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反制「中」俄壯大 美擘畫艦隊未來結構(下)

◎宋吉峰(譯)

(接上文)

 北歐嚇阻能力

 北歐嚇阻能力的部署,其能力與載台的考量就是針對強大的俄羅斯;阻止俄羅斯入侵北約盟國任務,現今由於波羅的海地區的聯盟擴大,使得情況變得更加複雜。鑑於波羅的海國家有限的戰略縱深,對美軍而言,反應速度將是重中之重。冷戰後,北約的兵力水準始終不變,然而北約的防禦範圍卻大幅增加,這意謂著北約將面對以較少的力量,維護更多的領土範圍,此外,北約的決策過程相當鈍重,這將影響作戰行動的機動性。雖然北約幾十年來一直是歐洲安全與穩定的堡壘,但是面對即將到來的危機,北約決策者的反應,將非常重要,且此一關鍵因素是北約的困境,過去造成作戰行動的優勢喪失,這也是俄羅斯過去和現在擅用的特點所在,且無往不利。由此可知,在此區美軍嚇阻的可信度很可能取決於能否迅速應對北約國家的制約,在不受東道主國的限制下,迅速部署戰力進而有效的應對俄羅斯的威脅。

 部署於北大西洋和挪威海域的嚇阻能力,這支部隊應由航艦戰鬥群和核動力攻擊潛艦組成,主要目標是集中火力打擊俄羅斯指揮與管制,其中也包括摧毀俄羅斯的防空和地面武力。另外,作戰行動將包括對付俄羅斯情報監視載台和掌握俄羅斯水下潛艦等。就近接戰鬥而言,美軍部署於北歐嚇阻能力是唯一同時具有航艦和航艦打擊群的兵力,這樣的戰略規劃是為了有效支持波羅的海的北約盟國,因為這些國家需要美海軍戰機進行高風險的「近接空中支援」任務。在此必須說明,這並非常態性的部署,如果俄羅斯的威脅沒有達到上述的威脅程度,那麼在北大西洋的航艦就會相應調整。

 地中海和西非的嚇阻能力

 在過去的10年中,地中海已經是各大國海軍的必經之地,俄羅斯和中共海軍經常在地中海域活動,2030年俄羅斯可能會繼續在克里米亞半島和敍利亞等地建立基地。因此,此地區的美軍嚇阻能力不僅要集中在該區盟友的威脅上,還要能迅速打擊俄羅斯和中共海軍在該地區的部署,進行有效的懲罰性打擊。

 地中海部隊將部署包括2個「水面作戰支隊」編組,它們也將擔負支持北約盟國的「彈道飛彈防禦」任務,雖然這個任務通常由部署在東歐的陸基神盾基地負責,但此二者並不衝突,是相輔相成的角色。為確保關鍵能力的發揮,北約盟國必須提供俄羅斯各載台的相關情資給部署於該區的飛彈巡防艦,以因應可能的突發事件;美軍的2支濱海作戰支隊將於平時擔負海上安全行動,戰時則在沿海地區作戰,以支撐美海軍「水面作戰」增加戰時打擊效能。

 西印度洋和波斯灣嚇阻能力

 此區美軍部隊部署主要在波斯灣、亞丁灣、阿曼灣、北阿拉伯海、紅海及非洲之角和東非以外的水域進行相關的作戰行動,其主要目標是阻止伊朗及其代理人的入侵,因此美軍部隊必須具備阻絕或懲罰敵人侵略的能力;其次,這些部隊的任務也包含了反制中共和俄羅斯的部隊。

 美國部署於波斯灣部隊將包括濱海作戰支隊,其主要任務為:進行水面作戰、布雷作戰任務等攻擊伊朗海軍,且這些部隊將與美國盟友的巡邏艦支隊共同擔負相關作戰行動。另外,該地區和可能的北約盟國合作進行快速清除雷區,以反制伊朗可能的攻守勢布雷。其中,由於巴林與伊朗接壤危機將一湧而至,美軍必須部署1艘可搭載機群的載台,用於該區低空域戰術運用的任務,該載台就如同指揮艦般,可提供各種戰機彈性且具備機動的能力,亦可用於與盟軍、夥伴及部隊間「指揮與管制」等進行規劃、協調的載台。

 東海和南海嚇阻能力

 美軍在南海和東海的部署必須考量建立在多重任務的情況下,並且以水面作戰支隊、反潛作戰支隊、無人載具中隊、各類型的支援艦及具備布雷作戰等載台能力為基礎。在南海嚇阻能力還需增加如同濱海作戰艦性能的載台支隊,用以提供近岸的水面作戰打擊能力,並提供特種作戰部隊相關的支援。據此,美軍能有效進行戰場管理,使戰場指揮官更能迅速應對不同的戰況變化。

 美軍部隊的部署應該比現在部隊更分散、廣泛,這種方式將會吸引中共大量的遠攻武器攻擊,這也表示,美軍部隊需有能力承受這些飛彈攻擊;相對的,中共也將大量消耗遠攻武器的數量,這將有助於美軍及早發現對方載台位置,進而加以摧毀。就如同在地中海和波斯灣一樣,南海的地面戰鬥將能夠運用大容量的中程防空武力來提供自我保護,且這些防空載台的存在時間若夠長,亦可在撤退至戰區外圍之前消耗對手的水面作戰攻擊能力。

 東海的兩棲作戰艦和「飛彈驅逐艦」也將擔負反擊北韓的任務。應對北韓威脅的主要作戰方式,特別是衝突初期,將由海上特種作戰部隊發軔。但為了使特種部隊的小艇和潛艦能夠有效使用,東海嚇阻能力將包括由1艘大型作戰艦(DDG-1000)來主導所有的反潛作戰支隊、水面作戰支隊等作戰行動,結合指揮與管制並統合所有濱海載台的打擊力運用。

 結論

 海軍強調的是效能而不是效率,這是針對蘇聯強權垮台後的理性反應所得到的結果。在未來的幾十年中,依美軍現在的戰略規劃,美海軍採取嚇阻態勢,依靠適度水準進行前沿部署。但是,過度的針對小規模衝突、非國家作戰行動所採取的建軍規劃,可能將喪失對大國威脅的挑戰能力,這將造成顧此失彼的災難結果,因此本研究的結論是,美海軍必須發展可以對強權國家進行有效懲罰性打擊的能力,才能確保美國及盟國的安全與穩定。

 過去的傳統嚇阻能力與方式無法對20世紀30年代潛在的大國侵略發揮作用,這些侵略者有可能尋求對美軍迅速取得決定性勝利的能力,這種現象如真實發生,必將引發更大的衝突,讓美軍陷入泥沼,並可能產生全球性的後果,屆時可能造成國際壓力,迫使美軍選擇更不智的作法以達成迅速解決戰爭,其後果不難想像將會是何等慘烈的。

 新艦隊架構的建議,強調效能而非效率,新型建構海軍的組成是以未來新的戰場環境為基礎,可說是扭轉傳統嚇阻的新方式,為未來維護美國國家安全、繁榮,以及為世界各國的朋友和盟友提供較好的願景,由此可以阻止對手付諸戰爭的可能性,或讓對手得到懲罰性的打擊,因此,基於未來美軍勝利的可能性,美軍應該支持這種方式來建立全新的艦隊,以形塑美國的海權。

(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