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憂患意識勿鬆懈 防諜見縫插針

 自1990年代兩岸互動頻繁以來,共諜案便時有所聞。雖然這不表示過去的共諜較少,但兩岸交流層面擴大,的確給了中共更多竊取我方情報的機會,運用的方式也日益多元;去年發生的陸生周泓旭案,便是具體例子,值得我們警惕。臺海雖然平靜,但我們的國家安全卻時刻遭受挑戰,保密防諜雖然聽起來八股,卻是不讓敵人有機可乘的最佳防護。

 根據調查局所進行的統計,自民國97年迄去年為止,偵破的共諜案超過50起,若加上仍隱藏在國內各角落伺機而動尚未曝光的共諜,這個數字恐怕只是冰山一角。值得我們警惕的是,兩岸的開放與交流,也讓來臺從事情報刺探與蒐集的共諜,能夠以不同的身分開展工作,例如周泓旭便是以留學生的身分蒐集情報,他在政治大學就讀研究所期間,即開始秘密發展間諜網;另外,如去年判刑確定,組織國內史上最大共諜網的共軍上尉鎮小江,則是以香港居民身分,多次以觀光或經商名義來臺,利用參與各種政商場合吸收特定人選。

 事實上,隨著中共經濟實力日益成長,透過商務活動擴大全球觸角,其在全世界各地所建立的間諜網,也愈來愈大,對各國造成的威脅,也日益受到重視。中共諜報行為對其他國家最大的挑戰,是利用龐大的商務或留學生及海外人口,作為蒐集情報的工具或掩飾,這種模糊合法與非法界限的情報手段,讓人防不勝防。

 例如,中國大陸目前留學美國的學生高達30餘萬人,可說是留學美國的最大外籍群體,這些學生中即秘密藏有許多有如周泓旭一般,以學生身分執行或者偽裝特殊任務的份子。正因為人數眾多,且難以清查,遂使各國難以完全掌握中共間諜發展的脈絡。2005年向澳洲申請政治庇護的中共前外交官陳用林,便曾透露中共在澳洲的間諜高達5000人,數量之多,令人咋舌,也顯示中共從事情報工作的面向與範圍既深且分工細密。

 除了運用「自己人」,財大氣粗的中共也慣常以金錢為餌,誘使目標國的人民出賣國家為其蒐集情報。去年3月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訪美前夕,美國司法部發布公告指出,一名服務於國務院的資深僱員,接受了中共的賄賂,利用職務之便,向中共提供美國政府內部關於美「中」經濟戰略對話的報告;去年5月,美國司法部再度指控,有2名中國大陸公民、4名美國公民,以及1名加拿大公民,共謀盜取一家美國工程公司的貿易機密。這些事件顯示,中共為竊取情報,在全世界竭盡所能極大化可為其所用的間諜網。

 除此之外,中共的網路間諜手段也值得重視。根據美國國會「美『中』經濟安全審查委員會」2016年提出的年度報告指出,中共經常利用駭客和網路攻擊,入侵美國聯邦政府部門竊取資料,最為人所熟知的事件,是2015年中共公安部駭客,入侵美國聯邦政府人事管理辦公室的網路,盜竊高達2200萬筆聯邦僱員的人事記錄;德國聯邦調查委員會去年底公布的報告也指稱,中共情報機構利用社群平台,往往冒用知名機構、智庫、大學學者或顧問等假身分,獲取德國政治人物、政府官員等的資料。鑑於網路間諜較傳統間諜更為隱蔽,也更難以查證,此一形式的保密措施,必須更為強化,才能做到有效的預防。

 從近年來全球傳出的中共間諜案,可發現中共情報竊取的方式,已然愈來愈多樣化,目標也愈來愈廣,雖然經貿及產業間諜案受到媒體廣泛報導,但對世界各國國家安全最大的威脅,其實還是來自軍事情報的竊取。

美國2015年曾經發布調查報告,指出中共成功竊取包括美國飛彈防衛系統、戰機及戰艦等至少24種主要武器系統設計的機密。據統計,中共網路間諜僅在1年之內,就對美國五角大廈進行了超過500次的明顯入侵;日本《週刊大眾》雜誌去年亦報導,中共派出大量的女性間諜,潛伏在日本自衛隊基地周圍,藉機製造與自衛隊員相識的機會,以竊取日本的軍事機密。可見只要是與中共安全利益有所衝突的國家,都會成為它竊取情報的目標對象。

 相對於美、日等國,我國所受中共間諜的威脅其實更大,近年來屢屢傳出的共諜案,就是明顯的信號。美國智庫「詹姆士城基金會」研究員馬蒂斯的研究即指出,中共有計畫的蒐集我國公民的個人資訊,並用這些資訊,作為影響特定人士或招募間諜的工具,甚至將其作為脅迫特定對象的利器。鑑於中共從未放棄謀我之心,因此,無論兩岸情勢和緩抑或緊張,中共對我的情報工作都不會鬆手。為確保國家安全,無論軍或民都應該提高保防意識,只有心防鞏固,國防才能獲得進一步的保障。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