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國際瞭望】南韓退出三國聯演戰略意涵

◎胡敏遠

 美國總統川普於去年11月初亞洲行期間,美國防部為提升與亞太地區盟邦國家合作的氛圍,特地精心安排美、日、韓三國的海上聯合軍演(以下簡稱三國聯合軍演),以利於川普與各國外交斡旋時的籌碼。三國聯合海上軍演原本預定11日至14日在朝鮮半島東部的日本海域舉行聯合軍演,南韓卻因擔憂中共的不滿,臨時退出三國聯合軍演,改由美日、美韓分別舉行軍演。南韓的退出與三國聯合軍演的背後因素為何?其對美國在東亞地區的戰略布局會帶來何種影響?南韓是否因此而能獲得中共信任?「中」、韓未來的發展又如何?深值關注。

 避免引發北韓的非理性報復

 南韓若參與美、日主導的三國聯盟的軍事架構,很容易激發平壤領導人金正恩的挑釁。軍事挑釁是北韓戰術運用上不可或缺的部分。從歷史上觀察,平壤是否採取軍事挑釁,只是時間和局勢的選擇問題。現今北韓有充足核技術與政治理由繼續發展核武和導彈能量,其中包含定期挑釁所帶來的國際政治和經濟的利益。

 金正恩在過去一年多來一連串的核試爆及一系列的飛彈試射,已為他在北韓國家安全上建立屬於他自己的領導根基。若美、日、韓三國再發展出軍事聯盟架構,則金正恩更可利用此為藉口,再次進行更大規模的核試爆(或向關島附近試射飛彈)等舉措。這些風險都會促使朝鮮半島戰爭風雲再起。基此,南韓面對參加三國軍事聯盟的考量,採取了更為謹慎的態度。

 南韓政府對於近幾個月來川普與金正恩之間的口語挑釁,甚感不安。南韓認為此舉很容易引爆戰爭,一旦戰爭爆發,大首爾地區將陷入萬劫不復的戰爭災難。南韓極不願見到戰爭的爆發,因而一再的表示美方若要對北韓動武,必須獲得南韓的同意,否則戰爭的發動將是不可能之事。文在寅明瞭美國的安全保護傘對於南韓而言,為不可或缺的條件。美、韓聯盟更牽涉南韓人民的生命安全。

 但戰爭若爆發,首爾政府首當其衝的是要面對的是100多萬北韓傳統武裝部隊的威脅,以及數以千計的短、中、長程的飛彈威脅。因此,如何避免過分刺激平壤政權,又能遏制金正恩核武發展的意圖,對南韓國防安全始終都是最大的考驗。

 韓人對日歷史仇恨的顧慮

 純粹從軍事嚇阻角度分析,美國強調結合日本與南韓的力量,就足以控制北韓的挑戰。所以,美國推動三國軍事聯盟的成立,不僅能推動日、韓的和解,亦可藉由三國聯盟對朝鮮的武力挑釁進行軍事嚇阻。然而,從上個世紀初至二戰結束,將近有60年日本軍閥對朝鮮半島的殖民及對韓國人民的迫害的歷史,始終是大韓民族不易揮去的陰影。尤其,戰爭期間日本軍閥強拉許多韓國婦女從事「慰安婦」的慘痛記憶,直到現在仍是日、韓兩國關係無法正常化的關鍵。

 值得一提的是,川普訪問南韓時,文在寅在歡迎晚宴上,特別安排了慰安婦的受難代表李榕洙共同參與盛宴,其用意在告知美、日兩國必須注意南韓人民的感受。據此,南韓拒絕參加三國聯合演習的理由,是因與日本仍存在領土、「慰安婦」等歷史問題尚未解決,一旦與日本共同實施軍演,日軍的戰機及船艦將可順理成章的進入南韓的領海與領空,南韓民眾勢必對此出現極大的反感。

 不參加三國軍事聯盟可達避險目標

 南韓不參加三國軍演主要是為實踐「平衡戰略」,以達到避險之可能性。南韓面對美、「中」兩個大國時,採取雙邊押注的的思維,就是不願站在任何一邊,並試圖同時與各方維持關係,同時下注可以避免被任何一方支配或背棄。

 朴槿惠時期因為答應美國在星洲高爾夫球場部署薩德,樂天企業及南韓經濟遭受中共空前的報復。文在寅為化解因薩德在韓部署導致「中」、韓關係的惡化,他除了要求外交部向中共保證的「三不政策」,更派出與中共極為友好的盧英敏為駐北京大使,意圖恢復兩國之間的經貿關係。文在寅在2017年亞太經合會議上,特別向習近平表示「為了避免軍演破壞峰會氣氛,因而取消了參加美日韓三國軍演」。可知,南韓受國家安全與經濟貿易發展的雙重目標影響下,他必須顧慮中共對於三國軍事聯盟的不悅與採取的反應,因而表明,不會因美、韓軍事聯盟而加入三國軍事聯盟。

 三國軍事聯盟的未來發展趨勢

 南韓已表明在軍事合作上不會加入三國軍事聯盟,其中關鍵因素是首爾明瞭美、「中」未來對北韓的嚇阻策略仍置於經濟制裁。若加入三國軍事聯盟,不僅不符合南韓的政治目的,反而容易讓中共誤判:三國軍事聯盟的背後目標是朝向中共。

 值得南韓警惕的是,首爾政權不加入三國軍事聯盟,除間接地打擊了美國在東亞地區欲建構安全機制的計畫,更為美、韓未來的軍事合作及美、韓經貿關係添加變數。川普訪韓期間再次向文在寅表達美、韓自由貿易需重啟談判,南韓應支付更多的經費,以平衡駐韓美軍的軍費開支。從軍事安全的選項的思考分析,南韓不但不會放棄美國的保護傘,還會繼續與美軍共同實施軍演,以防範北韓的軍事挑釁;但也要確保不會因此而陷入與中共的失和狀態。

 結論

 文在寅的國家戰略思考採取「平衡」戰略,希望在美、「中」兩強之間以謀取南韓的國家利益。南韓政府一直認為「平衡者政策」能使南韓減少傳統上對美國的安全依賴,又能與中共維持良好的經貿關係,有利國家現代化發展。平衡戰略能否奏效,端視美、「中」兩強對南韓平衡戰略外交作為的諒解程度而定。對美國而言,美國必須思考的是對北韓採取的反制作為,是否損及美國與中共營造的穩定大國關係。

 對中共而言,希望南韓維持平衡的立場,不要過分導向美、日集團。南韓面對美國與中共的考量,仍是以經濟利益為主。南韓對三國聯盟支持的態度,將直接影響美國在東亞地區安全戰略佈局的效果。反之,韓國欲以平衡戰略遊走於美、「中」兩強之間,必需力求平衡。否則易導致美、「中」對南韓的施壓,反而傷其安全或經濟利益。南韓如何在安全(軍事)與發展(經濟)兩端取得平衡點,恐非容易之事。(國防大學戰略研究所教師)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