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岸論壇

【兩岸論壇】習頒共軍「禁酒令」 雷聲大雨點小

習近平在「19大1中全會」後立即端出「史上最嚴禁酒令」,但能執行多久令人存疑。圖為2009年在人民大會堂舉行的酒宴。(法新社資料照片)
習近平在「19大1中全會」後立即端出「史上最嚴禁酒令」,但能執行多久令人存疑。圖為2009年在人民大會堂舉行的酒宴。(法新社資料照片)

◎鍾言

 就在中共「19大1中全會」結束的次日,習近平親自召開共軍「全軍高層會議」,並在會上「講話」,除要求共軍「必須忠誠、從嚴治軍」之外,還「頒布」「11個嚴禁」的「禁酒令」。據大陸媒體報導,這道「禁酒令」被中共官場視為(不僅於共軍,還包括一般行政部門)「史上最嚴禁酒令」。這件事可從3方面來看,首先,「禁酒令」這樣的「一般性事務」竟要習近平親自「下令」,可見問題嚴重性;其次,全大陸不論是一般公務員或共軍,有一個「潛規則」:「憑酒量決定官位高低」,更何況,各種官式飲酒場合、私人家宴(婚喪嫁娶等各喝酒藉口)幾乎難以禁絕,「史上最嚴禁酒令」能執行多久,令人存疑;最後、也是最嚴重的:全大陸幾乎沉在酒甕中,「禁酒」到底是玩真的,還是針對某些特定分子「開刀」?

 習近平為何在「19大1中全會」後下「禁酒令」?

 眾所皆知,中共「19大」後,「習近平新時代」這幾個字已寫入中共黨章中,在中共政壇上,不但無人敢挑戰習近平的權威,在共軍中,「老虎」已入牢籠、「蒼蠅、狐狸」亦已歛跡,此時正是「軍委主席」展現「軍威」的時刻。據香港〈蘋果日報〉新聞網9月22日刊出的消息顯示:「號稱中共東海艦隊最先進的052D型飛彈驅逐艦『南京號』政委黃紅飛醉酒窒息死亡」。據了解,黃紅飛在9月初參與浙江舟山半島某船業董事長在浙江某豪華酒店的飲宴,返回軍營後因醉酒致嘔吐物堵塞呼吸道窒息身亡。此一屬於共軍「嚴重醜聞」的消息遭到封鎖,大陸人民所知有限;亦因中共已宣布「19大」召開日期,為避免「節外生枝」,共軍「禁酒令」直到「19大1中全會」後,才由習近平親自「下令」,這是共軍「史上最嚴禁酒令」的原因之一。

 從香港〈蘋果日報〉新聞網披露的消息中發現,9月初參與那場豪宴的除了黃紅飛之外,還有「東海艦隊」原副參謀長皮國涌(共軍紅二代)和任職155艦副艦長皮某的兒子皮率,以及155艦實習艦長朱恆、549艦(常州號護衛艦)政委張貴堂、549艦反潛長張雲鵬和一名地方官員。這6人在酒宴上共喝了6瓶500cc、53度的白酒和10罐330cc的啤酒(的確是酒囊飯袋),這還不打緊,更嚴重的是這些參與飲宴的共軍幹部,如:朱恆、黃紅飛均未按規定「請假外出」;張貴堂只是「口頭向所屬軍艦艦長請示外出」,換言之,這些參與飲宴的共軍幹部都是「在值勤中」外出飲酒,飲宴結束才「返營」,以致發生「嘔吐物阻塞呼吸道死亡」的事件。習近平既身為「國家軍委主席」對如此嚴重的「醜聞」怎能不「處理」?於是在「19大1中全會」後立即端出「史上最嚴禁酒令」,只不過是「遮醜加遮羞」罷了。當然,共軍幹部也在觀望:風頭過了之後,「酒照喝、不喝酒不能升官」!   

 其實,共軍不知下了多少次的「禁酒令」,有沒有效?看看黃紅飛死亡案例就知道。「禁酒」對共軍而言,不過是「階段性的要求」,時間一久,照樣「舉杯一口乾、起步就一斤」,「飲酒文化」是共軍極為重要的「門檻」,「不會喝酒、酒量不大」永遠別想「往上爬」。從大陸與飲酒有關的各種「順口溜」中不難發現:大陸人民對中共官場中的飲酒文化和現象的描繪,是多麼的具體和寫實!

