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美、北約強化戰力 防禦俄國反制行動(中)

◎黃文啟 (譯)

(接上文)

 俄羅斯兵力部署與全般戰力

 俄羅斯雖能在全境調動兵力,但此種調動不僅費時且會引起北約注意,因此在分析方面仍宜從地理位置著眼。俄國依據軍事目的將全國區分為東、西、南、中4大軍區和北極聯合戰略司令部。其中,西部軍區是最可能用於猝然侵略波羅的海地區,南部軍區則可能用於羅馬尼亞、保加利亞或土耳其,並以中央軍區增援。

 俄國目前總兵力遠低於北約組織總和。俄軍的機械化部隊約有3個師和47個獨立旅;北約僅在歐洲地區就有2個師和71個獨立旅的機械化的部隊。雙方在海、空兵力的落差更大。以戰鬥飛行部隊而言,北約駐歐的99個戰機中隊,遠超過俄羅斯的18個飛行團和8個戰機中隊。

 就總兵力而言,計量雙方的常備、後備部隊、主戰戰車、戰鬥機和主力水面艦,北約組織戰力遠高於俄國。這些部隊僅有少數部署在俄國邊界附近。在波羅的海與東歐爆發衝突時,北約可能得面對在該等區域喪失局部優勢的不利局面。因此,北約現行兵力部署,在面對俄羅斯猝然對波羅的海等地發動進犯時,恐難以提供充分戰力擊退俄軍或遲滯其攻勢。

 北約規劃兵力部署方案

 北約依據「歐洲保障方案」(ERI)及2016年7月華沙高峰會決議,已開始採取消弭上述局部戰力失衡狀況的步驟。但在俄國入侵烏克蘭之後,東歐第一線國家自然對情勢感到不安。這些國家(尤其是愛沙尼亞、拉脫維亞及立陶宛)完全沒有以空間換取時間的本錢,因此,可能得依據北約反擊才能光復國土。以下略述北約目前的兵力部署方案:

 歐洲保障方案:美國前總統歐巴馬於2014年6月宣布該項斥資10億美元的計畫,用於強化北約、非北約及前蘇聯共和國的防衛與夥伴關係。其主要作為包含「增加駐歐美軍」、「擴大雙/多邊演習」、「改善基礎設施」、「提升預置作為」及「建構夥伴能量」等5項。就兵力部署方面,最重要的作為是以1個裝甲旅搭配輕裝和史崔克部隊,於波羅的海及波蘭進行輪調部署,以及定期進駐羅馬尼亞及保加利亞。此外,增加陸軍預屯裝備,供增援部隊使用(含砲兵旅)。預算額度在後續年度逐年增加,2017年即已達34億美元,反應美軍對於歐洲安全重視。此外,從2014年開始,以「大西洋決心行動」執行多項訓練演習和輪調部署,展現美國確保北約聯盟的決心。

 2014年威爾斯高峰會及「戰備行動計畫」(RAP):北約在2014年9月威爾斯新港高峰會時又通過一連串加強措施,包含宣布「戰備行動計畫」。該計畫主要在於採取因應北約邊境地區安全環境,面對俄國及其戰略影響所構成挑戰所需之完整配套措施,以解決北約東翼緊張情勢。戰備行動計畫包含「保障措施」與「因應措施」兩大部分。前者主要針對空中戰巡、海上監偵及軍事訓練演習。後者則是尋求擴大北約兵力及強化應處安全威脅之能力,並針對性提升「北約快反部隊」(NRF)兵力和戰力。這支由各會員國派遣海、陸、空、特戰部隊輪調編成的部隊,在該次高峰會後由1萬3000人,擴編為4萬人的3個旅。其中「極高戰備聯合特遣部隊」(VJTF)更可在2至3天內投入受威脅地區。同時也成立一支統合波蘭、羅馬尼亞、保加利亞及波羅的海各盟國軍隊的「北約兵力整合單位」做為新的常設指管機關。

 2016北約華沙高峰會:經過嚴謹落實威爾斯高峰會提出之大部分方案後,北約組織到2016年已經展現出確保會員國集體防衛的堅定承諾。但威爾斯「戰備行動計畫」並非用於充分解決嚇阻問題。尤其是新成立的「極高戰備聯合特遣部隊」有限的兵力規模,更難以對俄羅斯入侵的情況,有任何顯著影響。北約高階指揮官們也認為這支部隊在防禦狀況下部署到波羅的海的速度太慢,在投入後面對敵軍又過於脆弱。因此,北約最東的幾個會員國力促應採取比威爾斯高峰會方案更強大的措施。華沙高峰會召開前一年多,波蘭總統杜達即要求北約應在東歐的各基地長期駐軍。波蘭政府官員在2016年5月的高峰會上又再次重申此一訴求。愛沙尼亞三軍總司令也要求美國在波羅的海地區部署愛國者飛彈。北約秘書長史道登柏格也表示,已決定在東歐地區部署大量兵力。因此,華沙高峰會最後決定採取數項步驟,並以多國聯合部隊輪調部署方式,在東翼地區成立「加強前進駐軍」部隊,並從2017年開始由加拿大、德國、英國和美國各派遣一個營級部隊到波羅的海三國和波蘭。波蘭則將其中一個師改編為這個多國師級部隊的指揮部。此外,北約也在羅馬尼亞編組1支多國旅級部隊。

 俄羅斯對北約組織企圖認知

 在俄羅斯與美國或北約劍拔弩張的緊張情勢下,這些加強兵力部署作為都被視為極具威脅性。莫斯科當局高度猜疑美國採取這些措施是居心不良;許多俄國領導人認為美國與北約安全無視其利益,尤其是北約東擴更明顯對俄羅斯安全構成威脅。蒲亭在2014年即已指陳「北約和美國希望獲得對蘇聯的徹底勝利,以達到獨霸歐洲之目的」。他認為美國所建立的偏頗國際秩序,完全是犧牲他國利益,以擴張自身利益。

 俄羅斯認為北約與歐盟的擴張是一項明顯威脅。因為其一向認為確保「近邊地區」勢力,是確保本土經濟、政治與實體安全的核心。一旦所有前蘇聯共和國全都加入北約或歐盟,其對這些國家的影響力將大幅削弱,但北約在這些區域的軍事力量卻會大幅強化。蒲亭所望追求的目標,是1個由俄國主導的歐亞大陸,與歐盟、中共和美國分庭抗禮。

 因此,俄國在2014年的軍事準則中,即已明列北約併用傳統軍力和非軍事手段的侵略行為,係為達成其政治目的,故而是俄羅斯安全上的重大威脅。該準則還進一步將運用資訊與通信科技追求政軍目標列為危及國家主權、政治獨立與領土完整的滲透破壞行為。這些顛覆俄國周邊國家的行為,諸如烏克蘭的「橘色革命」,都是來自西方政府的陰謀。

 由於莫斯科當局一向視喬治亞和烏克蘭等國為其核心利益,因此北約加強與這兩國關係,正是明顯侵犯其利益的行為。加上後續的擴大兵力部署與嚇阻措施,充分證明北約和美國是要讓俄羅斯陷入難以與其抗衡,進而完全配合其國際秩序安全的戰略不利條件之下。

(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