

 美國的撤退

 2004年5月1日,美國決定自法魯加撤出,詹姆斯‧康威中將宣布,他已單方面決定將後續的作戰任務移交給新成立的法魯加旅─由中央情報局組建訓練的遜尼派安全部隊,配備美軍提供的武器並由前復興黨陸軍上將薩利赫指揮。幾天後,因為傳出薩利赫在海珊執政時曾涉入對什葉派進行軍事鎮壓,因此,美軍宣布將改由穆罕默德‧蒂夫擔任指揮官。然而該部隊卻在9月潰散瓦解,士兵將所有美製武器奉送給叛亂分子,還報名參加爭奪法魯加掌控權的聖戰團體或民族團體組織。此舉促使美軍在11月發動第2次法魯加戰役。在兩次法魯加戰役的過渡期間,美軍繼續駐紮在距離城區幾英里外的巴哈利亞營地。第1次法魯加之戰共計有27名美軍士兵陣亡,800多名伊拉克人喪生,其中,平民有600人左右,叛軍約有200人。

 後續影響

 第1次法魯加之戰是美軍自宣布「重大敵對行動」結束以來規模最大的作戰任務,也代表民眾對持續衝突認知的轉折點,因為被美軍視為對手的叛亂分子並非海珊的忠實支持者。此外,企圖仰賴由美國資助組成的地區武裝力量達到制衡的手段,就軍方和民間單位以法魯加旅的經驗來判斷,反將成為災難性的結局。前美國海軍上校強納森‧凱勒在海軍學術雜誌《Proceedings》的論文寫到「法魯加之戰並不算是一場敗戰,但我們實難以承受更多這樣的勝利」。(作者為軍史作家)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