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野戰口糧再進化 戰力補給凝士氣

 國防部日前展示新一代國軍「野戰口糧」與「加熱式餐盒」,不僅高度展現通用後勤研發與創新的豐碩成果,色香味俱全之即食乾糧與餐盒,亦能實際滿足官兵救災與戰時之基本飲食需求,凝聚國軍弟兄的團結與向心,使各級部隊在各項演訓及參與救災過程中,得到口味與能量兼顧的戰力補給,並在潛移默化中,提升訓練成效與總體戰力。

 本次野戰口糧研改,源自國防部馮部長日前視導澎湖漢光演習期間對弟兄之關心,期許各級幹部應發揮「作之君、作之親、作之師」角色,以同理心思考如何提供官兵美味、營養與方便攜行之野戰餐點,以維持體力,提升戰力。部長之期許,不僅傳達國軍各級幹部愛護與照顧官兵的理念,亦彰顯長官與部屬「如兄如弟、如手如足」的親愛精誠典範。

 國軍野戰口糧原本依主食內容不同,區分為A、B、C、D式等4個形式,歷經4次研改,於民國87年依官兵調查結果,以滿意度較佳的A、C式納入撥補,每式均含主食、副食與飲料;本次研改則包含許多重大精進,如增添餅乾種類、提供飲料直接飲用包等,以提升口感與便利性;此外,國軍加熱式餐盒共歷經2次研改,本次係根據官兵喜好,增加米飯質量並調整口味,種類區分計有紅燒牛腩等8種葷食、鮮菇素肉等3種素食,合計共有11種不同風味之加熱式餐點,在15分鐘皆可完成加熱,滿足官兵熱食需求。

 不論何種口糧,均屬單價較高之軍品,為能有效運用資源,撙節國防預算,現行食用做法均採「救災配糧」與「屆期推陳」等方式,當部隊遂行救災與演訓,在外無法實施熱食配送與炊爨時,則以野戰口糧搭配加熱式餐盒食用,以滿足官兵食的需求。

 無論古今中外,軍用乾糧自人類開始征戰時就已出現,例如公元前的秦朝軍隊,就以耐儲藏、便攜帶的「鍋盔餅」充當軍糧;西方工業革命開始之後,耐保存的罐頭食品大興,取而代之成為口糧的主角,至二戰爆發前,美國更成立專門的研發機構,開發各種樣式的口糧與加熱裝置,始激發各國要求軍用口糧求新求變的政策,以滿足官兵在戰場上或演訓與救災等任務中,「食」的需求。國際上目前以美軍的口糧組合變化最多,光是主食口味即多達24種,另配有無焰加熱包與濕紙巾等,解決了美軍海外作戰部隊野戰飲食急需。

 食物是人類維繫生命最重要的元素,糧食供應充足與否,將直接影響戰場上官兵的士氣與體力,若不足則人員易因營養不良、抵抗力下降而感染疾病,並會直接導致戰力下降。孫子兵法曰:「軍無輜重則亡、無糧秣則亡、無委積則亡」,又曰:「大軍未動,糧草先行」,即充分解釋,唯有充沛的糧食供應,方為維繫戰力與戰志的根本。

 檢視中外歷史,勤訓精練是戰爭獲勝的前提,但充足與完善的後勤支援,更為戰力發揮的礎石。以美軍為例,不論部隊在多偏遠的前線作戰,補給線都能透過縝密的規劃,迅速建立與運送,尤其在「食」的部分,官兵縱使遠駐伊拉克偏鄉獨立據點,亦可透過強大的後勤支援能量,享受到牛排、甜點等佳餚,逢年過節更有專車運送比薩等食品到營區,使官兵不僅能享受美食,也可一解思鄉之情。

 事實上,國軍部隊執行野戰食勤作業,有相當的複雜度,三軍單位執行山隘行軍、基地演訓、戰備週演練、防衛作戰演習、聯兵旅對抗與三軍聯戰操演時,均可能面臨熱食無法配送,或需模擬戰場實況演練膳食補給中斷,因此開發便利且受歡迎的口糧,的確深受官兵歡迎;另國軍部隊面對隨時馳援的救災任務,當人員進入受災地區面臨補給不易、三餐均須自理時,口糧的重要性能解決燃眉之急,也發揮振奮士氣功能,爾後國軍將進一步研究口味更多、份量更足的口糧,或配賦「行動快餐車」,為官兵提供更貼心的服務。

 綜言之,現代戰爭首重軍武科技與雄厚國力,充足的糧秣彈藥與後勤整備,不僅能在物質上滿足作戰需求,也能在心靈上鼓舞官兵士氣。縱觀世界先進國家對於軍隊的管理,無不以提升官兵生活設施,滿足生理與心理需求為首要,以美軍為例,各基地內皆設置咖啡廳、熱食部、百貨部及保齡球館等設施,使官兵與眷屬「有家的感覺」,另也設立托兒所、醫院與電影院等,營造愉悅與貼心環境,使官兵無後顧之憂 ,專注於戰備演訓。

 誠如部長多次期勉,國軍幹部應用心營造良好工作環境與加強官兵照顧,國軍在建構現代化武器裝備同時,亦將同步提升人員補給便利性與生活居家性,使軍隊內部團結鞏固,並使官兵成為有榮譽感、有戰力的勁旅,戮力達成戰訓本務,不負國人所託。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