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反制「中」俄壯大 美擘劃艦隊未來結構(上)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宋吉峰(譯)

 美國正進入前所未有一系列不同安全挑戰時代,蘇聯解體後,美國成為世界上唯一的超級強國,擁有無與倫比的軍事力量和政治影響力。過去這種優勢確實有效的阻止了盟友遭受大規模侵略的災難。然而,2001年9月11日的恐怖攻擊足以表明,無國界的跨國網絡可以利用技術達到如同國家軍隊般作戰的效果。911攻擊事件後,也導致美國及其盟友在過去的16年裡,展開一系列對恐怖組織及非正規部隊的作戰行動。但是令人咋舌的是,當美國在中東地區進行作戰的同時,中共、俄羅斯等國也逐步強化了自我的軍事實力,現在已有能力挑戰國際秩序。由此可知,未來15年內,非國家行為體所構成的威脅很可能會被巨大的對抗和衝突挑戰而相形失色,這個情況也將改變美海軍的艦艇、戰機、武器、傳感器、基地和作戰程序等,美軍若盡早於威脅到來前準備,屆時將可能造成世界秩序的改變。以下特摘譯美國戰略與預算評估中心(CSBA) 之「形塑美國海權—美海軍艦隊未來架構」重要內容,區分上、中、下3部分以饗讀者。(編按)

 戰略環境的變化

 冷戰結束後,美海軍力量結構的發展,主要是因應來自伊拉克、北韓、伊朗等地區大國及恐怖組織等非國家行為體的挑戰。迄今,這些對手仍然沒有能力可以迅速擊敗美國盟友或阻止美軍進入盟友的防區。由此可知,這段期間,美海軍力量結構挹注的重點是有效的維持重要地區的存在與穩定,而非應對強大國家的作戰能力而準備。

 過去,對抗非國家行為體的對手,只要有美軍的存在就足以威懾或應對威脅。即使在該區域內沒有美軍部隊,對手也不敢輕舉妄動。當戰爭發生時,只要在戰區內,美海軍亦可調動美國盟友共同反制,就如同1991年的波灣戰爭般扭轉侵略者的攻勢,進而推翻對手的政權;近年在科索沃、阿富汗或伊拉克的作戰也是同樣的情況。

 現今,持續運用這種遲緩的戰略行動應對大規模侵略,可能無法有效的遏制中共、俄羅斯這樣的大國。俄羅斯於2008年入侵鄰國格魯吉亞,繼而在2014年入侵與美國友好國家烏克蘭,此等的準軍事行動威脅了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其他成員。此外,中共也一直保留對臺灣使用武力的選項,並不斷的進行軍事現代化,以做為未來此一任務的準備。另外,中共聲稱自己擁有「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所允許合法的海域,其中包括美國盟友的日本、菲律賓合法控制的水域。

 事實上,「中」、俄擴大領土和擴充影響力的情況並不足為奇,重點在於其已有能力運用軍事能力(包含經濟和外交戰略)改變國際秩序,以實現其國家利益。柏林圍牆倒塌近20年後,俄羅斯在過去的10年裡不斷重建軍隊,雖然不像冷戰時期的蘇聯軍隊那樣龐大,但在非正規軍事行動中,如防空、水面和電子戰方面是仍然具有威力。過去俄羅斯海軍在遠海上(藍水)作戰能力不強,現今卻有能力派出具有巡航飛彈的新型輕巡洋艦至遠洋海域,且其中有4艘在1000海里以外進攻敍利亞目標,足以顯示俄羅斯的長程超載及精準的作戰能力已有長足的進步。更為重要的是,俄羅斯長期以來一直列為海軍重點發展的潛艦部隊,其中包括:1艘新型「極安靜」且具有強大能力的攻擊潛艦;1艘新型的核彈道飛彈潛艦;1艘可深潛的無人水下潛艦等,其無人水下潛艦具有強大的海底偵察能力,該潛艦刻正進行相關的海底偵察計畫。

 近30年來,共軍跳躍式的發展,從原來只注重邊防作戰和國內安全的地面武力擴展,到具有全方位的軍事作戰武力。迄今,中共海軍已擁有世界第2大艦隊,過去的10年中,大部分艦艇都已完成了現代化。共軍除擁有大量常規陸上攻擊彈道飛彈和反艦彈道飛彈,以及國家核武庫的火箭部隊(前2砲部隊)外,還擁有迅速發展的現代化空軍,在結合中共的衛星遠程監視網絡、岸基雷達、偵測器之後,更創造出一個強大的海空偵察體系,足以在中共「國界」境外數百英里的海空域威脅美軍和聯合國部隊。

 另外,俄羅斯和中共發展的軍事裝備,持續出售給伊朗和北韓等國家,這個情況威脅到了美國及其盟友利益。特別是核彈道飛彈、反艦彈道飛彈、反艦巡航飛彈和遠程雷達等相關先進技術,也間接協助這些地區大國發展自己的軍事網絡,此等已經威脅美國海外的軍事部署或可能攻擊美軍海外基地。

 由此可知,當潛在的對手提高自己的軍事能力時,美軍的出現似乎已經不若以往可以輕易阻止他們。由最近的分析可以得到一個事實,以現在美軍的情況,即使美軍有意願派遣軍事干預,但在美軍部隊能夠阻止他們大規模的軍事行動之前,他們早已迅速且有效的達成某些軍事目標。此外,對手的遠程防空和打擊能力可以阻止美國及盟國在鄰近戰區中的行動,就如同在伊拉克、阿富汗和科索沃戰爭中那樣的情況。以上的戰略環境,說明了現今美軍的窘境,因應這些大國可能的大規模軍事作戰能力,美軍必須有所修正及反應,美軍欠缺的是一種「絕對能力」,且要將這種絕對能力與作戰方式相結合,進而反制侵略或懲罰對手,迫其停止入侵,而非如同過去的模式—在敵侵略事實發生後美軍才被動反應。

 冷戰結束後,美海軍運用常規嚇阻能力,打擊了恐怖主義和非國家行為體的叛亂活動,有效確保聯合國部隊在區域內防範威脅的入侵。此外,美軍還對災難和人道主義危機等,展開了一系列的海事安全行動,如:打擊海盜和阻止非法販運等。因為這些任務在各戰區間非常的類似,因此不需要為每個戰區指揮官打造特殊的能力。一直以來,美海軍依靠其傳統的冷戰力量結構(航艦戰鬥群和兩棲登陸部隊)為核心要素,是為了因應美國的國家戰略指導,海軍在美國太平洋戰區和中央指揮部始終保持著一個完整的兩棲作戰部隊,並運用存在於各區域的潛艦擔任情、監、偵等哨戒; 結合運用「飛彈驅逐艦」和「神盾巡洋艦」上的「彈道飛彈防禦」系統;部署各式不同性能的小型水面作戰艦擔任海上安全任務;各式的非作戰船舶則提供人道救援為主。

 過去,這種簡單的艦隊設計,使海軍在部署部隊的過程中,確實讓部隊組織更加有效率。例如透過「艦隊反應訓練計畫」成立了各種小型的特種作戰部隊,如在南美洲戰區的特種部隊等,且小部隊的重點是可進行各種作戰行動,例如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空襲行動或非洲之角的打擊海盜行動等,小規模的特種部隊確實功不可沒。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中」、俄軍事實力的發展,美軍的挹注重點不應將「區域或大國的衝突發生列為最低度可能性」排除在外,應將大部分的軍事能力和資源放在小規模的作戰準備。

(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