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國際瞭望】內政分崩離析 索馬利亞陷反恐困境

◎古明章

 索馬利亞自1991年武裝政變推翻執政20多年的1991年莫哈梅.西亞德.巴雷總統,長年戰爭使得國內基礎建設不完整、經濟崩潰,人類發展指數低,是全世界最貧窮國家之一。長年的動亂,經濟不振、民生凋敝,恐攻頻傳,政府貪腐指數全球最高,是全世界最具代表性的「失敗國家」,首都摩加迪休本是比較和平的地區,但近來連續發生數起的炸彈攻擊,最大的悲劇是10月中旬造成至少358人喪命,是索國傷亡最慘重的恐怖攻擊,引發舉世憤慨。

 軍閥割劇混亂 長年內戰摧殘

 1960年,英屬索馬利蘭和義屬索馬利蘭先後宣告獨立。同年7月1日,二者合併為「索馬利亞共和國」。1991年趁內戰混亂之際,英屬索馬利蘭重新宣告獨立為索馬利蘭共和國,但未獲國際社會所承認;東北部也成立索馬里邦特蘭國,為一自治國。

 索國位於非洲東部,東邊為印度洋、北臨亞丁灣,是鄰近連接歐亞的蘇伊士運河必經海域,為非洲海岸線最長的國家,優越的地理位置具重要戰略地位。

1969年,巴雷發動軍事政變,並在奪得政權後,於10月21日改國名為「索馬利亞民主共和國」。長達20多年實施社會主義高壓統治,引發民怨,1991年1月,穆罕默德.法拉赫.艾迪德領導的索馬利亞聯合大會黨武裝推翻巴雷政府,並於同年2月改回國名為「索馬利亞共和國」。

 惟艾迪德自任總統後,另一派不服、自立門戶,隨即進入無政府狀態,軍隊各為其主,各地戰亂頻傳。聯合國於1993年抵達索馬利亞介入局勢,展開為期2年的任務,提供人道救援以減輕饑荒問題。爆發內戰至今,經濟全面癱瘓,數十萬人死亡,逾百萬人淪為難民。

  1991年5月,北部的部落宣布獨立的索馬里蘭共和國,雖然沒有得到任何政府的承認,但這個實體保持著穩定的存在,並繼續努力建立憲政民主,包括舉行市政、議會和總統選舉。

 身陷內戰之苦 列名貧窮國家

 2000年8月,索馬利亞全國和會在鄰國吉布地舉行,和會通過了過渡憲章,選舉出內戰以來的首屆議會和總統,組建了索馬利亞過渡政府。

 1991年後各地宣布獨立,索國四分五裂,內戰期間軍閥割據,各地都傳出獨立聲音,不少地區宣布臨時獨立並要求自治;這期間也有不少調停組織及會議的出現,但各地間的軍閥和氏族仍衝突不斷,內戰不斷延燒。

 2004年,索馬利亞和平有眉目,在國際調解下,過渡政府成立,但政府體質太弱,仍無法掌控全局。以伊斯蘭教法為依歸的武裝組織「伊斯蘭法庭聯盟」(簡稱ICU),一度占領首都與過渡政府對抗,隨著ICU勢力逐漸擴大,導致衣索比亞也捲入戰爭。鄰國衣索比亞政府軍在2006年大規模介入,協助索馬利亞過渡政府對抗ICU,ICU節節敗退後,溫和派選擇和過渡政府合作。

 強硬派則頑抗到底,且分裂成伊斯蘭黨、伊斯蘭青年黨等組織,不斷籌劃武裝攻擊行動。衣索比亞軍隊在2007年撤出索國,讓情勢更趨複雜。

 戰爭利益龐大,外國勢力坐享其成,索國內戰始終難以解決,除了軍閥與氏族為爭奪資源、權利互相鬥爭外,外國勢力介入也是一大原因,當索國內部爭鬥時,國外透過販賣武器或是占用資源來從中獲取暴利。

 恐怖攻擊頻傳 激進組織林立

 索馬利亞在2012年起改為聯邦共和國後,政局漸趨穩定。然而,伊斯蘭黨、伊斯蘭青年黨等極端武裝分子不斷發動攻擊,試圖顛覆政府,內戰形式轉為恐怖攻擊,人民仍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近年橫行在伊拉克、敘利亞的「伊斯蘭國」進入索馬利亞發展組織「索馬利亞IS」,與效忠於「開打」組織的青年黨軍是乃敵對勢力。青年黨軍隊至今盤據索國中部與南部,希望推翻政府,美軍因此不時空襲對抗,且獲美國白宮擴大授權。

 2017年初,川普政府上任後,批准擴大在索馬利亞的軍事行動,將反恐列為其非洲戰略的頭等大事。美軍已經對「青年黨」和「伊斯蘭國」實施了20多次空襲。

 十多年來,「青年黨」人謀求用伊斯蘭教法統治索國。2年前,「青年黨」的一些武裝人員分裂出去,加入「伊斯蘭國」。在索馬利亞南部的「青年黨」根據地已經出現親「伊斯蘭國」組織,但最著名的是美國空襲目標在邦特蘭的北部。邦特蘭境內的「伊斯蘭國」武裝人員估計約200人。

 青年黨有數千名軍隊,控制南部和中部農村,「青年黨」擔心「伊斯蘭國」壯大,雙方時有對抗。目前「伊斯蘭國」在索馬利亞的基層組織規模尚小,且該組織在全球的財力逐漸萎縮,如果其頭目被斬首,這些基層組織就可能徹底瓦解。美軍首次空襲「伊斯蘭國」武裝人員的意圖即在趁其未壯大前先剿滅。索馬利亞青年黨旨在推翻索馬利亞政府、打造伊斯蘭國,除召募青年,還有一批遭誘騙和囚禁,終淪為性奴的女子。

 知名海盜王國 衝擊區域安全

 索馬利亞政經體系癱瘓之後,人民平均所得1年僅600美元,大批沿海居民、漁民、軍人改行當海盜,靠搶劫、勒贖獲得巨額利益。光2011年,海盜襲擊事件高達176件、贖金達46億。嚴重衝擊全球海運,我國也有多艘船隻先後遇劫。

 在歐盟、俄羅斯、美國等國家合作打擊,並護航外,近年海盜已大幅降低,2012年後索國海盜在各國打擊下,逐漸不再是區域安全的重大威脅。

 結論

 索馬利亞從殖民地掙脫後,在民族建構過程中,未能建立公民對體制的認同,仍停留在氏族、部落的社會形態,加上政客、軍閥的爭權奪利,成為失敗國家;恐怖主義成為全球與區域的重大威脅,未來需透過國際社會的援助,使索國政府能穩定國內秩序,發展經濟,方能消弭恐怖組織的擴張因素,促進區域和平。(臺灣戰略研究學會研究員)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