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勝利之光

因為有光 所以勝利

專題企劃-刊物改版 合併再出擊

文.圖/傅楓宸

傅楓宸

勝利之光前專題組長

是啊,看不見,可是依舊存在。這是我得知《勝利之光》即將合併時的第一個反應。現職主編邀我寫下當年對刊物的回憶,以為誌念。接下來我要寫的不只是回憶,而有更多的彰顯,雖然心中有一抹悵然……

即使你死了,我不願悲傷。

死神不能永久把我們隔開。

不過像牆頭花,爬到牆的那一邊開出花來,

看不見,可是依舊存在,

它豈能把我們隔開。

《荒漠甘泉》

經國先生在悼念黑貓中隊陳懷中校殉職的文章裡,引用《荒漠甘泉》中的一段詩,以紀念這位摯友。

是啊,看不見,可是依舊存在。這是我得知《勝利之光》即將合併時的第一個反應。接下來我要寫的不只是回憶,而是有著更多的彰顯,雖然心中有一抹悵然………

眷村少年的藝術夢

我記不得第一次看到《勝利之光》是哪年哪月的事,好像是小學二年級吧,總之是個充滿陽光的夏日午後。爸爸帶著我到村旁的軍眷診療所看感冒,我在候診時順手拿起書報架上的《勝利之光》翻閱著,裡面有好多飛機大砲和軍人的照片,看得好開心啊!

回家後,在村裡的水泥地上,用紅磚碎片繼續完成我的「陸海空三軍光復大陸圖」,現在有了更好的資料來源,我可以把飛機畫得更精細,為軍艦添上更多裝備,甚至可以把戰車的履帶畫得更清楚……那種滿足和自信,完全讓一個8歲的軍事迷快樂好幾天,直到水泥地板上的紅磚線條被足跡抹除為止。

直到長大求學就業後,各式飛機戰車模型,一直是我房間內的重要擺設,為了這個夢想我甚至放棄念海軍官校的機會,轉學轉系到政戰學校念藝術系,就為了能學習如何將「陸海空三軍光復大陸圖」畫得更仔細,一圓我的夢想。

最愛可樂牌相機

民國84年底,我進入出版社擔任行政官的職務,並兼在《國魂月刊》學習刊物美編實務。某日,副社長唐健風指派我去拍攝童玩展的畫面,要我去向攝影組長張振中學長領取相機,當學長交給我整套徠卡相機時,我還指著上面貌似可樂的標誌說,這個商標真可愛,好像可樂…..結果換來一頓大笑。由於我也會使用單眼相機,於是在簡單的說明後,我就出任務去了。回來沖洗出幻燈片,不出意料的無一可用,於是開始了自學攝影與美術編輯的路程。所幸在出版社前期藝術系眾學長的金字招牌餘蔭下,主編王雲龍學長對我仍充滿信心,一路從《國魂月刊》帶我到《勝利之光》接下專題組長的職務。

當年出版社投資高額的預算使用徠卡相機,目的在求最好的攝影品質,但在高畫質的背後,要使用全手動機械式相機,出入在熙來攘往的活動現場;或追拍飛機大砲,是一件難度甚高的技能。現今攝影器材已進步到全自動多功能對焦,測光、色溫、光圈、快門均有高精密軟體輔助,數位顯影省卻更換底片的限制,讓攝影工作輕鬆甚多。當年同時期的攝影器材,除了仍使用底片外,都已達到全自動功能,在眾多新聞攝影同業裡,我是唯一使用全手動機械式相機的人,曾有同業叫我Mr. Leica 。

因應這份虛榮,我常有帶著手動步槍對抗自動步槍的困擾;但也因為這個性能上的限制,磨練出我扎實的現場預判能力與畫面構圖能力,不輕易也無法亂按快門,只對精準時刻按下快門。

民國86年6月,新中國出版社因應國軍精實案而裁撤,併入青年日報社成立出版部,從獨立預算單位變為自負盈虧單位。面對大幅裁撤人員以節約預算的窘境,自然無預算再更換自動相機與電腦,偏偏這兩項裝備又是這等文宣作戰單位的「火力指標」,於是我和這批高貴又老式的器材,以節省彈藥的狀態省著用每張底片,度過了在出版社的10年。

練就一身武藝

在《勝利之光》任職時,我身兼專題企劃、攝影、美編、督印…等一條龍的工作,由於主編王雲龍學長對我的信任與倚重,也練就我得以總管雜誌編務的能力。這期間,我經歷了國軍近代武器戰力現代化轉換的過程,如:勝利女神防空飛彈除役,天弓二型防空飛彈、愛國者二型防空飛彈成軍,F-104戰機除役,幻象2000戰機、F-16戰機成軍,E-2T空中早期預警機成軍,IDF經國號戰機出廠10週年與結束生產、老陽字號驅逐艦全數除役,成功級巡防艦、濟陽級驅逐艦、康定級巡防艦、基隆級巡洋艦返國,M-48A1戰車除役,M-60A3戰車成軍,雲豹甲車研發成功,AH-1W攻擊直升機成軍,CH-47D運輸直升機成軍……等歷史時刻。

當年那個畫著「陸海空三軍光復大陸圖」的8歲眷村男孩,不會想到有一天他會站在這些歷史時刻裡,成天抱著手動機械相機,用幾乎抽筋的眼皮與疲勞的手指對焦,拍攝眼前飛快的戰機,像狙擊手一樣的捲動一張張底片,對著壯闊的畫面按下快門。

