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維持印亞太地區優勢 美面臨嚴峻考驗(下)

川普於競選期間宣示要建立一支350艘軍艦的海軍。圖為川普去年7月走訪航艦福特號(CVN 78)。(法新社資料照片)
川普於競選期間宣示要建立一支350艘軍艦的海軍。圖為川普去年7月走訪航艦福特號(CVN 78)。(法新社資料照片)

◎邱榮守(譯)

(接上文)

 落實兩項戰略途徑的政策建議

 2.核心聯盟以外建立定期性多邊海下作戰演訓關係

 作戰與戰術層級的海下作戰協同活動(包含船艦、潛艦、戰機、無人航行器和分散式傳感器)是項複雜的作戰任務。海下作戰協同任務必須於平時進行反覆演練,以進一步確保一旦發生衝突時可以成功地完成任務。

 美國已經多次主導海下作戰多邊軍事演習,如在夏威夷每兩年舉行一次的環太平洋演習(RIMPAC),及2015年與2016年在印度洋舉行的馬拉巴爾演習,這是由美國、日本和印度共同參與的三邊海軍演習。這類演習的次數應該增加並且擴大參與的國家,而且應該將海下作戰列為演練的核心任務重點。這個建議不僅僅是針對海下作戰聯盟成員國。例如,印度雖不是聯盟的原始成員國,但透過定期性的多邊海下作戰演習可以讓聯盟和印度大幅提升海下作戰效能。 

 3.建立研發機制和採購可負擔的技術,以提升聯盟的海下作戰能量

 美國對於各種先進科技一直不遺餘力的進行研發,如無人水面載具(USV)、無人海下航行器(UUV)及分散式、網路型的海下監聽感測器。在提升聯盟夥伴的海下監聽能量方面,上述裝備系統或許是他們財政能夠負擔的可行方案。邀請聯盟夥伴參與這些新興科技的研發與採購除可以大幅增加方案的經濟規模,亦能夠減輕所有夥伴的財政負擔能力。

 共同合作採購計畫的傳統障礙包括國家和(或)專有技術輸出、保護國家基礎工業的強烈企圖及日益全球化經濟對於國內就業的影響。「購買美國產品法」自1933年通過後即一直修訂至今,這種情形就是第二種障礙的明顯例證。然而,美國可以授予聯盟國家輸出管制的豁免,而且這種由聯盟成員研發的海下作戰技術產品也可以開放多邊相互銷售,包括美國向聯盟夥伴採購相關零附件產品。

 沒有一個聯盟國家能夠在印亞太地區獨立維持所屬地區的海下優勢。對聯盟合作途徑的批評者也提出3種會影響目標實現的障礙:

 1、主宰地區的歷史文化敵意,如日韓、日菲及美越等。

 2、與海下作戰有關的事物本身就具有很高的機敏性,再加上保護聯盟成員海下部隊安全的最高要求,如國家科技、戰術、技術和操作程序,及達成國家與聯盟目標的海下作戰行動。

 3、 聯盟作戰的基本缺陷就是政治與戰略缺乏一致性,使得遠程規劃無助於複雜軍事作戰(如協同反潛作戰)任務的達成。

 雖然美國及其盟友和在印亞太地區的合作夥伴目前都缺乏政治的一致性(支持北約運作的基石),區域所面臨的戰略挑戰正朝向生存威脅的面向發展,至少從日本和南韓的眼中及美國的觀點即是如此。最近在日本、南韓和美國進行的飛彈防禦系統(BMD)三邊合作,因為面臨北韓威脅不斷地加劇而消除3種障礙:日韓間的歷史深仇,飛彈防禦系統的科技技術是高度機敏性,以及沒有支持此作為的根本性政治協議;相反地,他們是基於共同的國家安全利益而形成一個聯盟。相同的情況下也應該運用維持海下優勢,尤其是日本和南韓對於海上能源與貿易的依賴關乎國家安全與利益。因此,海下優勢的喪失將嚴重威脅他們的國家安全。