 「11個嚴禁」的「禁酒令」內容令人噴飯

 習近平「頒訂」的「11個嚴禁」的「禁酒令」內容是:「嚴禁工作日喝酒;嚴禁在值班、執勤、演習和訓練時請喝酒;嚴禁在會議、培訓、檢查、調研時宴請喝酒;嚴禁在組織慶典慶功、走訪慰問、接待老幹部等活動中宴請喝酒;嚴禁任何時間、任何場合酗酒等。」這個號稱「史上最嚴禁酒令」的內容曝露出:「共軍飲酒現象與問題」幾乎無處不在、無時不喝、無人不喝、有喝必醉。想想看,在「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大陸,「嚴禁工作日喝酒」意謂著:「非工作日」就可喝個夠、喝到爛醉,「嚴禁在值班、執勤、演習和訓練時請喝酒」,這完全是「職場基本常識」,連這樣的「基本常識」都要習近平特別「端出來」、「曉諭共軍官兵」,如此的「工作紀律」,也難怪習近平「不放心」要「親自抓」。

 對照於習近平「11個嚴禁」的「禁酒令」,大陸上流傳與酒有關的「順口溜」就更「寫實」了,例如從「改革開放」時期就流傳的:「革命的小酒天天醉,吃壞腸子喝壞了胃,吃垮了企業繳不起稅,喝倒了革命老前輩,喝垮了黨的三梯隊(指江澤民),喝得老婆背靠背,生育指標作了廢,老婆去找婦委會;婦委會說:有酒不喝也不對,吃吃喝喝不犯罪;老婆去找紀檢委,門口碰到老門衛,老門衛說:昨天上級來開會,7個常委4個醉,還有3個賓館睡;老婆去找政協會,政協說:我們也想天天醉,可惜沒有這機會;老婆去找人大會,人大說:1年只開幾次會,沒貪污,沒受賄,這種小事排不上隊;老婆去找居委會,居委說:你不醉,我不醉,馬路旁邊誰來睡?大不了送醫院,反正醫療是公費。」

 這段順口溜從「改革開放」起,不但流傳到現在,甚至還編成相聲段子,出現在各種「演藝活動」中。更精采的是:大陸百姓痛恨官員藉飲宴喝酒,變相的勒索,於是編出了以「職業」來分辨各種行業「喝酒的方式」順口溜,比方:喝酒像喝湯,此人是工商;喝酒不用勸,工作在法院;舉杯一口乾,必定是公安;人倆(指飲酒的和陪侍的異性)都不醉,此人是國稅;起步就一斤,準是解放軍。」從這些行業中,可以看到大陸社會上,「酒」既是「開啟升官」之路的「鑰匙」,又是打通各種關節的「通關密語」,習近平的「禁酒令」別說在共軍中可能都是「有禁不止」,就連全大陸百姓都在「等著看」。

 去過大陸的人都會對大陸電視裡「與酒有關」的廣告氾濫感到震驚與厭煩;酒商在大陸是一股龐大的勢力,不但與高官(像江澤民、薄熙來、徐才厚、周永康等人)關係良好,甚至曾傳出:薄熙來在歐洲的古堡就是酒商「奉獻」的。多年前,香港媒體曾轉載一幅大陸漫畫:「從電視機裡不斷向百姓客廳流出酒來」!喝酒,固然是全球性的文化,但是,像大陸官場這樣不分日夜的狂飲、共軍中可以為了喝酒「不假外出」的事,在舉世各國中,應是極少有的。

 結論

 習近平端出「史上最嚴禁酒令」,中共陸海空各軍種紛紛端出「配套措施」和「解釋規定」,甚至還增加了「嚴禁著軍裝到地方營業場所喝酒」等「規定」;武警也「觀風望色」提出各種配合作法,這套「史上最嚴禁酒令」能實施多久?從「只有配套措施」、沒有「處罰規定」,即可看出「禁酒令」不過是共軍上下,配合習近平演的一場戲,熱潮過了,「起步就一斤」的共軍,依舊是「酒照喝、人照醉」! 

(作者為中共問題評論者 )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