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向酒駕宣戰 嚴格執法零容忍

 日前知名藝人陳喬恩違規酒駕遭警方攔檢的事件,占據各大媒體的社會新聞版面,也為大眾做了最不良的示範;近期國軍一名現役軍人,酒後駕車遇警攔檢,卻因心虛加速逃逸,結果撞上三部停等紅燈的機車,兩名騎士被撞飛掉落三米深溝渠,共造成五人受傷。社會與軍中酒駕案件屢屢發生,各級應視為殷鑑,加強宣導以杜絕類似案例。

 最典型的交通危險行為,無疑就是酗酒駕車;酒駕與車禍的密切關係,有交通統計可查。飲酒之後,精神狀態亢奮,生理反應能力與危險判斷能力都大幅降低,但駕駛人卻往往過度自信,高估自己的酒精容忍力,甚至樂觀認為其他用路人會避讓,此種無可救藥的心理狀態及危險性,無異車道上滾動的炸彈,充滿太多災難因子。其實,只要是不能安全駕駛,不論是基於什麼原因,如滑手機、未睡飽,均不應該駕駛交通工具,才能確保自己和他人的安全。

 酒駕是將前途、幸福、生命置於高風險環境,可說是嚴重的交通惡行,更是損人不利己的危險行為。根據以往數據顯示,酒駕一直都是國內死亡交通事故的前幾名;營外車禍亦為國軍傷亡案件之首,「酒駕零容忍」已是全民共識。近年政府提高酒駕取締標準,及酒駕致死與致人重傷的刑責,係基於對生命的尊重。尤其,酒駕除須面對民、刑事法律責任,良心的驚恐與煎熬,將永遠糾纏,讓自己的生命無法再亮燦綻放。

 事實上,一般律法所採行的嚇阻理論,所預設的機制是:人們服膺「酒駕零容忍」的政策理念,願意為「迴避刑罰風險」而放棄酒駕。但實證研究發現,處罰的嚴厲性未必有顯著嚇阻效果,也許是酒駕者的風險認知,沒有隨客觀行為能力的變異而減少酒駕行為,抑或因主觀上「我沒有問題」、「我沒有醉」的風險誤認,導致危害的發生。因此,針對一般人較易觸犯的酒駕行為,在宣教作為上,應清楚讓受規範者知悉處罰的痛楚性及迅速性,當比規範的嚴厲性更具作用。

 無可諱言,警方的嚴格執法,不論黑夜白晝,透過攔檢率的大幅提升、取締的戰術運用、強力執法的決心及作業流程的精進,旨在建構安全的交通環境,保障民眾生命財產安全。然而,徒法不足以自行,即令律法嚴厲,要完全杜絕酒駕,仍應有優秀之執法人員確切執法,並輔以長時間的教育宣導,始克有濟。

 每位國人亦應體認,處罰非目的,而是用以警惕,希望國人都能養成「開車不喝酒、酒後不開車」的習慣,發揮道德感與關懷心,愛惜自己、珍視他人、敬惜生命,讓每一次的回家路,都是安全之路。

 須知,任何酒駕肇事案例,都將造成自身與他人的傷害,連累各自家庭成員。因此,為珍惜眼下的幸福,切莫因一時貪杯酒駕肇事,失去工作、失去家庭,甚至失去生命;為自己計、為家人計、為廣大無辜民眾計,此皆為基本的價值判斷。

 我們可以說,對人員與車輛密度均達飽和的國內交通環境而言,除了不當加害人外,還得避免成為被害者,這毋寧是一種駕駛與用路哲學。此一觀念的導入,除了自己不違規,以免除由個人所導致的危險外,對於其他駕駛人所引起的危險因子,也能經由預測風險,進而遠離險境;至於其應用範圍,不僅限於車輛駕駛人,包括機車騎士、行人等所有用路人,平日即應主動採取各種防禦措施。法國哲學家盧梭認為:「法律乃一套規範,保證所有人的生命、自由與快樂,國家最重要的任務是降低人民的災難」,處罰酒駕行為正是為了化解災難,提升交通安全。

 無論社會或軍中,每當完成專案或任務後,主管帶領員工或官兵慶功小酌,不失為凝聚向心的觸媒;然而,凡事一旦過度,即會造成負面效應,因此,節制與自律自是必備的德性,此非特為個人修為,更攸關公司、機關或軍隊名譽。

 近日國軍研議向酒駕宣戰,凡酒駕肇事受傷住院,導致無法執行勤務者,將停發其勤務加給及相關給與,不僅具實效性與可行性,更能落實「酒駕零容忍」的政策,殷盼能盡速通過。為維繫戰力、維護軍紀及整體形象,國軍長期呼籲官兵切勿酒後駕車,並持恆要求行車安全,落實部隊與家屬雙向約制的作為,已發揮實質效益。相關作為,當可得到社會大眾的認同與讚賞。

 為此,全軍官兵自應懍於職責之重大,對酒駕行為有更深一層的認知,人人養成自律守法之習性,實現一個沒有酒駕的環境,彰顯國軍的進步價值,並保障自己與他人安全,維護部隊整體戰力。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