 國際關係學者指出:美國建立區域聯盟關係似乎是劍指中共,此舉可能會引發中共的不滿,並影響「中」美雙方在其他區域的合作關係及全球政策目標的共同利益。坦白說,確實是如此。自2009年以後,中共在印亞太地區的行為愈來愈具挑戰力,且近些年來更積極努力削弱美國在國際間的影響力。中共挑戰區域安全和穩定的動機甚為明顯,並透過積極擴充軍備來強化對外的威懾力。

 2016年美國智庫蘭德公司的研究報告(與中共的戰爭:通過不可思議的思考)指出:美國與中共之間的戰爭對兩國、東亞和全世界所造成的毀滅性結果是無法想像的。中共和美國在某些區域的爭端都有可能會引發更進一步的軍事對抗甚至暴力衝突。如果發生一個意外事件或者一場危機的情勢不可收拾時,彼此雙方都有可能會發動先制攻擊。再者,如果爆發戰爭,雙方都有足夠的兵力、技術、工業能量和人力來進行陸、海、空、太空和網絡空間的大規模對抗行動。因此,「中」美間的戰爭代價非常昂貴,其所造成的後果不僅無法想像,而且需要更進一步的斟酌思量。

 香港「南中國早報」近日轉載一篇社論,標題為「中共幾乎已經結束了和平崛起的把戲」。標題已經說明了問題的答案。當鄰國漁船在東海和南海之有爭議海域進行捕撈作業時,中共常常使用海軍、海警和準軍事船隻來將其逐離。再者,中共持續地在南沙七島礁進行軍事化工程,儘管中共主席習近平先生承諾要妥善處理。還有,中共不斷提供北韓物資資源的行徑,不但違反聯合國禁止核武器和彈道飛彈擴散禁令而且還影響區域安全的穩定。

 美國亦有報導指出,歐巴馬政府的國家安全會議曾要求:當提到有關中共事務時應停止使用「競爭」一詞,但美國防部高層們在公開的聲明中仍繼續使用該詞語來加以凸顯中共能力和意圖。最後,除了上面所列出的三項建議外,美國及其區域盟友亦應在重要海域進行更有力的威懾行動。

 4.經由監控海下「警戒目標」行動來展現威懾力

 政治學家貝斯稱「威懾是遏制蘇聯的基本軍事戰略,也是贏得冷戰而不用打第三次世界大戰的關鍵因素。」任何在西太平洋以外海域航行的中共或俄羅斯潛艦都應予以持續性追踪並由美國及其聯盟夥伴標示與發出「警戒」的目標訊息。美國和北約威懾戰略的關鍵要素就是展現反潛的優勢戰力,包括全程掌控蘇聯彈道飛彈核潛艦及其伴隨的護衛核潛艦行踪與風險示警。運用類似的手段,美國及其海下聯盟夥伴應該讓俄羅斯和中共海軍指揮官對其潛艦部隊在衝突中的生存能力產生質疑。

 採用此作為不僅能夠更有效率地執行反潛作戰,而且這也是國家領導者允許反潛部隊以更公開及積極手段來對抗中共潛艦的重要決策。當然,此舉必然會引發「中」美及中共與美國區域聯盟夥伴關係的更多摩擦。然而,在海下領域的摩擦並不必表示要禁止其他具有共同利益領域的戰略合作,如海上打擊海盜或維持自由貿易等行動,尤其是保護從中東經由海上運送的碳氫化合物。

 在運作的層面上,有些美軍指揮官非常關切積極性及持續性的反潛行動將暴露美軍的戰術、技術與程序,並使中共能夠乘機發展反制手段、技術與準則,進而弱化美國及其盟友在衝突對抗中的優勢。此一關切忽略一個更重要的觀點:平時所實施之有效且積極性的反潛行動本身就具備可以預防衝突的強大威懾力,就如同其在冷戰時期對付蘇聯的情形一樣。美國及其亞太盟友和其印亞太地區的夥伴必須了解到他們的海下安全正處於嚴重的威脅之中。對於這種認知的理性反應就是採取適當的戰略作為,然後向潛在競爭對手展現戰略的效益性。如果美國及其盟友未能繼續維持海下的優勢,可能會給印亞太地區甚至全球社會帶來戰略性的災難。(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