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美、北約強化戰力 防禦俄國反制行動(上)

◎黃文啟 (譯)

 俄羅斯自2014年以來在東歐地區的侵略性舉動,引起波羅的海及北約東翼國家的嚴重關切,北約與美國亦採取各項加強部署措施,確保盟國安全。然在未了解俄國決策模式與反應的情況下,卻難免擦槍走火與引爆衝突之風險。智庫蘭德公司特針對此一議題進行研析,並提出相關發展可能影響。本報特摘譯其重要內容,區分上、中、下3部分以饗讀者。(編按)

 前言

 俄羅斯與北約組織自2014年以來緊張情勢不斷升高,導致各種加強美國和北約在東歐地區軍事部署的提案。北約組織雖在軍事上擁有整體性優勢,然在緊鄰俄國的波羅的海區域卻有明顯傳統軍力失衡情況。為解決此種局部失衡,分析家與決策當局所設計的各種方案,都是希望讓俄國發動攻擊將付出更高代價,且取勝機率降低。許多分析家也針對此種強化部署的軍事效用,以及其對俄國和北約在該地區傳統軍事衝突,最後結果可能的影響進行分析。

 美國與北約組織所有加強部署方案都在於改變俄國的行為。因此,俄羅斯反應方式的本質,將決定這些行動的效用及可行性。其潛在反應動作可能包含各種不同層次,從默默接收美國和北約的行動、降低考慮對北約發動攻擊的意願、大幅增加邊界兵力部署,以反制北約,以及漸進升高情勢至直接衝突。俄國還可以利用美國和北約各國的非軍事性弱點,影響其可能採取的軍事舉措。因此,判斷俄國可能反應方式的可能性,是分析美國與北約應採取何種兵戰力部署行動的關鍵要素。

 過去分析家確曾誤判俄羅斯可能採取之行動,最有名的即是2014年克里米亞併吞案。此種情況更證明針對俄國行為進行更深入分析之必要性。大多數針對東歐戰略情勢的分析,就俄羅斯機動與決策行為方面都持強烈的不同立場。因此,就俄國與波羅的海地區的政策討論方面,往往會完全忽略不同立場的考量因素。

 許多「鷹派」分析家警告,在北約集中兵力發動大規模反擊前,俄國有能力在幾無抵抗情況下奪取並占領波羅的海三小國。此種發展不僅對北約具有挑戰、對此3小國具有毀滅性、且極可能讓情勢走向核戰邊緣。因此鷹派分析家通常都建議應增加前進部署兵力,以嚇阻俄羅斯的軍事進犯。此種論點通常都假設俄國認為北約在波羅的海的嚇阻力不足,因此莫斯科當局願意冒重大風險,尋找徹底擊潰北約軍隊的機會。

 「鴿派」分析家則認為俄國雖有能力進行此種攻擊,但卻幾無誘因採取此種作為。因為北約集中兵力後,其戰力遠大於俄國,因此,北約的反侵略軍事行動,將迫使俄國必須在承受傳統戰爭潰敗和毀滅性的核武對抗之間做選擇。同時就算北約不採取軍事行動,在油價低迷的情況下,如果西方採取全面性經濟制裁,也會讓俄國陷入經濟崩潰的慘況。為了取得像波羅的海這樣無關俄國核心利益的地方而承擔如此重大的風險,形同在決策上願意接受任何嚴重程度的風險,這並非俄國的作風。此種論點,則是假定俄國領導人的誘因與其國家利益一致;美國和北約對其政權並未構成攸關存亡的威脅。

 北約在歐洲兵力部署與戰力 

 過去兵力部署

 北約組織自1949年成立以來,在兵力部署方面變動甚大。就整體而言,蘇聯及其附庸國就部隊人數和傳統武器方面擁有遠高於西方世界的優勢。1960年代「彈性反應」戰略開始成為主流,北約組織依據此一戰略,維持使用從傳統武力到核子武器的各種不同強度手段之廣泛嚇阻選項。此一時期,北約傳統嚇阻力量在防範華沙公約侵犯盟國方面,扮演著更為重要的角色。

 大量北約傳統兵力一直都部署於西歐地區,直到冷戰結束其已不再必要為止。隨著華沙公約和蘇聯瓦解,北約組織開始降低其部署在第一線的主戰兵力,轉而依賴快速反應部隊和增援兵力。其在後冷戰環境中,已開始在任務重點轉移至危機處理、雙邊軍事交流及衝突預防等新責任。集體防禦雖仍是北約組織的核心任務,但已轉為透過「縱深防禦」方式進行,而非前進兵力部署。

 現行兵力部署

 當前,北約組織雖然經過後冷戰時期的大幅裁軍,但在傳統軍力比較上卻擁有絕對優勢。在主戰部隊的戰力對比方面,情況亦復如此。由表1、表2、表3所示,雖然北約擁有強大兵力,但高危險地區駐軍卻僅占其中一小部分。由於大多數北約兵力都未部署在東歐,因此在俄羅斯猝然攻擊的情況下,恐甚難快速因應。因此,雖然俄羅斯總兵力遠落後北約組織,但在波羅的海等東歐地區,卻反而擁有絕對優勢。(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