當時單身的我,隨時保持出任務的備戰狀態,家裡的床頭堆滿著國內外各式軍事期刊,睡前反覆「讀」著這些精采的軍事攝影作品,反覆推敲與研究拍攝方式後才能安心入眠。隨著攝影技巧與軍事知識的日漸純熟,我在拍攝專題前,都會先預劃分鏡,與受訪單位充分溝通拍攝需求,在不影響保密限制、不誤導戰術作為的情況下拍攝專題。期間我曾隻身前往谷關麗陽營區、屏東、潮州傘兵訓練基地,完成三天兩夜的特戰部隊採訪,這組照片讓我獲得國軍文藝金像獎攝影銅像獎與中國文藝協會第43屆攝影獎章的肯定。更因為對軍事題材的熟悉,藉由原本擅長的漫畫技巧,獲得第35及40屆國軍文藝金像獎漫畫類金像獎。

主編王雲龍學長一路提攜著我,看著我從雜誌門外漢,到順利完成每期任務,常說我在《勝利之光》練就一身「武藝」,其實應該是「文藝」吧……總之,我在《勝利之光》的日子裡非常快樂,因著前輩們在這塊園地裡辛勤耕耘,身為後輩的我享受餘蔭之外,也努力做好我分內之事,充實自我。

為我擋子彈的主編

在《勝利之光》的日子裡,因為身兼多項工作,我常幻想自己是一位堅守陣地的戰士,從申請彈藥、出門打仗、結報彈藥消耗、清點彈殼、自掏腰包貼補差旅、不時要面對來自審計部的經費盤查後,坐回編輯桌篩選幻燈片、編版、寫圖說、督印,接著還要回答上層長官的問題……我以為我真的很盡責了,但忘了在我頂上為我擋子彈的主編。

某日,主編王雲龍學長給我一篇文稿與三張照片,說是上層交代要刊登的。我打開文檔,是介紹聯勤國造T-75班用機槍的文章,用擬人法將機槍幻化成戰鬥女王,實在是一篇有趣的描述。但附上的照片僅是用傻瓜相機拍的機槍全景與兩張作者持槍試射畫面,畫質等均不理想。

於是我向聯勤詢問可否借T-75機槍搭配模特兒重拍形象照,因種種安全理由未獲同意。為了要讓文字描述躍然紙上,於是我向經營軍品店的好友,借了類似T-75機槍的M-249 Minimi機槍模型與全套野戰裝備,請當時的女友當造型師和她的辣妹朋友當模特兒,請專拍時尚雜誌的朋友在攝影棚內完成「婷婷」戰鬥女王的形象,在完全沒預算的狀態下,憑著熱情完成任務。

本以為出刊後會獲得好評,沒想到作者卻相當不滿。主編知道我為這篇文章所做的努力,雖然自己遭受指責,卻只是微笑說了句:「下次注意」。當下心中五味雜陳,除了感謝主編厚實的肩膀,唯有更努力完成任務,才足以報答主編的厚愛。

爾後,我也企劃執行了多次軍品收藏及軍中帥哥美女形象的系列專題,期望能藉由日漸蓬勃的軍迷風潮與亮麗軍人形象發行月曆,可能是因為「戰鬥女王」事件的影響,此案一直不受青睞而胎死腹中。

輕舟已過萬重山

因為生涯規劃因素,民國95年退伍離開《勝利之光》,投入民間職場開始另一個學習。我運用在《勝利之光》所學技能,擔任活動企劃與視覺創意,承接並策展了國軍歷史文物館「藏鋒兵器典藏展」等八檔專業軍事主題展;並與順益台灣原住民博物館合作,策展執行「原生力」原住民影像展,優游其間格外充實。

期間在承接製作「黑貓中隊特展」時,得以親見大時代巨變的英雄人物,近距離交流備感榮幸。當我見到曾身陷敵區多年的老飛行員,再度返回桃園基地廢棄的中隊簡報室,向當年的老隊長行舉手禮:「報告隊長,任務執行完畢!」時也不禁淚崩。

我認為,那些年憑藉追求勝利的精神戰力,身陷敵區多年的老飛行員從未變節;苦守前線碉堡內的戰士,有著守護家園的豪氣;海軍弟兄頂著十公尺的巨浪,駕著老陽字號巡弋南疆;特戰弟兄寫下遺書準備奪島作戰……。當年他們沒有優渥的薪資,卻有高昂的精神戰力,支撐著他們為所當為,因為有光,所以勝利!

對我而言,《勝利之光》就是一支特種部隊,一支平面文宣作戰的特種部隊!我們因任務對象而成立、出勤,我們人少卻能戰善戰,前輩們曾在海外的文宣戰場上與《人民畫報》近身激戰,後輩如我勤訓精練隨時備戰。誠如老主編焦士太老師所言,美好的仗我們已經打過,任務有結束的一天,未曾結束的是我們所追求的夢想!

夢想……是的,夢想。

閱讀請點以下網址:

◎Hyread ebook (網址:https://ebook.hyread.com.tw/store_mz_search.jsp)

◎Mybook (網址:http://mybook.taiwanmobile.com/magazine)

◎udn閱讀吧 (網址:http://reading.udn.com/v2/magMain.do)

◎利用臺北市立圖書館的借書證,登入臺北好讀電子書平臺(網址:http://tpml.ebook.hyread.com.tw/),不論是電腦手機或平板都能借閱唷!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